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午,张天浩还是带着人去了城东张家湾去查了一下,几乎是一个走过场。至于秦筱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至于为什么,张天浩自己清楚,秦筱竹应该坐上前往美国的游轮上面。

    “对了,如龙,你那里查得怎么样了?”

    “头,花边小报那边,我们已经查了,只是他们说只是收到了一张照片,其他到是什么也没有,而且照片被军统那边给拿走了。”朱如龙轻声地解释道。

    “拿走了,看来我们党务处得到的消息还是有点儿太迟了,比人家慢上那么多,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如龙,如果有时间,多在百姓之中发展一点外围成员,我们要掌握整个北平城的一草一木,任何的风吹草动。我们都要知道。”

    张天浩想了想,然后才轻声地吩咐道:“但此事,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作为我们的底牌,有任何事情直接向我汇报。”

    “是!”

    几个人直接在张家湾这里随意找了一个店馆,叫上几个菜便吃了起来。

    钱军这时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来到了张天浩的耳边小声地说道:“头,廊坊保安团那边的人到了,现在正等着头你做主!”

    “到了,那好,他们有多少货?”

    “一百三十一支步枪,还有一挺重机枪,外面步枪每支五十发子弹,重机枪一千发!”钱军小声地解释道。

    “一个连的装备!”

    张天浩也是一惊,没有想到廊坊保安团这一次竟然拿出了一个连的装备出来。

    “行,你跟他们说,我全吃下了!”张天浩想了想,然后才随意的说道,同时他又扫一眼正在屋里吃饭的朱如龙他们。

    “行,你现在便过去,带上几个兄弟,然后货交接一下。”

    钱军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便向着张天浩的轿车方向走去,然后便从张天浩轿车的后备箱里直接拿出了一个小箱子,提着便向外面走去。

    而在钱军离开的时候,在四周隐隐有几个人也跟着钱军离开了这里,钱军手下有一小队人,全是张天浩让钱军招募的,名面上跟张天浩没有任何关系。

    张家湾南两里左右的一个小树林里,钱军提着一个小箱子,而四周的草丛中,却暗中藏着一队人。

    “哈哈哈,尚连长,你好你好,我们可以先检货吗?”

    “当然没有问题,全在卡车里,请!”尚连长看着钱军,也笑着指了指身后的这一辆卡车,笑着说道,“放心,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做生意了,绝对是货真价实。”

    “当然放心,以尚连长的人品,我们怎么可能不相信,只是这只是走一个程度而已。按我们老大的话,黑吃黑不可怕,最多多花一万块钱而已。”钱军也是笑了笑,然后对着身边的一个人挥了挥手。

    “你们老大还真不怕黑吃黑,有意思!”

    “尚连长,我们老大也怕黑吃黑,只是我们老大说了,和气生财,但如果遇到犯浑的,他不介意多花一钱,就只当没有挣的,或者是亏本而已。通州的那位小连长不就是这样吗,老大只花了五千块钱,那个家伙便已经*了。”

    “你们老大还真是狠人!”

    “那里的话,不然总有一些屑小想要发财,财是那么好的吗?”钱军淡淡的说道,然后便看到了对面的那个检查的队员对着钱军点了点头。

    “数量不错,这是钱,我想,还是等货送走,钱再给你,按我们的规矩来,如何?”

    “好!”尚连长一听,也只是笑了笑,便让人把卡车给钱军手下开走了,而钱军也把箱子打开来,里面全是崭新的法币。

    “尚连长,请点一下数量!”他直接把小箱子推了过去,然后说道。

    “不用点了,兄弟你还信不过吗,对了,钱兄,我们还有一批大货,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吃得下?”

    “大货?”钱军的双眼也是一亮,马上便兴趣昂然。

    “是的,十挺轻机枪,五挺重机枪,加外两门六零小炮,还有不少的子弹,五十枚炮弹。”

    “要,如果有利可图的话,我们一样要,多少钱?我好回去跟老大商量一下,想来数量不小吧!”

    “十五万!”

    “多了,太多了,按市场价格,最多十万,如果再除去人工,以及运输,我们也要挣一点,不是吗,九万差不多了!”

    “九万太少了!”

    尚连长和钱军两人面对面的坐了下来,你来我往的侃起了价来。

    “钱兄,十万,不能再少了!”

    “尚连长,太贵了,这个事情我还是要请示一下老大,毕竟这一大笔钱,而且资金还要筹集一下,等卡车回来的时候,你可以在这里等等我,我去请示一下。你看如何?”

    “你们老大在张家湾吗?”

    “呵呵,尚连长,你不会连电话都忘记了吧?”钱军一听,也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才挥挥手说道。

    “你看我,都忘记了,好!不过要快,毕竟这一批货如果放在那里不大安全!”

    “没有问题!”钱军跟这个尚连长两人坐在那里,钱便放在两人之间,随意的闲聊胡吹起来,但两人都知道怎么回事。

    而钱军跟冀东这里不少地方保安团有过接触,武器买卖还是不少,全是进行武器走私,不要说这冀东,便是河北,北平都有武器走私,但这个武器走私只是多少问题而已。

    “来了!”

    两人看着前面的卡车已经送了回来,由尚连长的人去开车,其他也纷纷收起来,向着张家湾方向撤离。

    就在钱军他们把货运过来的时候,而且堆在仓库里,张天浩也直接从后门进去,把货物全部取了出来。放到了空间指环当中。

    很快,又回到了大街上,整个这里并不大,朱如龙他们都已经调查好几遍了,可结果依然如此。并没有任何的线索,只是他们遇到了老对头,军统的人也在这里排查。

    “如龙,你们小队先回去还是在这里等?”

    “头你呢?”

    “我准备晚上回去,现在找一个地方去睡觉,如果你们不累,也找一个地方监视一下这里,找找看,那个秦筱竹什么出现的。”

    “是!”

    上午,他们已经打听过了,虽然有照片,可整个这里的人竟然没有一个看到秦筱竹的身影,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人出现。

    毕竟外人一进入这里,便会被外人发现。

    就在张天浩在大街上随意的逛的时候,钱军又到了另一家,与三河保安团人接触了,这一次过来,最主要的便是与人进行军火交易,只是三河保安团才交易五十支步枪以及三千发子弹。一万多法币,都不到两万法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