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琪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简单,只是她更没有想到的是这钱只用来发总务科的福利,至于怎么发这福利,不用多说的,自然有着一定的规矩。

    “张科长,这个不好吧?”

    “没有什么不好,兄弟们忙里忙外的,不就是为了一点钱吗,我们必须给兄弟们挣点钱,长点脸面,我们这里可没有那么多的外快收入,也只有这一条才能勉强收到一点。如果不去做,那会遭天打雷劈的。”他也跟着开起了玩笑。

    至于通行证,只是党务处总务科的采购通行证而已,并没有那么复杂。

    “看来,每一个月的费用,可不少啊?”

    “呵呵,我们总务处加上你,总共是三十六个,算是天罡三十六星宿吧,从底层的三到十块,到高一层的翻一翻,到了我们这里,差不多有二百来块钱吧,有时间也够我一天喝酒,赌钱的钱了。”

    “张科长,你太大气了。”安琪一听,马上便苦笑起来,但并没有再多说多少。

    至于赌钱,现在的张天浩,每天也就是去玩玩,反正是记帐,并没有取出来,基本上保持着不输不赢的状态,至于各大赌场,对于张天浩这样的赌徒,也只是睁一眼闭一眼。

    毕竟运气不好的时候,可能输个上千块,赢的时候,也几百上千,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情。

    ……

    力行社(军统)北平站,周世光看着面前的这个小队长,差点儿一巴掌把他打死,因为那个周老板跑了,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跑的。

    至于那些伙计,下班是正常,可现在周老板跑了,到了白天还不知道,这便是严重的失职,甚至说严重的失误。

    “查,立刻给我查出来,这个周达仁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不相信他已经跑没影了。”

    “站长,刚刚南站那边来了通知,这个周达仁已经坐上火车,向着河北方向而去,走了两个多小时了,现在差不多已经进入河北境内,至于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我们也不知道。”一个队员小声地跑了过来,然后在周世光的耳边说了一句。

    “滚蛋,你是一个滚蛋!”

    说着,他直接抬脚对着那个看守的小队长便是一脚,差不儿把他肺都气出来了。

    “多好的一个机会,多好的一个机会,竟然让你给破坏了。”

    “对不起,站长,是我的失职,是我的失职。”

    “哼,我们的内线怎么说,那三箱药品有没有打开过?”周世光相敢一下,然后才无奈的瞪了这个小队长一眼。

    “没有,坚决没有,我们的人一直在盯着,只要郎货去提贷,那我们必定会知道的。而且根本我们对这个周达仁的临听,发现对方好像是一个女人。站长,你说这个货郎会不会是一女人?”

    “女人,谁知道,现在我也不知道,查,必须查出来,今天晚上这两个地电话是从那里打过去的?”

    “站长,已经查到了,是朝天门那边的一个共同电话亭。”

    “两次都在朝天门吗,好,好,那这个女人一定在这朝天门附近,立刻给我排查这一带的人,给我找出来,这是谁,我要这一带的所有女人进行排查,不要放走一个。带都会浓浓的山东口音,呵呵!”周世光也不是一个傻子,马上便想到了这个女人离那里并不远。

    “是!”

    老柳也没有想到,她两次打电话到维修店里面,直接暴露了她所在的位置,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致命的危险,一个小小的大意,可能便会带来灭顶之灾。

    只是这个事情,张天浩不知道,而且老柳也不知道。

    至于那三箱假货,老柳并没有提醒,这里还有着不少特务在这里看守着,甚至盯着这三箱货,随时防止被人提走。

    当天中午,张天浩什么地方也没有去,而是直接在站里吃了一顿午饭,甚至还去了地下室看了一眼那五个地下党。

    可惜,五个地下党还关着,而且都受了重刑,虽然没有残,但身体上的伤害还是相当严重的,连那个本部的医生还专门为他们看伤,防止死了。

    “头,你又来看这些人?”

    “屁,我看看这些人什么时候死,浪费我们的粮食,知道吗,以前不招,最多第三天便枪毙,现在拖了第三天,是不是今天应该给断头饭了。”张天浩不屑地撇撇嘴,然后脸上便带了几分的冷笑。

    “啊,原来是这样,我说呢,张科长怎么每天来检查一遍,原来是这样。”

    “现在练枪的耙子可不多,活着的人当作耙子,多开心,一枪下去,那鲜血直接飞溅,爽啊!”张天浩一边说,一边描述,好像他很享受鲜血带来的*似的。

    “这个……”看守的警卫一听,也无语了,这是什么人啊,杀人还能杀出瘾来了。

    这可是人啊,不是鸡啊狗的。

    “知道这些人什么时候枪毙吗?”

    “不知道!”

    “那算了,我还是各个地方检查一下,防止那边出事情,到时候主任找我!”张天浩转了一大圈,便又四周看了看,虽然是中午才吃过午饭,他也只是当消消食而已。

    至于下午下班的时候来检查,那是正常的检查,对于所有人都已经习惯。如果下班的时候看不到张天浩,才会感觉到有些奇怪。

    而张天浩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点点改变别人对他的习惯了解。

    ……

    朝天门大街那边,此时已经出动了南区的大量警察,他们开始封锁这朝天门大街,然后警察加上力行社的人一家一家的排查,特别是女人,更是他们重点的排查对象。

    他们检查的目的,一是有没有违法,二是重点检查他们录音中的声音。

    而朝天门大街之中,很快,便有人发现,他们听到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毕竟在这一带做生意的,各个人的声音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先生,如果我告诉你们这个是谁,有钱吗?”

    “有的,如果是真的,会给你十块钱的打赏,说说看?”那个小队长一听,马上便笑了起来,拿出十块钱,在手中抖了抖。

    “那给我,我告诉你!”

    “好!”那小队长根本不怕这个女人骗他,毕竟他们这些人是什么人,吃人都不吐骨头的。有人敢黑他们的钱,那是自己找死。

    “是那家的老板娘了,叫什么柳翠花,对,就叫翠花,四十多岁了。一手好手艺,做洋装可是有一手了。”

    “好,兄弟们,跟我走!今天这一份功劳可跑不了,如果上面打下赏来,那我请兄弟们喝酒。”满怀着无数憧憬,看了一眼告密的这个老板娘。

    说完,他立刻带着他手下的小队直接扑向那吉祥布庄,甚至眼神之中都带着阵阵的兴奋。

    与此同时,吉祥布庄的老柳也发现了今天的气氛不对,毕竟整条街都被封了,而且只有这一条朝天门大街,虽然长,可却一家一家的排查,她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该死的,忘记了,忽略了,我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她的脸色相当的难看,毕竟她想到了这一段时间经常与不远处的那个公用电话亭打电话,而且维修店一定是被别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