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分钟后,便看到了一身旗袍的陈萱从房间里走出来,让张天浩的眼前也不由得一亮,虽然她的身高并不是那么高。

    可穿上旗袍的确是让他眼前一亮,至少说这一旗袍穿在她身上,便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好像是从江南水乡走出来的一般。

    要不是她脸上那张人皮面具显得有些三十多岁外,绝对是给我一种清新的感觉。

    即使是这样,张天浩的眼前也为之一亮,让他足足呆了十来秒钟。

    “真好看!”

    “来,我再看!”

    张天浩走过去,上下看了看,然后便笑了起来。

    “陈萱,你是不是出生在江南,我感觉到你好像从江南水乡走出来的美女,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少爷,你又取笑我了。”陈萱一听,特别是张天浩刚才呆呆的看着她,便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

    “过来,我再看看,这张人皮面具也拿了吧,我好好看看你的脸!”

    一提到脸,陈萱的眼神便为之一暗,那张已经丑到了极点的脸,她都不知道多少次为之伤心了。

    “我……”

    “没事,这一段时间,我去问问,看看能不能整一下容,可惜现在没有这样的技术,但我还是想帮你试试,可能会有些时间长。”

    毕竟他只是一个手术上的二把刀,前世为了应对各种情况,他可以假扮任何人,医生,杀手,浪子,*,甚至……

    张天浩轻轻的揭开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看着两个被烙铁烙上的皮肤,虽然好了,可两个可怕的坏死皮肤却留在在那里了,看起来,相当的难看。

    “少爷,我,我真的能恢复吗?”

    “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保证给你最好的治疗,再说这是你的军功章,虽然我不能保证你完全恢复,但至少比现在要好很从,年后的吧,为你这治疗脸,我需要准备大量的东西。而且全要依靠国外进口,光是那种特殊的线,需要想办法慢慢来。”

    张天浩点头,而且表情相当认真。

    陈萱一想,也不由得点了点头,毕竟张天浩能救她,而且是从死亡线上把她救下来,至少说医学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实力的。

    “另外,我要到医院去实力一段时间,毕竟我时间长了没有去做手术,对于手术有些陌生,不可能一下子帮你做手术,而且这个是一个更加细致的手术,不是一时两时能完成的。”

    “少爷,我让你费心了!”

    眼泪早已经流了下来,甚至直接抱着张天浩大声地哭了起来,毕竟脸伤将是她永远的痛,让她极度的自卑。

    “哭吧,想哭便吧,我知道你憋在心里已经很长时间了,哭出来,你也许会好受一点。”

    “少爷,呜呜呜!”陈萱一听,哭得更加大声了,抱着张天浩,长时间压抑着的苦闷心情更是哭得更加伤心了。

    张天浩也是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何洪涛他们下如此的狠手,毕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容貌可以说是她们的门面。

    足足哭了半小时,陈萱也直接哭累了,甚至哭得睡着了,即使是睡着了,还哭得一抽一抽的。

    看着抱着他睡着的陈萱,他也只能是一阵苦笑,直接把她抱到了她的床上,让她睡下,脱下她的鞋子,盖上被子。

    “唉,你的丫头还不错,遇到了我,可惜,谁又没有伤心事呢。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认,这种痛苦,又有谁没有经历过呢。”

    重新关上她房间的灯,然后退了她的房间,缓缓的关上了房门。

    就在房门关上的时候,本来已经睡着的陈萱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在黑暗之中,看向那关上的房门,她的嘴角不知何时多了一抹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出现的笑容。

    ……

    北米巷后面一个二楼楼上,秦有德坐在那里,而他的对面也同样坐着一个人,脸色有些难看。

    “老秦,别叹气了,谁能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我们的人是怎么被发现的,现在已经有十几位同志被抓或被杀,我真安排人一下排查。”对面的一个中年人也叹了一口气。

    “另外,我怀疑我们的委员当中有投敌之人,毕竟这些人并不是直接关联的,看似杂乱,可很好的隐藏起来,让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是谁出卖了我们。”

    “是啊,我也是很好奇,连我家都被特务发现了,小徐好像也死了,可以说,跟我联系的,可是没有几个,除去小徐会送情报外,只有那么几个人。再说,三山报社的事情,以及柳家巷,树山书店,小营胡同,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地方都是我们委员所在地方。”

    “要不是我运气好,有任务在身,那我也可能栽在里面了。”

    “是啊,上一次委员都没有损失这么多,只是有老任不幸牺牲,现在一下子失去三个委员,加上一个重要机构,三山报社,可以说这一次损失太大了。”中年人叹了一口气。

    “老秦,现在你已经被通辑了,你有什么打算,我安排你离开吧!”

    “是啊,我现在还真要离开了,整个北平都已经乱成一团,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跟你说,李春生夫妇,你知道吗?”

    “知道,现在满大街都在找这两个人,跟我们有关系吗?”

    “书记啊,他们是我们的人,他们带着重要的任务,百万美金用来支援我们党的,可问题是,两人都失踪了,上级给我的任务,我又没有能力完成,只能拜托你,毕竟此事再保密也没有用了。人都失踪了。”

    “百万美金!”

    中年人也是一惊,整个人都有些吃惊得站了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没有收到通知!”

    “书记,这是上级给我的任务,毕竟我们组织在北平另一个同志,不是我们线上的同志准备接头的,结果特别联络员也被杀了,直接联系到了我,本来处于保密当中,现在只能求助你,发动人员,看看能不能找出这两个人。”

    “现在满大街都在找,多我们的人,也不奇怪。”

    “原来是这样,我说今天街上怎么多了那么多的,连帮派分子,警察,特务都出来了,原来是找他们。”中年人叹了一口气。

    “如果找到了,怎么跟上级联系?”

    “一个是死信箱,在这里画一个图案,然后把消息放到这里,另外,以后上级有什么通知,会通过这一个信箱给你传递消息,这两位同志属于绝密,连我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而且他们的身份特殊,不能跟我们见面,直属中央。”

    “他们两个属一个情报小组?”

    “是的,他们两人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两人的任务太重要了,而且是直通中央的。当然如果他们有需要你们帮助的时候,请尽力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