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党务处,张天浩听着钱军汇报调查结果,他也没有想到,这一切的后面真的有人在捣鬼,只是到现在他也没有明白这个人是谁。

    但可以肯定,这个人一定是受过刑的,那个*能看出他下巴下面的那道鞭痕,显然受的刑还不清。

    “她认不认识这个人?”

    “不认识,而且这个人还带着眼镜,一看便是有心人这么做的,至于是什么人,还要再去调查,要不要我跟下面的人打一声招呼,让他们帮我们查查?”钱军小声地询问,同时又看了看四周,怕被别人看到。

    现在的党务处可不是他们一行人作主的,而是康子华作主的。现在做事必须要小心,再低调。

    “这事情到此为止!”

    张天浩想了想,然后便把手中的烟头扔到了地上,用脚重重的踩了几脚,便重新走下楼顶,向着办公室而去。

    至于办公室里,安琪本应该早已经离开,一个女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是一个人,却并没有早早的离去。

    “安小姐,今天晚上没有事情吧?”

    “怎么,张科长想要请我吗?”安琪到是很看得开,笑着跟张天浩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便直接打趣道。

    “就看安琪小姐给不给面子了,如果给面子,那我可真是荣幸,如何,今天晚上,我请,去百乐门,如何?”张天浩到是没有什么,而是很随意地说道。

    “百乐门,我看张科长一定是想那个姑娘了吧,我这样的人老珠黄,张科长不会是拿我当借口吧?”

    安琪也跟着张天浩开起了玩笑,甚至嘴角都带着一抹难以形容的笑意,跟张天浩在一起闲聊,的确是很开心,并没有多大的心理负担。

    毕竟她也看出来了,张天浩并没有象其他特务一样,盯着她们。

    “呵呵,如果都是安小姐这样的,那我可真是荣幸,也只有安小姐这样的美女才入得了我的眼,其他什么野花之类的便算了。”张天浩也跟着打起了趣,但他的脸上笑意却从来没有改变过。

    ……

    百乐门,张天浩坐在二楼的一个桌子边上,与安琪对坐着,两人看着下面的那些跳舞的人,两人随意的聊了起来。

    “对了,安小姐,能不能透露一下康主任有什么喜好,以后好让我做事,不能犯了康主任的忌讳,不然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张科长说笑了,委座都亲自为你说情,你还怕谁啊!”

    “委座,我还真不知道,毕竟我这样的小人物怎么可能见上几次委座,说笑了,说笑了!”张天浩还真不知道这么一回事情,上一次听到了董必其一说,他也只是听听,并没有往心里去。

    看着张天浩一脸疑惑的表情,安琪也是有些意外,毕竟以张天浩只有23岁年龄,却晋升到中校级别,这也太高太快了。

    以她对张天浩的过往了解,张天浩手下可是沾了无数的鲜血,日本人的,红党的,甚至还立了不少的功,具体,她也不清楚。

    “张科长,你不会骗小女子吧?”

    “你认为我会骗你吗,真的没有骗你,我这个人的性格,很直爽,做事也是很莽撞,还请安小姐多多指教,至于让委座为我说情,我还真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张天浩也是苦笑一声,对于委座这样的大人物,他还真不敢去乱想。

    “呵呵,张科长,你也太气了,对小女子还保密。”

    “我还真不知道!”

    张天浩摇摇头,对于事情的经过,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到现在他还在疑惑呢。

    “咦,她怎么来了?”

    张天浩看着楼下舞池中的一个女人,脸上也是一丝的疑惑,甚至有些意外。

    他竟然看到了一个女人,那就是青荷,一个他查过,九成九是日本间谍的女人,而且还卖给了周世光。

    “怎么,遇到美女了?”

    “的确是美女,可惜我惹不起,更加不敢惹,这样的女人全身都是刺,一不小心会被伤到的!”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又举起了酒杯,喝了一口红酒。

    另外,他还看到了宋涵,也就是宋市长的千金,青荷和宋涵竟然都在这里,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谁啊?让张大科长都有些怪的人。”

    “宋大小姐,宋市长的千金,这样的人,那里是我等惹得起的。”张天浩打了一个哈哈,然后便看着享受起这音乐带来的乐趣。

    “宋市长的千金!”

    安琪的心里也是一愣,然后便释然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安琪看着张天浩竟然静静地坐在那里,除了喝酒,便是听歌,看着别人跳舞,也是有些疑惑。

    “怎么,张科长不下去跳一曲吗?”

    “跳舞,我跳得并不好,容易踩到别人的脚,还是算了吧!”张天浩摇摇头,毕竟他到这里来,只是静静地坐坐,并不打算下场。

    “怎么,不请我去跳一支吗?”

    “那真是太荣幸了,安琪小姐,请!”

    接下来,一曲跳罢,安琪有些意外的看着张天浩,因为张天浩跳得太好了一点,比起她跳得都好。

    “安琪小姐,下面你还跳吗,我到边上去休息一下,要不要一起去坐坐!”

    张天浩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也明白安琪不想说,他并不强求。

    “好啊!”

    两人便又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看着别人跳舞,甚至聊意的聊起了天,甚至聊到了今天范成东和那个记者申英之死,反正两人聊得还是相开心的。

    只是两人的说话都保持着一定的警惕,甚至都在不断的试探着对方,结果两人什么样的消息都没有得到,特别是有用的消息。

    这也没有出张天浩的意料,作为一个老的总务科的人,对于张天浩的试探,可以说回答得滴水不漏,而张天浩也是没有给她任何有用的消息。

    ……

    就在张天浩回家的时候,在城外小营村内,几个北平的地下党正在开会,毕竟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有些怪异。

    甚至说昨天的事情也是一样,接头被人出卖,而另一个接头人竟然被抓后,大声地痛斥特务,一时的痛快,结果却死在了回家的路上。

    这与他们组织的原则完全是相违背的。

    “叮铃铃!”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直接让正在开会的几个人也是一愣,而且全部警惕的站了起来。

    “喂,请问你找谁?”

    “是我!”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只是声音有点儿紧张,甚至急促。

    “是你啊,薛老板,有事吗?”老秦一听,马上便笑了起来,甚至声音之中也带着一丝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