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五点多钟,张天浩从租界的房间里了醒了过来,看着身边的几女已经起来,也知道她们想要送送他。

    “雅月,悦竹,若晓,你们继续睡吧,今天你们不适合出现,真的!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好好的读书啊!争取在明年之前把大学全部读完。”

    张天浩笑了笑,然后拿起衣服穿起来,在三女的不舍之中离开了出了租界,去南京通往北平的火车站。

    毕竟他要跟徐钥前一样,提前一天回到站里进行布置。

    ……

    秦有德坐在北海公园一个石椅上,而边上还站着周楚怡,只是气氛有点儿沉闷。

    “他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即使是回来了,我也不一定第一时间知道,毕竟他的事情比较忙,有时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甚至几天都不到我这里来。”周楚怡也是心里凄苦,可她也没有办法。

    春节只有她一个人过,甚至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在徐州的时候,至少还有家人,甚至其他朋友,可以了北平,才发现那一股思念早已经深入她的内心深处。

    “唉,女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周楚怡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甚至连劝尉都做不到,只能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有事情,我先回去了,特务一直盯着你,你自己小心一点!”

    “我知道,给你拔下个晚年!新年好!”

    “新年好!”

    两人匆匆的相见一面,马上又匆匆的离开了这里,向着两个方面而去,除了地面上多了两行淡淡的脚印之外,便再也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相信很快,两人的脚印也会消失在淡淡的小雪当中。

    整个北平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可是整个北平暗中却是波涛汹涌,甚至一股股潜在下面的力量不断的在复苏。

    多方的势力在北平城内纠缠,就差一个导火线点燃,引爆这场风暴。

    ……

    同样,就在张天浩上了火车离开的时候,在那位大小姐的府邸内,她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手中的照片,然后脸色有些暗然,这是一张张天浩坐着,她站着的照片。

    现在照片已经被她放到了胸前的一人心形吊坠里面。这已经是她知道允许的最大尺度的照片了。

    “小姐,夫人安排的老师又来了!说是帮你上课,你看?”

    “上课,我……”她一听,马上便有一股嫌弃的感觉,可想到了什么,马上便点点头。

    “好吧,我下去上课,整天上课上课,还不如我出去玩呢。”她也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收起了照片,便向着楼下走去。

    ……

    两天后,张天浩将再一次回到了北平,整个过程出奇的顺利,一路上,也只有他和徐钥前两人一个包厢,其他便没有人。

    至于三个保镖,直接另外找了一个车位,只是包厢是没有了。

    两人在一路上,许多的话也是随意地说了不少,毕竟马上整个北平党务处将要进入康子华的时代,而不是他徐钥前的时代。

    两人将夹起尾巴做人,甚至可以说,留给他们的时间,也只有一天时间而已,甚至还不能有什么大的动作。

    秦有德的女儿,张天浩也跟徐钥前提了提,徐钥前自然知道什么意思,同意把这个陈雨欣送到张天家家的那个地下牢房看守,毕竟这种事情,他不是主任了,不能留下骂名的。“大哥,我看还是放了吧,这只是一个小姑娘,我们可以以任务的方式对于地下党这些人,如果抓了人家的小孩子,那实在是说不过去,光是*便会要了我们的老命,而且康主任一来,很可能利用此事给我们找麻烦。真的!”

    “我也是担心此事,到现在也没有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徐钥前苦笑一声,然后便无奈的苦笑起来。

    本来以为可以钓到一个地下党的头目,可现在却成了烫手的山竽,丢了不是,不丢也不是,左右为难。

    “那把她交给警察算了,有人保也好,没有人保也好,把这个人交出去,我们也不用去担心一些外面的*了。”

    “嗯,虽然这个方法好一点,但康子华来了,要是翻起来也是很麻烦。”

    张天浩一听,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你前怕狼后怕虎的,还做什么大事,这种性格虽然好,可却不是一个明主啊。

    他在内心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把纷乱的思绪收回来,他也不能再多说了,这一切都有徐钥前自己作主,他只是提了一个建议。

    甚至他都已经想好了,如果徐钥前不放人,他便准备建议秦有德这么做了。

    毕竟一个小姑娘,一个女中的学生,在学校读书,犯了什么法,还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很可能引得社会的同情,再来一次*示威也不无可能。

    到时候徐钥前真是骑虎难下,现在让张天浩想办法,他能想到的,已经想到了。

    徐钥前的能力是有的,狠辣也是有的,唯一的事情便是有时候做事犹豫再三,缺少一点儿魄力。

    特别是到了北平,跟于副市长这个政府机构,或者是对于帮派势力,根本没有拿出什么有效的手段来震摄一下他们,没有雷霆手段,怎么会让人感觉到君恩呢。

    “好吧,我想想!”

    看到张天浩不再说话,他也摇摇头,然后才把目光投向窗外,便看到了外面显示着几个字:北平火车南站。

    “到站了!”

    “是啊,到站了,我们走吧,这一次根本没有想到,一去便是近半个月。”徐钥前感叹一声,然后便提着行礼向着车外面走去。

    同时三个保镖也跟了过来,跟在徐钥前的前后保护着他,防止徐钥前遇到什么危险。

    实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

    就在五人刚刚走出火车站的时候,便看到了远处出现了两个人影,在看到张天浩和徐钥前二人的时候,不由得对视一样,便逆着人群走了过来。

    本来队伍还算顺利的,可看到了两个人逆流而来,整个人群便显得有些堵,乱,立刻引起了张天浩的注意。

    毕竟这两个走过来,动作有点儿太明显了。

    “大哥,前面是不是你的人,好像不是我们站里的人。”

    “不是,难道是杀手!”

    本来继续上前的徐钥前脸色也是一冷,可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就在两人离开张天浩一行人五十米的左右的时候,两人一人手中一把手枪,对着张天浩这边便射了过来。

    至于有没有射到行人,那已经不是他们的事情,相反,对着张天浩的徐钥前便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