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青年在听到了李春生在吉林路67号之后,顿时大喜,还不忘警告那个算命的一声,便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与此同时,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不远处,多了两个青年,只是两个青年一个是拉车的,一个是坐车的。

    “队长,看样子,这两个小偷还是知道一些东西的!”那个拉车的不接不慢跟着两个小偷,一脸开心地说道。

    “傻子才不知道呢,两个北平城在街面上混的,有几个不知道的,除非真是傻子。”宁涛直接瞪了拉车的小虎一眼,冷冷的笑着说道。

    “可惜,这两个自己找死怪不了别人,竟然偷到老大的头上来了!”

    “行了,小心一点,别跟丢了!”

    “这你放心,老大已经教过我们不少,再跟丢了,我都不好意思去见老大。”小虎嘿嘿的一笑,然后又慢跑起来。

    在没有遇到张天浩召募他们之前,小虎便是一个拉车的,而且是替别人拉车的,那个时间,他多么喜欢自己有一辆黄包车。

    可是后来在遇到张天浩之后,便再也没有那种念头,而拉车也成了他一项用来掩饰的职业。平时都不怎么出车。

    以前吃了上顿,都发愁下一顿怎么办,现在到是好了,家里都有不少的余钱,连家都买了一个不大的房子,相比较而言,他们过得更好了。

    家人不愁生计,孩子还送去了读书。

    对于张天浩的感激,可以说是发自内心的。

    当兵吃粮,本来就是这样的,可从来没有人给他们开出这么高的待遇。

    “看,他们去了三河堂!”

    小虎把车子停在不远处,然后便看到了两个小偷直接进了三河堂,便把车子停在一边开始等了起来。

    半小时后,两人一脸兴奋的走出了三河堂,眼中的喜悦更是喜上眉梢,好像害怕别人看不出来一样。

    “看来,他们把消息卖给了三河堂!”

    “嗯,走,跟上,现在他们已经没有用了!”宁涛淡淡的看了一下前面的两个小偷,便让小虎把车子拉上,跑过去。

    很快,两人紧紧的跟着两个小偷,在一个转角处,宁涛直接下车,拉在两人的前面,还没有等到两人说多说什么。

    宁涛和小虎已经一前一后走过去,手中多了一把匕首,直接抹断了两人的脖子。

    “走!”

    看了看四周,还没有什么人看到,便重新坐上了黄包车,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消失在这一条小巷口。

    十分钟后,便有一个行人经过才发现这里有两具尸体,直接报了警。

    ……

    “喝,大哥,我警你,这几年来,都是大哥照顾,要不是大哥,我还在西昌小地方混呢,大哥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敬你,你随意,*了!”

    张天浩把酒杯举起来,走到徐钥前的身边,大声地说道。

    “天浩,我们兄弟俩能活下来也不容易,以后还要相互扶持,还要各位精诚团结,来,大家一起干了这杯酒,毕竟今天是元旦。”

    “感谢主任,我们一起敬主任!干了!”

    “感谢主任,相信在主任的带领下,我们会再创辉煌!”

    “主任,有你在,我们便有了定心丸,我们敬主任。”

    徐钥前笑呵呵地看着手下一群中层,也拿起酒杯,兴奋得喝了这一杯酒。

    这两三个月来,他可以说是用尽心力,好不容易把这一群人收服,建立他的,可以说是真不容易,从斗争杀了沈知和,到后来的夏奕,再到夏奕手下的小队长,那一样不要他操心。

    勾心斗角,才有了他的今天。

    他的手段如果软一软,或者说是没有张天浩的帮助,他早已经被人吃得死死的,虽然他是一个中校,站里还有三个中校,可他这个中校是主任,其他人只是一个科室科长之类的。中间的差别可想而知。

    “今天放开来喝,我到这里也没有全站的兄弟们吃过饭,天浩这一次可是圆了我很长时间的心意,大家别气,吃菜!”

    “卖汤圆,卖汤圆嘞!”

    就在他们在这里喝酒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几声卖汤圆的声音,然后又向着远处而去。

    正喝着酒的张天浩耳朵微微动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拿起酒,向着其他开始敬酒。心里的那份开心更是浓了几分。

    整个酒宴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吃到了下午三点多,可以说今天的一天,整个站里的工作,下午别想再干事情了,大部分人都醉了,即使是没醉的,也是酒意上头。

    更不要说张天浩他们,也是一个个醉得快要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大哥,我让人送你回去!”

    “行,我也累了!”

    很快,一行人便纷纷回家,而张天浩也直接招了一辆黄包车直接拉着他向家的方而去。

    拉车的不是别人,而是小虎,他知道今天肯定要喝不少酒,便提前让小虎和宁涛他们几个在四周随时听他的调遣。

    另外,最重要的是还是保护他,毕竟酒喝多了,还是有点儿反应迟顿的。

    ……

    “啊,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我帮你去煮一杯醒酒茶!”

    看到张天浩整个人都如同醉鬼一样,被人送回家,陈萱也是一愣,便扶着张天浩扔到了床上。

    只是张天浩那紧绷的神经,在到家后,也完全放松下来,那酒意瞬间上涌,双眼都有些发花,醉意更浓了。

    “别走,我难受,我难受!”

    无意识抓住了陈萱的手,然后把陈萱直接拉了过去,一起倒在了床上。

    “放开我,我给你去倒茶!”

    “小虎子,来,把你大哥哥抬起来。”

    只是小虎子他们看到张天浩拉着陈萱倒在床上,一个个眨巴眨巴了几下眼睛,便笑着跑出去了。

    十来岁的孩子,早已经懂事,有些事情不用说,他们还是懂的。

    “别走啊!”

    可是听到喊声地孩子早已经跑得没影了。气得陈萱使劲推向张天浩,结果还是没有推动,甚至被醉酒的张天浩一个翻身压到了身下。

    接着便闻到了浓浓的酒味和那淡淡的呼噜声,气得她想要推开,可怎么也推不开,只能咬牙切齿的瞪着张天浩。

    “*,*,给你起来,让我离开,孩子们要笑话的!”

    可是她的声音,张天浩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早已经睡着了,而且她的力气并不大,根本没有推动张天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