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平某个堂口中。

    “朱爷,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这个李春生带着百万美金来的,准备送于地下党,相信我们在座的不少兄弟已经从一些人手中得到了消息。”一个四十多岁,身穿长袍的师爷站在堂中,轻声地说道。

    百万美金,即使是他们刚刚听到,呼吸也为之一滞,那可不是小钱,就是他们这些人全部家长加起来,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钱、

    “今天,朱爷召集各个堂口的兄弟,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抢了这一笔钱,朱爷留下两成,其他八成,正好八个堂口平分,而且到时候好个堂口立下大功,朱爷说了,再给他三条街。”

    “咝咝咝!”

    “咝!”

    有些人也是才听到这样的话,毕竟这样的消息,实在是让他们都为之一顿。

    几乎在瞬间,他们的眼中便冒出了无数的小星星,这些都是钱啊,百万美金,即使是只有一成,那也是比他们不少人全部的身价加起来都要多得多了。

    要知道,这里的这么多人,能拿出三万美金现金的都不多,更别说十万,他们的钱多数都是资产,而且都是不动产。

    说起来,钱,他们是有,但绝对没有这么多的现金。

    “师爷,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那个卖消息的人,朱爷足足花了五千大洋才买下来的,本来朱爷想一个人干的,但想到了兄弟们,毕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那师爷笑着正了正自己的蛋子,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笑着解释起来。

    “当然,现在如果那位兄弟不想要这么一笔钱的,可以退出,朱爷也不会怪罪你们,毕竟人各有志,这不是强行让兄弟们冒险的。一旦我们真的行动了,可能会得罪许多人,政府,军统,中统,甚至还有可能日本人,不对,一定有日本人,我们的兄弟也发现在那里有日本人的出没。”

    所有人又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毕竟盯着的人太多了,而且力量相当的强大,无论是那一个方面的,都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有钱拿,但没命花,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知道各位有这样那样的担心,但这一次朱爷也说了,为了这一笔钱,只要跟着干的,朱爷也想到了退路,在得到这一笔钱的时候,会直接转到香港去,即使是这些人再怎么厉害,还不是一样鞭长莫及。”

    “如果反正有了这一笔钱,到什么地方不是一样过太平日子。只要到时候把手中的产业一处理,天涯海角,都可以去。”

    大厅内只有十个人,八个各堂的堂主也是一愣,马上便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朱爷,*了!”

    “我也干了!”

    “干!”

    很快,大厅内的所有人都目光闪动之间,决定干了,大不了离开北平到其他地方去发展罢了。

    ……

    日本大使馆内,竹下大使听着手下的汇报,眼中也同样闪过了一丝的凶光,低声地喝道:“你们继续给我盯着,决不能让这一笔钱落到中国人的手中,这一笔钱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它将是我们用来征服这个中国的武器。”

    “现在我命令,这一次的计划叫蝎计划,全力调我们的人手,同时与天津的土肥圆大佐一起,拿下这个李春生,而且钱必须是到我们的手里。”

    “嗨!”

    ……

    北茂商行的后院内,老秦看着这几个及时召集过来的小组成员,一脸严肃的说道:“同志们,现在有一个很严峻的问题,那便是李春生同志他们二人回国,他们带着任务回到了国内,想要支援我们。”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夫妻二人因为一些事情,已经被无数的势力盯上了,因为我收已经收到了上级的消息,他带着百万美金来支援我党。”

    “在我们得到消息的同时,还有许多的势力得到了同样的消息,也就是说我们的消息已经走漏了。”

    “那是我们的百万美金,是支援我党工作的资金,我们不能任由其他人夺走这一笔资金,我们必须保质保量的完成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不折不扣的完成它。同时更要保护好李春生同志夫妇的生命。”

    “同志们,这已经不仅仅是我们同志的事情,更是组织对我们的能力的一次重大考验,如果我们完不成任务,那么,昨天晚上去接头的秦同志也将白白的牺牲!”

    “现在组织需要你们,需要你们,下面我开始安排人员以及行动方案,请所有人做好准备,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更要拿回属于我们的资金。”

    “是!”

    ……

    几乎就如张天浩所想的一样,北平市牛鬼蛇神几乎是全部出动了,而且大量的人员涌入北平的六国饭店,即使是有着六国的名头,也让许多人为了金钱而拼命涌入其中。

    金钱让人眼红,更何况有足够的金钱呢、

    本来六国饭店便是一个比较安全的饭店,更是各国名流喜欢进入的饭店,一时间,整个六国饭店的房更是人满为患。

    当张天浩再一次来到了六国饭店的时候,才发现六国饭店这里更加的热闹了,凭空多了一支保镖来保护六国饭店的安全问题。

    看到张天浩走了进去,一个服务员便走了过来,小声地在张天浩身边说道:“张科长,一楼的更衣室见!”

    然后她跟张天浩说过之后,好像与张天浩只是一个错身而已,便又离开了张天浩。

    而张天浩的脸色不变,但显然他已经发现这里的一些情况,没有想到,他的暗手还是给他传来了最新的消息。

    张天浩看了一眼跟在他手面的钱军,淡淡地说道:“钱军,你先去我的房间,我马上上去,同时给我通知何湘江他们,都给我小心一点,别把自己的脑袋给玩掉了。”

    “是!”

    看着大厅之中坐着的不少人,他也只是扫了一眼,好像没有看见一样,继续向着一楼的楼梯那边走去,而不是走电梯。

    在经过了那个小小的拐角之处后,他打量了一下四周,便一个转身,推开了那间更衣间,准备进去。

    就在这时,一个背影直接出现在更衣间里,让张天浩也是一愣,然后就在开门惊动对方的时候,张天浩一步迈出,直接把他的帽子往下一压,同时速度极快的冲了过去。

    就在对方还转过头来,看到一个黑影冲进来的时候,便要向外逃离。

    张天浩马上便明白过来,对方跟他一样,想要闯进更衣室里,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显然对方也不是一般人。

    “是你!”

    “是你!”

    两人几乎同时一声惊呼,谁也没有想到,会遇到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