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这是一个什么代号,我怎么没有听过,是不是红党又一个新的代号,看来北平的地下党又死灰复燃了!”

    刘承志马上又流露出了阵阵的冷笑:“现在一个郎货还没有找到,又出现了一个代号为x的地下党,好啊,越热闹越好!”

    刘承志几乎是说话都咬着牙齿说出来的,甚至声音之中都带着怒气。

    “李队长,通知下去,可以动手了!”

    ……

    就在老秦他们往山上逃的时候,老秦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不好的事情,那便是常山是他们的一个重要成员,现在他叛变了,那跟他联系的下线,岂不是也跟着暴露了。

    “小虎,你立刻从另外一个地方跑回城,去这几家通知一下,该死的*,这个常山竟然叛变了,那跟他联系的下线岂不是也跟着被抓了吗?”

    几人一听,马上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已经不是小事情了,而是大事情,上一次的损失还没有来得及补回来,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只是就在小虎往山下跑的时候,北平城内数个地方出现了特务,他们按小队为单位,向着各个地方扑去。

    半夜时候,北平城又惹起了一阵的血雨腥风,甚至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抓。

    ……

    德福胡同,一个二楼的女住户,半夜时分,便听到了外面传来了阵阵的敲门声,把她直接吵醒,她小心地推开窗户,不由得吓了一跳,外面至少七八个黑衣人正用力撞着楼下的房门。

    而老板娘也正骂着外面该死的人之时,并打开门,那群黑衣人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往楼上冲了上来。

    她一看,便知道事情大了,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把手枪,甚至还有一颗手雷,紧紧的握在手里,而她的双手都吓得有些发抖。

    “轰轰!”

    随着两声巨响,她的房门直接被撞开,几道手电也跟着照了进来。

    “啪啪啪!”

    她手的枪顿时响了起来,那盒子炮发出啪啪的响声,冲在最前面的两个特务瞬间倒地,发出阵阵的惨叫。

    “啪啪啪!”

    外面的特务也开始围着这个二楼,照着枪响的地方开枪,那阵阵的枪声,直接划破了整个夜晚的寂静。

    “咔嚓!”

    就在这时,这个女人手里的枪突然发出一声咔嚓声,显然打了好几分钟,她手中的枪子弹没了。

    黑暗之中,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然后拿着手雷,脸上多了几分的坚毅,甚至嘴里还喃喃地说着:“我怕疼,我怕疼!”

    说着,她拉开了手中的手雷拉环,然后向着门口的特务扑了过去,同时她的手一松,那手雷立刻弹开来。

    便看到了二楼发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整个二楼门口直接被炸出一个巨大的空间,无数的血肉从中飞溅而出。

    那个女人连同几个特务也直接被炸死,还有几个正不住的惨叫。

    ……

    北城外的某个小村里,一队黑衣人直接扑到了小村边上的小华家里,然后几个特务猛的撞开了大门,直接扑了进去。

    而黑暗之中,几个手电筒直接照在床上,那床上正躺着一个男人,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便被数支手电照在脸上,同时更有几个黑衣人扑了过去,把他铐了起来,拖到了外面。

    ……

    安德大街的某个照相馆里,大门被撞开后,下面便亮起了几道手电筒的光,直接向着二楼冲了过去。

    二楼正睡着的一个青年,在听到了楼下的声音之后,整个人如同一只猿猴一样,伸手摸出了一把手枪,然后直接推开了窗户。

    接着他直接往后面跳了下去。

    只是当他刚刚跳到下面,便被两三个有力的黑衣人按倒在地,除了几声地惊呼之声外,便是又恢复了平静。

    一夜之间,北平城在看似平静的外表下面,却早已经乱成了一团。具体有多少的地下党被抓,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

    即使是连半夜到了城内的小虎跑到各地去通知的时候,却发现各地都已经人去楼空,一切都已经迟了。

    ……

    第二天一大早,张天浩才从睡梦之中醒过来,毕竟他还是有点儿累。

    “该死的,还是要节制,不然我可能会过早的衰亡,虽然爽了,可身体吃不消啊!”

    看着早已经离开的两个学员,他也只能是苦笑,然后准备再睡一会儿起床。

    当他再一次来到站里的时候,便看到了站里行动科那边的许多人都是打着哈气,好像一副没有没有睡觉的样子。

    张天浩拉着一个行动队员,便轻声地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无精打采的,好像一夜都没睡!”

    “张科长,不好意思,我们忙了一夜,根本就没有睡觉,昨天晚上抓了不少的地下党,正在下面审着呢,那里有心思去睡觉。”他一看是张天浩,便苦笑一声,然后匆匆的拿着一堆包子准备往地下室走去。

    “抓了不少的地下党,好事啊,看你急的,还抱怨上了!”

    “张科长,累啊,一抓到便回来审,兄弟都快要累得想随意找一个地方睡觉了。”

    “走,下去看看!”

    当张天浩帮他提着包子一起到了地下室,便听到了地下室里传来了阵阵的鞭打声以及怒吼声。

    三个审训室里,那鞭打声一声接着一声,惨叫声更是时起彼伏,甚至连张天浩听得都心头发颤。

    听这惨叫声,至少也有好几个人正在被审。

    他提着包子一个一个审训室里送过去,三个审训室走完,便看到了五个人被审训,五个地下党早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甚至伤痕累累。

    “咦,这不是张科长吗,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来转转?”陆平安看到张天浩提着包子进来,也有些意外。

    “这不是兄弟们饿了吗,而且他又拿不下这么多,我便帮忙搭把手送了过来,怎么样,陆科长,这一次收获不小吧!”

    “跑了几个,实在是有些亏,竟然让主要的首脑给逃了,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这一次抓了五个,死了两个。”陆平安也是不无得意的笑着说道。

    “听说张科长可是一位高手,要不要拉一个过来试试,练练手,如何?”

    “不用了,看这些人,估计也只是一些小虾米,并不是什么大的头目,审估计也审不出什么结果,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