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了好一会儿,王彪叫了好几声,才想到了张天浩真的醉了。便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此时的他那里还有什么醉意。

    王彪除了脸色有些发红,外回一身的酒气,便再也没有其他的样子。

    “小虎,开着张科长的车子,把张科长送到家去,张科长喝醉了!”

    “是!”

    两个伙计直接把张天浩架到了车子的后驾驶座位上面,而王彪看着离去的张天浩,眼中也闪过一丝的疑惑。

    毕竟张天浩虽然没事会找他喝酒,这两天情况有点儿不大对劲,便留了一个心眼。

    “姓钱的,是一个合作商人!”

    他心里便在大脑中回忆了一遍,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至于那个红党,所有人都知道的红党,张天浩提都没提。

    “该死的,不会是军统抓的假证件的那一批人吧?”他便是一阵的苦笑,然后便坐上汽车向着西区警察局而去。

    ……

    张天浩很快被小警察直接送到了家里,只是陈萱并不在家,显然按张天浩的要求,去学习做厨艺去了,都学习有一段时间了。

    而小林子他们也去卖报纸或者是香烟去了,他们虽然每天学习一段时间,可还是喜欢在外面混。

    “张科长,张科长,你醒醒,到家了!”

    只是张天浩好像没有知觉一样,任由这个小警察把他架着走进屋子里,然后扔到了床上。

    最后看着张天浩,好像还有一点儿其他想法,可一看张天浩还是那副样子,还是一如既往一样,直接睡得跟死猪差不了多少。

    给张天浩脱了鞋,盖上被子,才走出张天浩的卧室。

    看着桌子上的电话,他才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局长,张科长睡着了,完全醉了过去,你看……”

    “他家的人吗?”

    “没有,只有他一个在家,要不要我看看?”

    “你看看吧,难得一次到张科长家里,但记住,不要乱动任何东西,听到了吗?”

    接下来,这个小警察动作熟练的在张天浩的家里检查起来,而且重点是张天浩的房间以及书房。

    甚至连张天浩的保险柜都打开了,可是里面除了几万块钱外,外加几根金条,便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了。

    至于文件,除了那几本可能是翻过的书外,也就是陈萱翻过的书外,再也没有任何的痕迹,要知道,这些书都是很新的。

    半小时后,小警察才叹了一口气,张天浩家里找了一个遍,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当然是除了钱之外。

    “局长,张科长家里除了几万块钱外,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连党务处的东西都没有,有点儿不大正常!”那小警察也是没有想到,张天浩家里竟然干净到如此的程度。

    “地下室呢,他家里有没有地下室?”

    “局长,都找过了,根本没有发现地下室,前几天他家的院子里还让人刨了种树的,如查有地下室,根本种不下去。”

    小警察回到了房间,又看了一眼正睡得很香的张天浩,嘴角微微上扬,好像对于张天浩有着严重的不屑。

    毕竟张天浩的酒量是不少,两人都喝了三瓶白酒,一瓶半按一般人的量,早已经喝得醉得一塌糊涂。

    但对于王彪这样的酒经考验的人,两瓶都不会那么爬下的。

    小警察看着床上的张天浩,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阵的闪动,看向张天浩,不知怎么多了一股莫名的气息,脸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红了起来。

    好像张天浩身上有着一股莫名的气息在吸引着她似的。

    如果有中药高手在这里,绝对会发现这里的几种植物有点儿与众不同,甚至那种淡淡的清香。

    “不好,这房间里的东西有古怪!”

    小警察直接一咬牙,因为他知道一些东西,现在再闻到房间里的东西之时,这才发现这房间里的东西太古怪了。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天浩在这里设下一个小小的陷阱,而且这个陷阱是他自愿钻进来的。

    “该死的*,该死的*!”

    感受着体内那蠢蠢欲动的冲动,他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着张天浩走了过去。几乎是咬着牙齿,恨恨的想要把张天浩直接给咬死。

    当他再一次脱下衣服的时候,一股淡淡的体香从他的身上传来,很快,那瘦小的身体便出现在房间里面。

    只是他的双眼此时已经是意乱情迷,看向张天浩,如同一个饿狼似的,直接扑了过去。

    半小时后,小警察才缓缓的醒过来,然后才发现她今天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甚至蠢到了把自己都倒贴进去的结果。

    摸出手枪,直接子弹上膛,对着张天浩的脑袋,便要扣动板机,毕竟她真的受伤了,而且是送上门来受伤的。

    “*,你该死!”

    只是最终,她还是放下了手枪,重新穿好衣服,又恢复了原来瘦小警察的样子。

    穿着皮鞋,便站到了床上,抬脚便要向下踩去,很想直接废了张天浩。

    只是张天浩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直接翻了一个身子,然后抱着被子向里一个翻身,脸朝里睡了过去,甚至还不时啧巴了一下嘴巴。

    “你,你*!”

    小警察看着翻过身子的张天浩,气得直接全身发抖。

    可最终还是气乎乎的关好门,离开了张天浩的家里,然后消失在外面。

    就在他关好门离开的时候,张天浩整个人便坐了起来,然后站起来,站到了窗前,望着那关好的大门,嘴角也不由得露出了丝丝的冷笑。

    这一次,他也只是一个试探,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王彪竟然真是军统那边的,原来只是以为是北平市西区的局长而已,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只是这个小警察这么狂野,呵呵!”

    重新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直接把刚才的衣服全部收到了空间指环之中,给整个床上换上了一副新的床单。

    相对于外人来说,他家很容易进来的,但唯一有两个地方是不能同时进,而且呆的时间是不超过两分钟的,否则,后果很严重。

    即使是他自己也不会这么做,更是警告了陈萱,他的书房看书可以进,但他的房间是禁止进入的。

    此身的父亲本身便是一个用药大师,无论是毒药,还是救人,都有着很高的水准,他至少也学了一些皮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