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六点钟的时候,张天浩站在党务处的外面,徐钥胶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而徐钥前已经坐在车里等着他了。

    “主任,我们现在走吧,我准备了四张车票,四个不同的包厢,防止出现了意外,好有一个备用的方案。”

    张天浩拿出车票递了过去。

    “嗯,我知道了,上车,我们走吧!”

    “好的!”

    张天浩接着他的一个小箱子,然后上车,坐上了汽车向着城南的火车站而去。

    汽车急驶在通往火车站的路上,张天浩坐在后面跟徐钥前半排,而前面的司机稳稳的开着车子。

    “天浩,于五爷之死,相信你有什么后手吧?”

    “还是主任高明,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军统站,告诉他们,于副市长跟日本人有勾结,相信那周世光知道怎么做的。”

    “打电话给周世光,你……”徐钥前还想说什么,但马上便不说话了,他可是知道张天浩在外面的交际,跟周世光认识也不为过。

    “天浩,你知道家法的!”

    “知道,我找了一个外面的电话打的,别人不知道这事情,再说,如果他真调查出什么,相信他一定不会忘记我们的,至少说这个还是有的!”他伸出两根手指搓了搓!

    “你还缺钱吗,昨天晚上应该挣了不少吧!”

    徐钥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大哥,我到是没有挣多少,除了古董字画之类的,钱几乎都分给下面兄弟去了,我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万法币。我总共拿了不到两万的现金。”

    “两万,其他的呢?”

    “大哥,应该是在银行,只是于家的存单放在那里,我也不知道,没有问出来,其他人全死了!”

    “这事情,于副市长可能不会善罢干休啊!”

    “呵呵,大哥,这到是没有什么,周世光已经答应我帮忙,查他,相信只要查,他的问题绝对不小,那一次抓的日谍案,可能会牵连到他。”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开始坐正,自信的说道。

    “对了,大哥,我记得昨天小孙他们还跟着我的,我准备带着两人出去的,结果没有看到,我还有些疑惑呢,是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

    “我也是很奇怪,派两人去保护你,结果半路不见了,很可能是发现了地下党,昨天下午有人发现秦有德在城内的,只是去抓的时候,人跑了。”徐钥前到是没有任何的隐瞒。

    “秦有德,便是地下党的那个头目吗?”

    “是的,便是秦氏玉石店的那个老板,可惜他运气不错,上一次让他逃了,现在还在城内外转着,有时间非要把他抓到。”

    “大哥,别想了,后天到达南京,接下来的事情已经跟我们无关了,对了,大哥,那个小女孩被你安排抓来,真是高啊!现在秦有德出现了,要不是我们现在没有时间,估计真的可能抓到那个秦有德,可就要立大功了。”

    “你小子!”徐钥前还想说什么,可马上便是一声长叹,苦笑一声,对于这一次主任的位置旁落,他可以说是耿耿于怀的。

    张天浩一看徐钥前的表情,马上便明白,也不再说话,让徐钥前一个人去好好的沉思。

    ……

    周世光拿着张天浩五点来钟递给他的文件,上面只有支言片语,但可以看出来,这是什么内容,大致的意思已经看出来了。

    而且这些文件全是日文的文件,上面还有一些日本人的印章或者是大使馆内人的签名,这便是绝密文件,岂是那么容易获得的。

    只是他也明白,张天浩的意思,这与跟他进行交易,他立功了,那必须帮他查这个于副市长,为张天浩清除后患。

    他接了过来,不管这个于副市长有没有问题,他必须要查出问题来,这是张天浩一个交待。

    拿起了电话,然后给南京那边打了过去。

    “喂,是谁?”话筒之中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甚至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困意。

    “处长,我是周世光,有一个特别的情况,想向您汇报一下,我不敢做主,特来向您请示!”周世光小声的对着话筒说道。

    “什么事情,这才五点半!”

    “是这要的,今天北平党务处的张天浩跟我交易了一个事情,他闯了点祸,便想让我拿下一个副市长,便给了我一份文件,这是一份关于宏善济堂收集资金,作为战争基金的事情,而且拿到了部分原文件,我特来向您汇报。”

    “张天浩,是他,我知道了,你立刻带着这份文件来南京,电话里说得不大清楚,还有,关于张天浩跟你的事情,除了你任何人都不要说,知道吗?”

    “知道,只是那于副市长的事情?”

    “他有问题吗?”

    “有,至少说他身上的问题很大,但跟日本人有没有关系,我不大清楚,但张天浩说他跟日本人之间有勾结,要不要查一下?”

    “既然张天浩这么说了,便是有一定的把握,查!”电话那边传来了肯定的声音,然后便立刻挂了电话。

    周世光在听到电话中的声音静下来的时候,也不由得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他可是清楚那位的脾气,甚至性格。

    而且一切跟他判断得一样,这位大处长还真的认识张天浩,听起来好像很熟悉。怪不得张天浩,如果不行,请以张天浩的名义报过去。

    这是一次露脸的机会,这是要上交给最高层那位的,这绝对是一件爆炸性的事情,一旦是真的,那上面便会有所动作。

    “该死的,这特么的天一亮便要去南京,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周世光一想到还有两三天便春节了,今天是二十号,二十四号春节,即使是到南京便回来,也赶不上过春节了。

    “*,在这里算计我,明明知道自己要上南京,现在又把我拉上了,真是一个*。”周世光一边骂,一边苦笑,只是他的骂人却从来没有骂得这么爽的。

    毕竟去南京见那一位,这可是一种荣誉。

    “来人,立刻准备车子,准备去火车站,小陆,你带上两个人跟我一起出趟差,另外,把所有人再一次召到会议室,五分钟以后再开会,时间紧。”

    此时,北平军统内部刚刚开过会,毕竟大家都在这个点被人叫到站里来,还是心里不舒服,准备在站里休息一下,或者是准备回家去再睡一会儿。

    可又要开会,让他们也是一脸的不情愿,可又没有办法。

    只是这一次,周世光直接吩咐了几件事情,整个过程都没有超过十分钟便结束了。

    “站长,现在要去南京,是不是太急了一点,再有半个小时,火车便要开了!”

    “南京那边急电,明天必须到南京,我联系过飞机,那边没空,只能坐火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