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已经死了两个人,张天浩的心里也是一阵的怪异,总感觉到这一次的刺杀有点儿出乎意料,毕竟没有任何的预料,甚至征兆。

    而他的出现,更是没有任何的规律,显然这是一场意外之遇。

    只是他的心里一点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他的命,而且在这无意中准备刺杀他呢。

    日本人,还是地下党,亦或者是其他势力的成员,他也不得而知。

    不过,却给他提了一个醒,以后要注意一点,不能随意的把自己的小命送到别人的手里,对于这种刺杀他的行为,他可是深恶痛绝的。

    钱军两人也刚刚进入药店,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付钱买药,便听到了外面的枪声,两人也跟着冲了出来,然后便看到了张天浩拿着手枪正对着那辆黄包车开枪。

    而边上的小孙显然也被打懵了,跟着拔枪射击。

    只是张天浩想要追的时候,小孙担心的拦了下来。

    “头,你没事吧?”

    “没事,给我检查一下这是什么人,胆子不小,竟然派人来刺杀我,找死!”

    两人很快便去检查了一下死者的身份,只是检查过后,只是苦笑,一点有用的线索也没有,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至于那黄包车,看着上面的标识,还是有一个车行名字的。

    “小孙,你给去金元车行,给我问问这车是怎么回事,如果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给封了他的车行,该死的。”

    “其他人,跟我回站里,带上两具尸体,然后拍照,给我全城查,我到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不过,张天浩还是很快给徐钥前打了一个电话,甚至电话中直接跟徐钥前讲了一些事情。

    “大哥,我刚才在药店买药的时候,受到了刺杀,我到是没有什么事情,暗杀的人被人打死了两个,让第一小队过来,查一查黄包车是谁的!”

    “什么,你受到了刺杀,这是什么人干的?”

    “现在正在查!”

    张天浩一脸的严肃,把情况好好的说了一遍,然后便在这里等着。

    很快,张天浩便调了第一小队过来,而且全副武装的跑了过来,看到张天浩好好的,也是一喜。

    “头,你没事吧?”

    “没事,给我把这一带的黄包车全部集中起来,认认这是什么人!”

    “是!”

    然后张天浩便开着汽车重新向着家里的方向而去,而钱军小孙三人也跟着他回了家,算是直接保护他的安全了。

    ……

    北平城西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子里,老柳坐在老秦面前,看着面前的老秦,脸色也有些严肃的说道:“老秦,还是出事了!”

    “老柳,什么事情,让你亲自跑一趟,你不知道这是违反组织纪律的吗?”

    “我也不想啊,三件事情,而且都是非常紧急的,我不得不亲自跑一趟,不然可能会害死我们的那位‘’先生了。”

    “这么严重?”老秦也是一愣,然后有些疑惑的看着老柳,脸色变得非常严肃,甚至喝水的大碗了放了下来,身体也坐得更加正了一些。

    毕竟老柳说的是三件要命的事情,以他对老柳的了解,老柳不是一个随意说谎的人。

    “好,我有心理准备,你说吧?”

    “第一件事情,货郎的事情已经被特务知道了,而且他在上午见面的时候,直接告诉我,很可能是从我们这里,或者是我们的上级那里泄漏出去的,整个北平都在查进入的货物。而昨天让我们去查那个姓吴的也死了。”

    “什么,消息泄漏了,怎么可能?我这里……”老秦还想说什么,马上便明白过来,说再说也没有用了,泄漏就是泄漏了,而且他也收到了消息,整个北平城内对所有商家的货物进行排查。

    这种泄漏已经成了事实,这不得不让他多想,甚至现在被证实。

    “这事情,我会进一步排查,你放心!”

    “第二件事,便是让我转告你一句话:枪下亡魂赶快转移,越远越好!”

    “枪下亡魂!”老秦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毕竟枪下亡魂是什么人,他心里很清楚,便是被张天浩枪击,而重新救下来的同志,这些人现在虽然能下地,但离好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另外,这是暗示他要立刻转移。

    “就这句话,别的有没有多说?”

    “没有,只是叫你快点!”

    枪下亡魂之人最可能威胁到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张天浩,而针对这个神秘的“”,再结合这句话,他基本上已经猜得*不离十。

    加上这个神秘的货郎,一想到这里,他马上便明白了这个人是谁。

    一直以来,他都不明白,张天浩为什么要帮他们,甚至可能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灾,现在看来,张天浩的身份基本上已经揭开了,很可能是他们的人。

    毕竟有些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再把他跟张天浩在一起的事情理一理,他便已经全部明白了,无论是丁萱萱,还是周楚怡,或者是以前的老范,或者是亲自动手枪毙他们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他保护,或者是救人。

    他的脸上也微微流露出了震惊,毕竟一旦谜底被揭开,让他自己也想不到。

    “第二件事情只能你知我知,不可以让第三人知道,这是组织的命令,老柳,知道吗?”

    “我知道了!只是这位同志现在的处境好像不大妙,他还跟我报怨来着的。”老柳也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到像是他的风格。说说第三件事情吧?”

    “第三件事情,便是我们请他帮忙的事情,只是他说这熟铜数量有点儿多,而且在冀东,想要去处理,有点儿麻烦,但他已经打算过去了,只是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而已!”

    “这个不用担心,我相信他一定有办法过去的,只是他过去的时候,我们便不用多问了,但记住,此事到此为止,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出任何的信息,还有,当他再一次联系你的时候,所有的见面口令,暗语全部失效。”

    “我知道了!”老柳也知道,这种一次性的消息,只能使用一次,不可能再多的。

    “行,你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的!”老秦想了一下,然后便对老柳说道,“另外,你不要随意再跑过来了,太明显了。”

    “我知道!”

    老柳拿起自己的报,便离开了这个小营村,往城里赶去。

    就在老柳离开的时候,老秦的脸色大变,毕竟坏事一件接着一件,根本不给他机会,而且还有人去刺杀张天浩。

    他不希望自己的人受伤,同样更不希望张天浩出现受伤,否则都将是一场灾难,不光是对他的同志,更是对他的组织,老大姐的话,他还记得清清楚楚,现在更想到了这个神秘人是张天浩,他的心里便是一阵的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