()  原来常山并不想背叛的,可是因为他被牛力前出卖,受不了酷刑,不得不投靠了党务处,作了叛徒。

    至于牛力前,他也不知道在那里,而他便是因为认识牛力前,导倒他在城内转悠的时候被牛力前所发现。

    而牛力前的身份,他也不知道,不过,好像本来便是不地下党,只是打入地下党的一个间谍。而且是前主任沈知和打入地下党的一个间谍。

    北平地下党几次损失重大,都跟他有一定的关系,而常山背叛,也是受牛力前引诱,最后不得不投降的。

    “你知道牛力前在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我只是知道他住在城里面,具体住在什么地方,也只有你们党务处的人知道,而且只有少数高层知道。”常山小声地说道。只是脸上还是不住往下流淌冷汗,毕竟两处的伤口还是太疼了。

    “继续不知道,那留你有什么屁用。”

    张天浩眼中的寒光一闪,然后手中的匕首往前一送,直接刺进了常山的口中,直接往上刺入。

    而常山几乎不敢相信,张天浩说下手便下手,根本不留一点余地,眼角更是紧张得不住抖动。

    “这样的叛徒,以后对付日本人,也是一个汉奸,死不足惜!”

    张天浩看了看他,然后又解开了手铐,直接取出匕首,而他更是倒在了地上,不住的打着滚,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抽出一桶汽油,在整个房间里浇了一圈,便划着一根火柴扔了进去。

    大火瞬间把整个屋子给淹没,而张天浩嘴角却扬起丝丝冷笑,关上门,到了院子中,直接提起那条死狗,向着村外跑去。

    当他跑到出很远之时,便看到了刚才的草房已经被大火吞没,无情的大火在风中,疯狂的燃烧起来,根本没有一丝的余地。

    随手把捏死,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开着汽车向着城内方向而去,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此时的张天浩,就好像是一个剑,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至于常山家里,已经是临晨五点多,是人最困的时候,即使是火势再大,也没有人发现,更别说去救火了。

    当六点之时,张天浩便已经回到了城内,直接换上了自己的车,开回家,并没有多少的耽搁,甚至还在家里睡了起来。

    一身疲惫的他,早已经困得不行,换了衣服之后,再洗一个澡,便睡了下去。

    只是习惯性的取出电台,给秦玉香发了一份电报,只是如他所想,电台一呼叫便收到了对方的回复,一分钟内,电报直接发完。

    内容很简单:“老柳牺牲,请重新派人接洽!牛力前是打入组织的特务。正在查!”

    这一折腾,都已经六点多了。

    ……

    同样,一直关注着张天浩电报的报务员,虽然不是秦玉香,已经睡着了的秦玉香直接被人叫醒,便看到了一个报务员直接把一份电报纸递了过来。

    “秦组长,对不起,打扰到你了,这是刚刚收到的紧急电报,我不知道是什么内容,便直接给您送来了。”

    秦玉香点起灯,看着上面的一行行电码,虽然不多,但他的脸色也相当的难看,毕竟事到了这一步,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意料。

    “你去吧,谢谢你,我现在便去找大姐,事情紧急!”

    秦玉香直接披上衣服,便走出这里,向着不远处的老大姐家走去,虽然是临晨,可她却是一点也没有睡着,甚至连她的脸上也充满了焦急。

    本来便睡得很迟的老大姐才睡两个多小时便又被叫醒,而秦玉香更是把电报递了过去。

    老大姐看着上面的电报内空,也是一阵的叹息,没有想到,北平的问题已经严重到了这种程度,不光是我们的运输通道被敌人盯上了,而且北平的地下党组织已经被破坏到了这种程度,实在是令她痛心。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睡觉吧!”

    老大姐把秦玉香赶了回去,然后她便坐在家里,看着电报,脸上的表情也是阴晴不定,毕竟事情发生得超乎了她的想象。

    为了求一个据点,牺牲了这么一位重要的同志,实在是想不到,有点儿太吃亏了。

    想要建立一个好一点的安全通道,而且还要跟张天浩那边配合好,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想要重新建立通道,事情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得多了。

    “该死的*,该死的叛徒!”

    只是她也知道光是骂是没有任何作用的,甚至这一次差点儿让张天浩一头扎进去,那后果比她想象的更加严重。

    许多物资,都需要张天浩这边的特殊通道。

    ……

    当张天浩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又是八点多钟,这一夜,他只是睡了两个多小时,而且时间太短,即使是回到站里的时候,也是哈气连天。

    甚至看得安琪都有些吃惊,毕竟女人对于男人的一些事情还是相当了解的。

    “张科长,少去那种地方,你看看你,这几天精神都不好,这样下去,迟早身体会垮了的。”安琪直接打趣起来。

    对于一个成过亲的女人来说,说一些小小的荤段子,可是随口便来。

    “谢谢安科长了,谁让我没有老婆,这不,没事只能去一些地方混了!”

    张天浩并没有再多言,而是继续看了几份文件,便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反正他又没有什么事情,各种事情分给了各个下面的人去做。

    钱军也跟着走了进来,只是看到张天浩正在睡觉,便又退了回去。

    就在张天浩在这里睡觉的时候,在二楼的会议室里,康子华整个人脸色阴晴不定,甚至气得整个人都差点儿拍桌子骂娘了。

    “*,晚上是怎么看着的,少喝少喝,结果喝出事情了,丢人啊丢人啊,竟然把房子喝得都烧起来了,把自己都烧死了,真是气死我了。”

    康子华直接指着前面的陆平安和刘承志,大声地骂着,完全是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

    “主任,我怀疑这不是一次失误,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进行暗杀,然后用火给毁尸灭迹,我记得他家的院子里有一条狗的,可狗却在两里多远的小树林里。”

    陆平安小声地把他调查的情况说了一遍,脸上并没有那种焦急和不安,甚至语气都带都会一丝的严肃。

    “是有人故意纵火?”

    “是的,还有,我们在现场也发现了,虽然大门被烧了,可那门根本没有关,按理说,门是从里面栓好的,可门没关,这已经说明问题了,加上那只狗。我怀疑是地下党的锄奸队干的。”

    “主任,还有,便是墙头上有人攀爬的痕迹,这是有人专门针对常山,而且是专门针对我们干的,只是这个人手法干净,并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