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张天浩一行人到达了火车南站,更是清出了一小片空地,让六辆汽车,外加一辆卡车出现在这里。

    其中六辆是站里的车子,除了一辆是张天浩私人的吉普车。

    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是五点五十五分,再有五分钟,他们便会出现了。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站在火车站的外面,甚至还有一些警察也过来维持这里的秩序,毕竟党务处出动这么多高级干部,还是很少见的。

    就在他们这里等待的时候,红坊咖啡馆那里,余雨已经离开差不多五分钟,而在七号桌子这里又重新坐上了新的人。

    同时,李成虎他们也已经带人到了这里开始布防,毕竟从站里到这里骑车过来,也要十来分钟时间,而张天浩也只是比他们早五分钟左右而已。

    一个个行队队员穿着便衣,并没有如同电影里的黑衣人一样,全部一色的装扮,毕竟他们还是要化妆的,有的是接着一辆黄包车,有的是找了一个地方站着看起了报纸。甚至还有的人直接如同普通人一样,坐在那里休息一下。

    但更远一点,百米外便有十来个便衣人正聚在那里,而李成虎也正在那里等待着,他不时的看了看时间,然后又听着一个队员走过来向他汇报情况。

    只是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的变化,毕竟整个咖啡馆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先生,我可以做这里吗?”

    当时间正好六点的时候,红坊咖啡馆外面走进了一个中年人,而那个中年人看了一眼七号桌子只有一个人,便坐了下去。

    那个人抬头一眼,便随意的笑了笑:“随意!”

    “谢谢先生,对了,先生,我听说今天的天气有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有雪,我不知道啊,这天气好好的,太阳都老高了,怎么可能下雪呢!”对面的人一听,也只是笑了笑,又接着看手中的那本书。

    对面的中年人一听,发现暗号不对,马上便意识到什么。

    他便立刻起身,笑着说道:“我也是听人说的,那我坐到后面去了,不打扰先生看书,谢谢先生!”

    这个中年人站起来,便要离开,准备坐到八号位置上去。

    只是他刚刚站起来,便看到了数个人直接向着他这里冲过来,然后手中的枪更是举了起来。

    在两人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便已经被按倒,直接被铐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铐我们?”

    “*,你们是什么人,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只是没有一个人理会两人的叫喊,同时更有一队黑衣人冲了进来,把两人直接拖着往外走,而其他人一看,也是一脸的懵圈,只是马上便一阵的尖叫。

    与此同时,就在不远处一个小地滩上吃着东西,一边等待的余雨在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心里也是那个震惊。

    要不是她一直盯着外面看,那她可能也被抓了,而且抓一个正着。

    她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小包里,握了握手枪,可马上又放了下来,毕竟她发现一个人根本打不过这些特务。

    此时她要做的,立刻通知上线,告诉他们接头人被抓了,而且又有可能是叛徒所至。

    眼睁睁的看着与她接头人被抓走,她的心里也是一阵的心痛,然后眼睛一酸,转身便向着更远的方向而去。

    时间对于她来说,便是生命。

    这一次的事情绝对不是偶然,绝对是一个有预谋的行动。

    被抓的人,很少能通过党务处的刑训,那刑训根本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而且承受的结果便是足以让人崩溃。

    从一开始,张天浩便对所有的学员强调过,只有一种情况,如果不是故意被抓,再去投敌,那么必须做好不给自己留被抓的想法。

    除了极少部分信仰坚定,而且到死也不会投降的那种,其他人大多会*出投降。

    ……

    与此同时,火车缓缓的驶进车站,一行五个人也提着简单的行礼下了火车,便看到了徐钥前一行人已经前来迎接,而且在康子华的后面,还有几个保镖,算是他们带来的亲信。

    “康主任,各位,一路辛苦了,走,请上车!”

    “多谢徐书记,以后工作上还要请徐书记多多支持,请!”康子华一行人气了几句便带着所有人往站里赶。

    至于行礼之类的,便有人专门送到他们所住的地方,一个一个套间,而康子华直接是住别墅。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党务处,同时会议室里早已经坐满了中层,甚至上尉以上职务的人员,就等康子华的到来。

    接下来便是一翻的任命,基本上跟在南京的时候差不多,毕竟康子华是主任,由他来宣布任命才是最合适的。

    该晋升的晋升,同样也是空下了一些空缺,会由康子华慢慢的添上去,自然两方面要平衡,各个官职只有那么多,现在空出来的,也只有少少的两三个空缺而已。

    一翻不长的讲话结束后,徐钥前几个校给以上的军官在这里再一次开会,其他中层以上的便直接去了百乐门。

    “徐书记,说说情问吧,毕竟我才来,两眼一抹黑。”

    “好的,主任,是这样的,我们站里的情况……”

    徐钥前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直接把站里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

    “主任,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经费问题,一直以来,整个站里的经费都没有充足过,自从我暂代主任的位置以来,我也是一直发愁,如何从各个渠道来筹集资金,毕竟这里的情况比较乱,比较杂,各方的势力乱居。”

    “另外,北平的地下党被我们的人大力打击一阵子之后,现在又有点儿死灰复燃的现象,年初的时候抓了几个地下党,虽然已经交待了,但与他们相关的地下党全部撤离,当时我在南京,没有使得地下党被一网打净,现在主任来了,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康子华也是点点头,然后看了看其他人一眼,才轻轻的扣了几下桌子,严肃的说道:“我们的经费也不多,现在上面还是需要我们自筹经费,只给我们二十万法币。张科长,你一会儿把这法币入费!”

    “是!”张天浩接过了支票,然后看了看,便放到了自己的文件夹里面,继续开会。

    只是他的心里却翻起了滔天巨浪,徐钥前抓到了几个地下党,他竟然不知道,而且连钱军,阮明浩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这是要瞒着他做事情。

    可他心里也明白,瞒着他也是正常,甚至瞒着大部分人也是正常,毕竟保密需要,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那个牛力前也一定在徐钥前的手中。

    至于关在那里,他也不方便去打听。

    “对了,今天又抓了两人接头的地下党,以及以前抓的地下党,我也一半移交给主任,主任,实在是对不起,一来便给你添麻烦了。”徐钥前到是很气,把自己的定位定得很准确。

    “徐书记气了,人都是你抓的,你也是我们站的副主任,你的功劳不就是我们的功劳吗,不用那么气。”康子华气的笑了笑,然后才笑着散会,准备让人一起去庆贺一下他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