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再一次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四周依然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任何行人,就连他家也是一片的黑暗。

    如同往常一样,直接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中,然后小心的检查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并没有什么人,或者是东西经过他这里。

    看着门口那一张小小的纸片还在那里,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就在张天浩这里离开秦氏玉石店的时候,老秦也同样离开了这里,向着百味书屋方而去,那里,秦知月还在等着他的到来,甚至还要这一结果。

    他只是负责收集,至于接下来,便不是他的事情了。

    秦知月拿到了时间,口令,地址之后,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认真的说道:“太感谢北平的同志们了,这一次我会向上级汇报此事的。另外,明天任务的时候,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再帮我一把,我怀疑这一次的行动,是我们的人泄漏了消息。”

    “不用了,这事情就这样吧,我也先行离开了。”老秦并没有耽搁,还是快速离开了百味书院。

    秦知月看着远去的老秦,也点点头,接着,她便如同往常一样,直接倒下去睡觉。

    第二天,张天浩带丰一丝的满意,在家里吃了一个简单的早饭,便开始向着党务处而去,今天又将是一个忙碌的一天。

    “大哥,我是天浩,我想请一天假去一趟天津,有一批货要我亲自去一趟,晚上回来。”

    “你去天津,今天还有事情要你去做呢?能不能晚一点去?明天不行吗?”徐钥前看着面前的张天浩,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行啊,是一个德国人,他们跟我做了一批走私货,是一部分珍贵药品,这东西精贵着呢,我不去不行,别人去,我也不放心!”

    “药品,什么药品,这么精贵?”

    徐钥前的心里一阵的疑惑,看向张天浩,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的精光。

    “实验室药品,叫盘宁西林,十五万单位的,这种药比起磺胺来说,效果更好,一边的肺结核都有一定的效果,更别说他没有副作用。”

    “消炎药?”

    “是的,我上一次听人说过,只是价格太贵,三千五百美元一支,我请人带了二十支!别人去,我也不大放心。”

    “这么贵?”

    “是啊,近七万美金,我能不去吗?”张天浩苦笑一声,然后无奈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去,还真拿不到货。

    “看来你的生意做得挺大的,三千五百美金一支啊,谁用得起!”徐钥前也有些疑惑,甚至脸上都充满了不可思议。

    “大哥,有钱人多的是,比起命来说,或者是说磺胺的副作用来说,这一点也不算什么!”张天浩笑了笑。

    徐钥前知道这些,相对于有钱人来说,这比命还要贵的东西,根本不是钱能卖到的。

    “一万法币啊,接近一万法币,还是成本价,如果你卖出去,至少也有五千美金,一个半大黄鱼啊!”

    “我给你派一个小队过去,你看如何?”

    “那真是太好了,到时候我送大哥两支,这是救命用的特效消炎药,一药下去,基本上不会发生什么感染事情了。”

    实验室的产品,现在已经提纯到了十五万单位,如果再要提高,便有点儿困难了,即使是每天实验那边消息无数的资金也是一样的。

    至于量产,还是很麻烦的,到现在虽然是在玉米上面提纯已经取得成果,但还有一些技术难关没有攻破,但成本已经下来了。

    “对了,晚上尽量赶回来,最好是八点钟之前便赶回来,晚上有一个市政府酒会,要你参加!”

    “好的!”

    接着,张天浩直接让钱军开车,加满了油,以及后面还带着第一小队的八个人直接出发。

    就在张天浩一行人离开的时候,同时,在天津码头,一只从南洋过来的轮也缓缓的驶进了天津的码头。

    上面立刻下来了不少的人,这些人下来之后,便看到了一队保镖直接出现在甲板上面,然后到了船下面。

    接着,便看到了一对黄皮肤的中国人,正手挽着手,出现在甲板上。

    “达令,你看,我们终于到天津了。”

    “是啊,终于到达天津了,都大半个月才到中国,这一路走的,真是累,人都要坐得发慌了。”

    “是啊,达令,走,我们该下船了,也终于到达中国,踏上了自己的国家土地。”这个女人笑了笑,然后挽着另一个中年人缓缓的走下了甲板,而外面的保镖早已经准备好了车子,把两人直接接走。

    ……

    天津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就在李春生夫妇二人刚刚下甲板的时候,便有几个人在不远处看到了他们。

    随后他们的身形一转,一部分人消失在原地。

    与此同时,在北平的周世光办公室里,电话也匆匆的响了起来。

    “站长,李春生夫妇已经到天津,可能一会儿便要离开天津。已经有人把他们的汽车准备好了。”

    “行,跟着他们,别打草惊蛇。”

    “是!”

    电话那头也是一阵的沉浸,同时,耳朵里传来了淡淡的电话盲音。

    ……

    “小钱,我先睡一会儿,累了便休息一会儿,然后再赶路!”

    “好的。”钱军一行人直接向着天津方向赶去,毕竟张天浩这里也有事情,同时最主要的是他要避嫌,防止被人说三道四的,毕竟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不少的人眼皮子底下。

    只要走错一步,即使是徐钥前也不会保护他。更别说其他,更不会放过他。

    他的大脑在快速的运转着,毕竟他不仅仅是到天津来接货,最主要的他还有第三个目的,便是让千重武滕收购的一批极品人参已经到了天津,他要去取。

    虽然不知道怎么的,他还是相当喜欢这些人参的,特别是极品人参,可以让他在无名*下,身体不断的强化。

    这种身体上的强化,使得他也有点儿沉迷,毕竟他很喜欢这种身体越来越强大的感觉。

    两辆车不断的向着天津方向行驶,而张天浩好像是睡着一般,全身放松的坐在轿车后面,而任由钱军开车。

    “头,我们已经开了三个小时,到前面休息一下,行吗?”

    “行,到前面休息一下,换个人来开,你也坐在边上休息一阵子!”张天浩随口说道,同时,更是睁开眼睛,看了看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