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又与康子华他们随意的聊了几句,大家算是面子上都过得去了,他便转身又去找*跳舞了。

    在这里的*,他都认识,而且不少人还得到他的帮助,不管是无心的,还是有心的,至少说这里面的*对他都带着几分的敬意。

    “我说,张科长,你们换了新主任,你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啊!”

    “呵呵,你想多了,我的日子还照过,不会有任何的不同,甚至我还可以继续在这里跟你们喝酒聊天,反正没有了我什么事情,更何况,我会少很多少事情,有更多的时间来这里玩,不是吗?”

    “是吗?”奕小红瞥了张天浩一眼,然后露出一个百媚生的笑容,“要不要今晚便在我那里坐坐,每一次都把人家一个人留在那里!”

    “可以啊,只是你知道我的!”

    “有色心没色胆,是不是看不上我们这些*啊,人家太伤心了!”一边说,还一边流露出一个伤心的表情。

    “你这个小妖精,我是那种人吗?”张天浩没好气的在她的腰上轻轻的摸了几下,然后便继续跳起舞。

    “哼!”

    此时的康子华等人看着张天浩正在与那*打情骂俏,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安琪,你说这个张天浩,好像跟这里的人很熟悉吗?”

    “北平的舞厅,他是常,没事便会到这里来坐坐,喝酒聊天,再说他又不缺那几个钱,来这里玩也是正常,都是一群臭男人!”

    “安琪,你这话说的,我们都被你打击到了,以后总务科这边,你可要留心一点,毕竟他是科长,有些事情,我们做得也不大放心!”康子华端着酒杯笑着说了一声。

    “张天浩这个人可是好色之徒,你可要小心再小心,否则,你可能被他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了。”边上的董必其也小心的笑着打趣道。

    “他有本事便来吧,谁怕谁啊,老娘长这么大,什么场面没见过,三分钟的热度而已,最多只当被狗咬了。”安琪撇撇嘴,然后不屑地说道。

    “你狠,你牛!”

    几个男人只是相视一笑,毕竟女人开起火车来,那可是天翻地覆,即使是他们也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也许这个张科长能坚持一个小时,你都会投降呢?”

    “滚,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就在这时,一个人跑过来,在康子华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

    康子华点点头,挥了挥手,便让那个人离开了这里,这是他带来的人,今天已经安插到了行动队里。

    “主任,发生什么事情了?”

    “也没有什么,今天徐书记抓了两个地下党,结果可能是一个乌龙,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收场了。”康子华一脸的好笑,甚至想要大声地笑出来。

    “乌龙?”

    “嗯,听说是下午出去接我们的时候抓的,现在已经审得差不多了,两个人根本没有地下党那种义气,甚至让他们不要再打了,让他们说什么,他们便说什么,连祖宗八代都交待了出来了。”

    “我以为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呢,现在却是变成了乌龙,现在看来,只是一个笑话而已,不过他们抓地下党的能力,上面还是很肯定的,毕竟三四个月的时间,地下党被他们打击得有点儿多,北平地下党快要瘫了。连那个北平的地下党头目都被他们找到。”

    “上峰还对他们进行表扬,只是有几次任务没有完成好,他这个代主任便直接转为书记,特别是上一次关于李春生的事件,还有货郎的事情。”

    “货郎,这个人,谁也没有见过,甚至我们的人到处打听,也没有听到任何的消息,可这个人神通广大,想要查出来,还是要花费不少功夫的。”边上的董必其也点了点头,同时看了看四周的其他人,才松了一口气。

    “嗯,上峰的要求,必须查到这个货郎,而且必须把这个事情作为重点来查,任何一点关于货郎的事情,都不能放过,明天的会议重点便是这个。”

    他想了想,还是低声叮嘱道。

    “还有,刚才张天浩给我一个建议,关于办公室的事情,我想问问你们有什么打算毕竟那五个办公室可不是好地方,前一任全死了,不大吉利,要不要换一个办公楼?”

    “主任,这事情还是你做主吧!”

    ……

    同样,在北平大学里,余雨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向她的老师汇报一下,而她的老师便是她的领头人。

    “老师,今天我发现有点儿不大对劲,我立刻撤了出来,我才撤出没有五分钟,便看到了不少特务已经散过来,连通知接头人都没有机会,我看到了特务在几分钟便把两个人抓了起来。”

    “情况是这样的,看来我们的内部又出问题了,显然不是我们这里出问题了,那必定另一边出了问题,如果我们这边出问题,我们早被抓了。”

    “小余,你做得很好,这样吧,我一会儿向上级汇报此事,此事必须要严查,否则将会给组织带来更多的危害。”

    很快,这个老师便离开了校园,虽然外面的天早已经黑了,可他还是不放心,便走到外面,离校园很远的地方去打了一个电话。

    “老板,你好,是我,寒潮又来了,老板娘让我告诉你,让你多加一件衣服,小心作凉。”

    电话那头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了,你们自己要小心,也别作凉,寒潮来得可能会猛一些。”

    “是!”

    ……

    张天浩跑了一会儿,便直接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然后便看到了安琪向他走过来,笑着说道:“张科长,小女子初来乍到,还请多多指教,小女子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多多风凉。”

    “安科长,你这是打我的脸啊,你来了,我可终于放下心来,不用一个人老是顶在前面挨骂了,现在的总务科可以说是问题一大堆,最主要的是没钱闹的,现在有你这位大美女来,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我才能放心。”

    “呵呵,张科长开玩笑了。”安琪举着红酒笑着敬了一杯。

    “对了,张科长,不知道总务科这里有没有什么规矩啊?好让小女子知道,防止做错什么事情,得罪了其他人,那可不好了。”

    “规矩到是没有,只是我们总务科这里没有多少油水,不像是其他科,可以得到不少的钱,所以为了让总务科这里的人多挣点钱,我们总务科这里每个月总是要发点儿福利,多少不定,否则下面做事的人都会抱怨的,以前便是这样的。”

    “哦,还有这事情!”安琪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她也能理解。

    “另外,便是收到的一些资产,全部收归总务处处理,至于如果处理,一般是卖了,或者是交给我们内部家属去经营,开出工资,其他的收入全部收入总务处,算是站里的经费。”

    “那有没有其他的了?”

    “至于其他的,到是没有什么,有时候最多挣一些跑腿费之类的,毕竟内部还是要挣一些福利的,不是吗?而福利都是从这个方面来的。”

    安琪一听,也是微微一愣,便明白这些跑腿费是什么,便利用职务之变帮人带一些货之类的,虽然是司空见惯的,可张天浩说出来,显然与各种情况不大符合。

    “那不知道跑腿费,主要是经营一些什么?”

    “这到没有什么,毕竟我们是党务处的,不能违反党国的事情,什么鸦片之类的,枪支之类的便算了,不违禁的,都可以做一些,但量不能大,主要是卖给城内的一些人。”

    “原来是这样啊!”

    安琪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是为总务科谋福利,谁也不好说什么,而且是总务科全体参与的。

    两人的话题也是因此而敝开来,天南地北,随意的闲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