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女对视一眼,也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惊喜,否则等待她们的命运是什么,她们很清楚。

    很快,老鸨来到了二楼张天浩的房间,而此时的张天浩早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一个正宗的日本人的样子。

    “两个花姑娘的,我的喜欢的干活,你的多少钱的?”

    张天浩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大声地询问道:“我的很喜欢的,我要带回家去倒茶倒水的干活。”

    “先生,不行啊,他们可是我们这里的头牌,清倌儿给您了,您看……”那老鸨还想说什么,便看到了张天浩把那种南部手枪往桌子上一拍,大声地喝斥道。

    “八嘎,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不为大日本帝国服务,你的死啦死啦的。”

    “太君,太君,真的不行啊,他们可是我花大价钱买回来的,你看……”老鸨双手竖了一下,然后有点儿多了,便又竖了一下。

    “四根小黄鱼,您看行不,只要您拿出四根小黄鱼,你可以带她们离开!”老鸨面对张天浩,也是一阵的压力山大。

    即使是外面有十数个打手,她也不敢有发生冲突的想法,这里是日本人的天下,死上几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你的良心的大大的坏了,八嘎!”

    “太君,真的不能再少了,我们做生意都已经亏本卖给您了,你看?”老鸨还是小心的陪着不是,一边据理力争起来。

    “好啊,你的四根小黄鱼的干活!”

    也就是相当于一千多法币,两个师范大三的女学生便被父母给卖了,而且是双胞胎,他也有些悲哀。

    不过相比较于前一段时间在西北那地方,只有几个大洋便是一个女人,甚至十几个大洋,这中间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

    “哟西,你的良民的干活!”

    说着,张天浩从衣服里取出一叠日元,然后看了看,大约两千多的数量,直接甩了过去:“给你我大日本帝国的钱,现在的,他们的卖身契,以及她们的身份证明的,全给我拿过来的干活。”

    看到张天浩甩出一叠钱,那老鸨顿时脸上大喜,连忙在地上捡起钱,便笑着跑出去了。这比她要的要多得多了。

    不一会儿,两女的卖身契,以及她们的身份证明都已经拿了过来,甚至还给她们送来了一套衣服。

    “*,什么人敢抢老子的小兰和小芳,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便在这时,一个青年人,腰间挎着一个盒子炮,领着几个手下打手冲进了张天浩的房间,甚至嚣张的想要拔枪指着张天浩。

    “八嘎,你的,敢威胁大日本帝国的使臣,你的良心的,死啦死啦的,我到要是要听听石岛宽少尉是怎么管理这密云县城的!”

    张天浩手中的枪直接指着这个汉奸治安队长,脸色阴沉的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大声地训斥起来。

    只是对面的那个汉奸一看张天浩的脸上那小胡子,也不由得一愣,毕竟日本人的仁丹胡太显眼了,想不注意都不可能的。

    “啊,太君,您是太君的,我是武二狗,对不起,对不起!”

    “哎哟,这不是武队长吗,这位可是大太君,他已经用日本钱买下了这小兰和小芳,武队长,真是对不起,不是我们不想帮你,而是大太君喜欢,我也没有办法,真的。”

    那老鸨也是一脸的鄙视,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马上便拉着武二狗小声地说着话。

    “你的闪开的干活,我去有事的干活。”张天浩高高的昂起头,然后领着两女直接从他的面前走过,直接无视了。

    而武二狗正准备花卷的时候,便看到了他的面前多一张十日元的纸币,同时更是听到张天浩那半生的汉语说道:“好好的为皇军办事的,你的女人的,钞票的,都是大大有的。”

    “这张赏你的干活!”

    武二狗一听,看着面前的这一张正在飞的十日元纸币,想要去捡,可马上便是感觉到被这个日本人给侮辱了,打脸,打得啪啪作响。

    他只感觉到脸一阵的滚烫,甚至都要拔枪杀人了,可面对张天浩的强势,他不得不低下他所谓高贵的头颅。

    “老鸨,你看到他的身份了吗?”

    “我不认识字,不过他的车子还在那里,现在应该是去开车了吧?”老鸨小声地在武二狗耳边说了一句,然后便看到张天浩走到了他的车子边上。

    武二狗这才发现,张天浩开的车子有点儿特别,前面插着日本小国旗,而且车子看起来,虽然与普通的车子有点儿相似,可牌照还是相当独特的。

    “你们认识这个车牌是那里的吗?”

    “队长,我不认识啊,只是车牌上面的那个小日本图画我认识。”边上的狗腿子立刻说道,“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

    “*,让我们多读书,现在却认不出来了,真是气死了。”

    那几个狗腿子一听,也是一脸的懵圈,毕竟这个武队长不认识,他们更不清楚,现在却被教训了,有点儿大哥说二哥的感觉。

    ……

    “先生,我们去那里?”两女看着张天浩开着车子,向着火车站的方向开去,便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嗯,你们先去天津,上了火车以后,自己转车去天津,然后看看能不能先补办一个天津师范入学,再到这个地址,算是我提供给你们住的地方,我有时间会过去找你们的。”

    张天浩头也没回,而是递过去一张纸,淡淡地说道:“另外,我这里还有一点儿钱,你们收好,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不大可能有时间去看你们,日子要自己过。”

    “先生,那您不要我们了吗?我们……”

    “别想那么多了,你们还没有毕业,先读书吧,有时间我会去天津看你们,知道吗?别告诉别人今天的事情,我一般会在周末,如果有时间会过去一趟,如果我不去,你们好自为之吧!”

    “先生,我们,我们……”两女一听,顿时便哭了起来,毕竟张天浩救她们于火坑,现在又给她们钱用,看起来,至少也有一两千法币,这份恩情几乎不用多说的。

    “先生,我们姐妹知道了,请先生有时间去天津看我们,我们会永远等着先生的!”韦小兰看着张天浩,一脸认真地说道。

    “我也是一样,先生,我们以后便住在那里,请先生有时间去看我们姐妹,我们会把书读到毕业的。”

    “那就好,好好的读书!”

    张天浩也知道今天他说得有点儿太多了,便默默的开着车子,驶向密云火车站,路程并不远,半小时后,便到了火车站。

    此时的张天浩利用日本人的身份,或者说是大使馆人的身份,给两女在一节货车上面按排了两个座位,让她们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离开了密云,去北平火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