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静静,现在我们还有一件麻烦的事情,便是今天晚上,我们帮众之中,发现了有两个意外的人被杀了。”这时,一个师爷大声地喊了起来。

    “这两个不是别人,还是党务处的干部,两个特务,相信我们平时不会理会他们,毕竟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可这一次,他们有两人被我们,也不知道是对方给杀了,现在大家都在思考下,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吧!”

    “他们算个鸟,还敢把我们大河帮怎么着了吗?”

    “对,来就来,谁怕谁啊,再说,谁让他们出现在那里的,砍死了活该。”

    “哼,真是找死,跑到我们那里去想干什么,死了就死了!他还能拿我们怎么样,我们还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杀的呢。再说,杀了又如何,不就是两个小喽啰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们平时谁也不犯了谁,大家面子上过得去便算了,可今天是死了两个人,而且是死在我们的现场,是刀伤。如果一个处理不好,那可是会惹来大麻烦的。”师爷比起其他堂的人还是算聪明得多了。

    ……

    眼线几乎是遍布了北平城许多地方的党务处和军统一样,虽然两家不对头,但有时间还是一致的,那就是一致对外的。

    就在周世光接到了通知,两个党务处的人死在那里,而且是被帮派人打死的时候,田中雅也收到了消息。

    她今天在医院陪着她女儿,可也收到了这一消息,让她也是一愣,毕竟那小孙两人是她手下的情报员。

    “这怎么可能,我说今天下午,小孙两人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跑到城南去了,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东西,才跑过去的。没有想到,竟然死在帮派的乱斗之下,他们的眼里还有王法吗,国威吗?”

    田中雅气得几乎炸了,毕竟这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打脸,他们党务处的脸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打的。

    同样,已经在家里睡觉的徐钥前也收到了田中雅的通知,整个人也坐了起来。

    平时不怎么给面子,大家保持面子,并不会怎么乱动,可现在是两个死在大河帮的刀下,这是挑衅,*裸的挑衅。

    “看来,这个大河帮有点儿太过了,竟然把我们执行任务的两个情报科的人员给杀了,真是不给我们面子!”

    说完,他直接拿起了电话,直接打给了早已经睡觉的宋市长。

    “喂,谁,也不看看几点了,现在打电话来。”

    “宋市长,你好,我是党务处的徐钥前,是这样的,刚才大河帮跟外面的斧头帮械斗,结果我们两个路过的情报科人员,正在追杀红党,结果便被杀了,想请您派一些警察过去,或者是我向城外的驻军申请一下,看看能不能寻求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徐钥前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但他不得不这么做,只要双方面子上过得去便行了。

    “行,现在我打电话给赵团长,让他安排两个连进城,这事情不能发生,不然党国的威严何在!”

    “是!”

    很快,一个营的士兵直接开进了城,而徐钥前更是领着三十多个手握着枪的行动队员直接出现在三河堂的外面。

    此时的三河堂已经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即使是里面出现了超过二百的大河帮弟子,面对超过三百人的武装,这大河帮也是一脸的惊愕。

    “老五,你们这一次真的做错了,大家本来呢不想多说的,可是你也呢,做得有点儿过了,我们的人,如果他们是帮派弟子,那也就算了,可是他们是在执行任务,正在查着地下党的事情,可你们……”

    此时的于五爷脸色也是一阵的铁青,管豹死了,现在又被军队给围起来,如果真的被抓走,那他在北平的面子便会一点也没有了。

    “徐主任,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一向之间没有什么往来,你不给我面子没有关系,但你不能对我们的人下手,这是原则问题,全部带回去。”

    “我看谁敢,徐钥前,我是给你面子,怎么,你还想跟我们过不去吗,我们大河帮三万弟子,怕过谁。”于五爷的脸色狰狞,直接指着徐钥前,一点面子也不给。

    “看来于五爷不给我们党国的面子,不给委座面子,甚至不给北平一个交待,好,好!”张天浩直接从后面走了出来,然后鼓起了掌,笑着说道。

    “你算那跟葱,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五爷的面子真是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少校而已,你呢,北平的太上皇啊,真是太上皇,大清皇都没有你如此霸道。我真的很佩服。”

    张天浩手一挥,后面的所有士兵以及行动队的人全部举直敢手枪。

    “兄弟们,今查,于五爷勾结地下党,勾结日本人,想要谋我北平市,全部杀了!”他大声吼道,同时双手从背后直接摸出了双枪。

    “啪啪啪!”

    他率先开枪,而后面的行动队和军队也跟着开枪,那些帮派分子一看,也开始反击,只是面对超过三百人的武装,而且各种枪都带来了,这些帮派分子也只是略有反抗,便被直接杀了。

    张天浩知道这事情拖不得,而且也不能拖,如果真的拖了,可能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于五爷看着自己胸口中枪,怎么也没有想到,遇到一个不讲理,不按常理出牌张天浩,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徐钥前也是愣在一边,而有人挡在他的前面,到是没有事情,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天浩会如此的下狠手。

    “天浩,你……”

    “大哥,我们也算是给北平除了一害,一会儿你放心,在天亮之前,一切事情都会解决的。以前受他气也就罢了,可他太嚣张了,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甚至不把党国放在眼里,我也查过了,他们是跟日本人勾结的,还经常帮着日本人贩卖鸦片,我早想拿下他们,只是时机不对而已。”

    “天浩,你闯祸了。”

    很快,战斗便结束了,而一些聪明的人直接躲到后面,然后跪地投降,剩下的全被打死了,三河堂外面可以说是血流成河。

    “大哥,接下来交给我处理,没事的!”

    看着已经被押过来的大河帮帮众,以及几人为首的堂主,张天浩笑了起来。直接走了过去。

    “各位,我想你们也认识我,我便不用多介绍了,这一次呢,本来是一件小事,可是你们的老大于五爷做事不地底,杀了我们的人,这样的人该杀,对吧?”

    几个剩余的堂主一听张天浩的话,那里不知道张天浩的意思。

    “是是是!”

    “于老五太不是东西了,他无恶不作,杀人放火,还与日本人勾结,我们早就想杀了他,可是我们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