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钥前看了看时间,放下了筷子,才笑着说道:“走,差不多了!”

    “行!”

    张天浩也跟着放下了筷站了起来,看向徐钥前。

    “三山报社,那里是一个红党的据点,现在你带着两个小队去抓捕,反抗者格杀勿论。”他立刻大声地吩咐道。

    “是!”

    张天浩转身向外面走去,神情严肃,但眼神平静,只是比起前身来说,却少了兴奋,甚至多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刚才蒋雨蓉的汇报,已经让他感觉到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了。就这两天在六国饭店那边的活动,竟然让人追查到了这么多的地方。

    六死四被捕,至于其他的,还不知道。

    走到了外面,便看到了李成虎已经带着手下站在院子中等待着他到来,甚至一个个都已经上车,除了前面的张天浩的那辆轿车等着他。

    他看了看外面的车子,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扫一眼,便看到后面有一辆大卡车,上面至少坐了两个小队的人员。

    “头,你可以上车,现在可以出发了吗?”李成虎跑过来,小声地询问道。

    “出发,三山报社!”

    “是!”

    李成虎应了一声,立刻拉开前面的副驾驶,对着钱军说了一声,整个车子便向着站外驶去,甚至速度也不是那么快。

    不知何时,天空竟然下起了小雪,小雪缓缓的打在轿车上,洒在地面上,好像要把整个大地都盖起来。

    “小钱,这是今天的第几场雪了?”

    “头,不知道,好像下了好几次了,怎么了?”钱军有些疑惑的问道,同时一边小心的开着轿车。

    “这是第四次,每一次下雪,便是一场灾难,便是一场红党的灾难,对我们来着,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每一次下雪,总是要染上一些红党的鲜血,这地下党什么时候能抓完?”

    “头,你这事啊,好像上一次还是学生运动的时候下雪的,那几天,也有不少人鲜血了,李队长应该清楚吧?”钱军想了一下,好像明白过来。

    “呵呵!”

    李成虎笑了笑,转眼便已经到了三山报社门前。

    张天浩坐在轿车上面,看着前面的三山报社的牌子,脸色也变得一冷,对着前面的李成虎说道:“下车,去抓人,一个也别放过。”

    “是!”

    李成虎应了一声,然后便推开了车门下车,而后在的两个小队下车,便看到李成虎领着人直接冲了进去。

    此时的三山报社,所有人都已经上班,一个个编辑或者是工作人员根本不知道,马上将人面临着灭顶之灾。

    “啪啪啪!”

    “特务来抓人了!”

    “特务来了,特务来了!”

    “啪啪啪!”

    随着上面有人叫喊起来,便听到了上面传来了阵阵的枪声。

    张天浩轻轻的抽出一支烟,然后拿出一根火柴点了起来,轻轻的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抬头看向二楼方向。

    “咔嚓!”

    便听到了上面传来了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吸收了他的目光,就在他一抬头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身影直接从二楼摔了下来。

    同时他的身体上也出现了一个重重的血洞,人在半空中,便已经没有多少的动作了。

    “啪!”

    那尸体直接砸在他车子的前面几米处,或者是说是直接砸在他身前的几米处,直接溅起了几点血花飞溅到了他的衣服上面。

    还带着几点泥水,一起落到了他的身前。

    可他却没有一丝的感觉,目光紧紧的盯着这具尸体,也微微有些吃惊。

    因为他看到的这个人,竟然是一个中年女人,大约有四十多岁的样子,相对而言,此时的她至少说一个孩子,或者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

    “头,这是……”这时,钱军也下车,看着面前的尸体,脸色也有些难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认识?”

    “嗯,是我家不远处的田馥香,我母亲生病的时候,她还帮我过我们家,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是一个地下党,我们那一片的人,不少人都受到他的恩惠,她是一个好人!”钱军走过来,看着面前尸体的脸,脸色也有些不大好看。

    张天浩一听,转过头来,便是一个脑袋瓜子。

    “脑子进水了吗,你想死,是不是,这话也敢说,你不怕别人把你抓起来,说你通匪吗,以后任何时候都不允许讲这类的话,听到没有。”

    钱军直接一声哎呀,马上便明白了张天浩的意思,脸色也是一红,看了看这位田大姐,便在那里不说话了。

    “轰!”

    就在这时,两人便听到了楼上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显然是有手雷或者是手榴弹爆炸了,那窗户上的玻璃也直接被震得破碎四溅。

    “该死的*,连手雷都有了,快蹲下!”

    张天浩直接躲到了车子的另一边,并蹲了下来,更是深吸一口气,低声地骂了起来。

    同时更是拉了一把钱军,并把他的头按了下去,接着便看到了无数的碎玻璃从他们的头顶上方飞落下来,砸在轿车上面,发出叮叮作响。

    “你小子不要命,这些该死的玻璃可是会要人命的。”

    张天浩等到外面的玻璃不再飞溅的时候,他才站起来,直接骂了几句,看向上面的那已经全部破碎的户。

    “这个李成虎,特么的,做事成事不足,就抓几个地下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

    接着,便看到了一群人灰头土脸的从楼上下来,甚至还有人背着伤员从上面下来,直接跑向张天浩这里。

    “对不起,科长,我们失手了,出现了三个伤亡,抓了两个,其他全部被杀,一共五个地下党,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有手雷。”

    “没有想到,什么叫没有想到,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还伤亡三个,他们才几个人,脑子啊,李成虎,回去给我好好的想想失败在什么地方。送伤员去救治,第三小队留下来收拾残局,找出地下党的文件,其他收队!”

    “是!”

    接着张天浩看了没有看李成虎那黑的脸,毕竟这一次他带队失败了,或者是损失有点儿太大了。

    “钱军,开车,我们回去!”

    说完,张天浩便又回头望了一眼那三山报社,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坐到车上便微微闭上眼睛,思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