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秦筱竹对张天浩的不断叙述,张天浩也不由得苦笑起来。

    “唉!”

    他一声轻叹,早知道她们这样,也不用她们过来了,真是麻烦,百万美金,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一半是送他的去购买大量物资的!没有想到,转了半天,又转到他这里来了,真是有意思。

    “你,你是那个货郎?”

    “你便是那个货郎?”秦筱竹一听张天浩的语气,马上便震惊起来,几乎不敢相信张天浩的话,瞪大了眼睛看着张天浩。

    “货郎,什么时候给我起了一个这样的代号,我自己都不知道,但如果说那些货送过去,我还是知道的。”

    他在心里不由得念叨了一句,然后看向秦筱竹,想要知道这是为什么。

    可是他并没有看出秦筱竹有什么特别的反映,甚至并不知道秦筱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对了,我们这一次过来,并不是纯粹的钱,其中一半是药品,准备送过去,准备到北平联系货郎,而且另一半的钱准备送给货郎的。”

    “药品,一百箱药品!数量有点儿太大了,到现在我们也没有跟商船联系,等到北平联系你,再把药品送上岸,运到西边去。”

    “一百箱,真不是一个小数目,甚至连火车都要一节车皮,不是什么人都能调动的,看似不多,不过,一百箱药品好像不值五十万美金吧?”

    “是的,这是第一批,还有第二批,第三批……”

    “好吧,今天你先休息一下,我会安排你离开这里,另外,那笔钱便放在你们那里吧,钱别送了,不要给我了,没钱,我自己会想办法。”张天浩想了想,然后才淡淡地说道。

    “你不要钱?”

    “钱多钱少都没有多少的区别,等以后再说吧,我这个人对钱实在是没有多大的兴趣,所有的钱都为党作贡献吧。”张天浩淡淡地说道,然后便指了指房间里的一些粮食和炉子,轻声地说道。

    “你在这里先住着,这里有粮食,而且这里有不少的旧衣服,我都已经收拾好了,你自己换吧,另外,出去化妆,别让人看出来,现在大街上至少有两千人在找你。”

    “有没有电台,我准备跟上面汇报一下,我是报务员!”秦筱竹看着张天浩要离开,也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声地询问道。

    “行,我车里有,你等我十分钟,你准备一下电码,不要提我的名字!”

    十分钟后,张天浩提着一个小箱子上面,直接放到了她的面前,看着她把电码发完,然后又等了一会儿,才接到了电码。

    “行了,多谢你了,没有问题!”

    “那行,记住的我话,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早上送你上火车,去天津,接下来你知道你应该怎么做了,不过你要准备一封信,毕竟到时候见你的丈夫,他会明白你安全离开了。”

    “那好!等我们再见时,我会给你准备好!”

    ……

    随着张天浩离开,秦筱竹才有时间来梳理一下刚才与张天浩见面的过程,以及两人之间的谈话。

    又拿起了那份电文,仔细的看了看,这一份电文,直接让她等了超过半个小时,才收到回复,显然她也是没有想到。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询问只有两个字符:??。

    她问的电文是询问是否可以与货郎直接联系,而且告诉上级她与货郎无意中联系上了。

    ……

    那个小院内,几个人看着敞开的大门,甚至看着血迹斑斑的地下室以及被硬生生断掉的绳子,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找,立刻给我找,要把她给我找出来,否则我们都会为之陪命。”那小队长看着早已经消失不见的秦筱竹,几乎直接骂娘了。

    “该死的,都是你们喝酒误事,没关系,没关系,现在人跑了,给我去找!”

    “队长,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个娘们对自己这么狠啊,她竟然这么厉害。我们立刻出去找,立刻出去找!”看到那小队长连枪都抽出来了,他立刻改口,然后便向外面跑去。

    小队长看着跑出去的队员,几乎气得快要*了,多少年都不一定会遇到这种情况,现在半夜人跑没影了。

    走进屋里,拿起电话直接拨了出去。

    “站长,出事了,那娘们跑了!”

    “跑了,你们干什么吃的,是不是没有脑子啊,一个小队的人竟然看个女人都看丢了,你们的脑袋是不是也想搬家,给我找,立刻给我找,找不到,你们把自己的脑袋给我送过来,听到没有。”

    周世光几乎是直接对着这个小队长吼了起来,好不容易把人搞出来,现在人丢了,他怎么交待。

    “站长,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她受伤了,一定会去找医院,或者诊所,再说她人生地不熟的,只要走到外面一定会被人发现的。”

    “你是猪脑子吗,现在全城都在找他们夫妻两个,谁不眼红,现在给我全力去找,找不到自己提头来见我,听到了吗?”

    周世光直接对着电话又是一阵的大吼,然后直接把电话给挂断,差点儿直接摔了。

    “周站长,发生什么事情了,生这么大的气?”

    “还能是什么事情,人丢了,一个个全是废物,全是特么的饭桶,真是气死了。”

    陈敏一听,整个人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甚至连他也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利用机会,花了不少钱才得到这样一个机会,现在到好,人丢了。

    陈敏的眼中也是闪过一阵的杀机,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忍不住询问道:“是怎么丢的,什么时候丢的,现在什么情况?”

    “黎明的时候,也就是警察搜查过后丢的,而且那个时候好像警察还没有走远,人受伤了,是自己把绳子磨断的,估计走不了多远。”

    “走不了多远,周站长,建议你现在立刻派出所有人都去找,现在整个北平都在找她们夫妻,你说,如果被别人找到了,后果是什么,你应该清楚吧?”

    “我知道,已经安排人去找了,该死的钱春江,我要毙了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我也出去找一找,该死的*,该死的*!”

    “是啊,该死的*!”陈敏咬牙切齿,可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在全市范围内找,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