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月知味酒楼,张天浩直接上了二楼,那是钱军订的包厢,然后便有人上来把他迎接进去。

    此时的王彪还没有到,整个房间里的只是摆上了几杯茶。

    “伙计,把菜摆上来吧,一会儿王局长便要到了。”

    “好的!”

    那伙计一听,立刻下去准备了。

    他小心的来到了窗前,轻轻的推开了一条细缝,然后看向下面的人,只是那辆跟踪他的轿车也消失在这条大街上,显然可能是躲在那里等着他出现。

    但他的脸色还是有点儿冰冷,毕竟喜欢跟踪他的,他还是很不满意,不管是什么人。

    他小心的检查了一下整个房间,特别是那监听监测仪,还是没有任何的反映,他便放下心来,然后再一次坐在桌子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咚咚咚!张科长,王局长来了!”

    “来了,那太好了,请王局进来吧!”

    张天浩直接打开大门,便看到了王彪正领着一个小警察已经向二楼走来,正与打开门的张天浩打了一个招面。

    “哈哈哈,王局,大驾光临,里面请!”

    “张科长太气了,你请,兄弟我能不来吗?”说着,他直接对着边上的小警察说了一句,“你去楼下吃饭吧,我跟张科长在这里喝酒。”

    “是!”

    “王局,请!”

    “请!”

    两人双手握了握,也不由得哈哈大笑,同时张天浩对着伙计一招手,让他直接上菜。

    随着菜上齐,伙计退了下去,张天浩才与他开始喝了起来。

    两人直接喝了一会儿,可以说两人喝还得比较开心的。

    “对了,王局,你们西区的警察局听说这一段时间比较热闹?”

    “张科长不知道吗?”王彪一听,也放下了杯子,看着张天浩小声地问道。

    “知道一些,主要是保密的原则,我只感觉到西区的警察有点儿意思了!”

    “看来你们站里对你了瞒着,唉,兄弟我这个警察局长做得有点儿憋屈,谁来都能指责两句,牛鬼蛇神都进来了。”

    “我相信这是真的,听说特别是那看守所里,你们警察,军统,中统都去了,有点儿像是一个爆炸的万花筒啊!”

    “张科长还是一清二楚吗?你们抓了红党,军统那边抓了几个假证件,都要特么的处决,不就是几个假证件吗,还要枪毙,有点儿太过了。”王彪也是开始跟张天浩倒起了苦水。

    “你不知道,那看守所,基本上只连我都有些没有多大办法。”

    “连你也不怎么给面子,这是不是太不把你这个局长放在眼里。”张天浩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对方,也有些不满的说道。

    “那到没有,但我的话不一定管用啊!”

    “唉,王局,原来是这样,看来这军统有点儿太嚣张了吧?”张天浩声音之中带着不少的同情。

    “基实你们中统也差不多,毕竟两个部分的权利都不小心,我这种人,放在其他地方还好一些,但在这里算个屁,甚至连屁都算不上。”

    “该死的*,我回去好好的跟他们说说,到了王局的地盘,给眼睛放得低一点,我还会跟主任说说,这叫什么事情,这不是给我说笑话,不是落人口舌吗?”

    “这到不用,毕竟到时候盯上我,那我更加麻烦,唉!张兄弟,你不知道,老哥我是几头受气,全是大爷,我这小小的局长,在他们的眼里算个屁。”

    “老焦如何,还不一样,说拿下来便拿下了。”王彪直接喝了一杯酒,然后便重重的放下了杯子。

    “啊,老兄,别跟那焦说话,他这种人死一百次都不够,丧尽天良的事情做得太多了,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过了,花子帮的事情,你知道吧,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他不死,谁死!”

    “花子帮的事情,看来老弟你知道一些实情?”

    “实情,几乎我们几个高层都知道,连金局也知道,再说,他们北城区警局做得太过了,老王,你作为西区局长,有些事情做得不能太过,否则,后悔晚矣!”

    张天浩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是喝了一口酒,好像有点儿醉意的样子。

    “做过了?”

    “是啊,给我一条活路,事情不是不能,但不能做绝,就好像是我的货,你也知道,可我的货到了北区,竟然扣了,这叫特么的什么事情,五十九师那里要的东西,我这里只是送货的,你说这种人,没有直接枪毙,都已经幸福的了。”

    张天浩拍了拍,继续说道:“不过,老兄你做事,我还是放心的,真的,至少说给我一线希望,不然早不知道有多少人找你麻烦了。”

    “不过,兄弟啊,弟弟劝你一句,你的位置盯的人比较多,也有不少人盯着你,你狠有时候不够狠,有时候做得太过了,不留一条退路,所以,还是要多小心一些,把一些事情多考虑一下。”

    “啊……”

    王彪没有想到,张天浩会这么说,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可以说无恶不作,但面对张天浩来说,竟然不够,这叫什么事情。

    “还请老弟指教!”

    “老哥,你这话说的,我真的没有那么多指教,我也看你是一人物,跟我比较投缘,不愿意你走我的老路,我以前如果每两天没有受到一次刺杀,那才叫怪事,半年不少于一百多次,有时候一天还会受到四五次刺杀。”

    “这么多!”

    “呵呵,这是我从无数次刺杀中总结出来的经验,生死经验,老兄,还是要小心再小心。要狠,有时候也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一个余地。”

    “多谢老弟了!”

    “别,如果真要谢我,来陪我喝酒,这一段时间忙得头都大了,喝!”

    张天浩摇摇晃晃的喝了起来,两人杯到酒干。

    “对了,老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找老哥?”看着张天浩两个眼睛都开始眯了起来,而王彪的脸色红红的,说话都有些打结。

    “事情,我想想,我想想!”张天浩摇头晃脑起来,好像真的点儿记不得了。

    突然张天浩一拍桌子,大声地说道:“我想起来了,该死的,是那个该死的合作商的,让我找你,看看能不能放一个人,那叫什么名字的,什么来着的。”

    “只要是老哥能做的,绝对放,绝对放!”

    “哦,我想起来了,姓钱,姓钱,对,我喜欢钱,他就姓钱的,好像才被抓了,请老哥……”只是张天浩的话好像没有说完,整个人都往桌肚里一滑。

    “咦,老弟,钱什么,告诉老哥我,不对,人呢?”

    王彪再一次低头一看,才发现张天浩钻到桌肚下面去了,而且发出了阵阵的呼噜声。

    王彪顿时有些惊讶的看着滑到桌肚的张天浩,也有些懵了,竟然张天浩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