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时间指向十点的时候,张天浩和徐钥前两人才向着宋市长一家人提出告别,可以说一顿饭,两方吃得都是相当满意。

    “夫人,你怎么看张天浩这个人?我都让他提条件了,他只是想要一个真实的文凭,一个大学的文凭。这对我来说,好像只是一件小事吧!”

    “对你来说,是一件小事情,对他来说,却是一件难事,他……”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卡住了,毕竟以张天浩的身份和徐钥前的地位,想要一张文凭似乎并不是那么困难的。

    “有心了,真是有心了!”

    “是啊,有心了!”宋市长回到了厅,然后泡了一杯茶,淡淡地说道。

    ……

    “大哥,我提了的问题是不是有点儿不全时宜?”

    “你做得很好,毕竟如果你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会被对方看轻的,而且你的理由很好,给我一种你很孝顺!”徐钥前坐在车后座上面,跟张天浩随意的聊了起来。

    “行了,放心吧,没有事情的,年后可能便会拿到你的毕业证书。”

    “那行。一会儿在前面把我放下吧,我走着回去,顺便看看四周的情况?”他指了指前面的那个十字路口,淡淡的说道。

    “那行,不过你小子要小心一点!毕竟日本人不知怎么老是盯着你不放。连我都有些疑惑。”

    “我那里知道,毕竟我又没有得罪他们,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可能是从我身上打开缺口,收买我吧,毕竟今天晚上跟宋琪聊的时候,她也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只是他们知道我好赌,好玩,甚至好色,或是我前两个方面很克制,后一个方面,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住宿,也没有发现我跟谁之间有过什么,所以……”

    “你小子做得不错,以后保持,不要被人给骗,或者是带歪了。”徐钥前笑了笑,然后便让司机把车停到了前面。

    “行,我先走了,大哥,你们自己小心一点!”

    说完,张天浩便下车,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很快,张天浩的身影便消失在路灯的阴影之中,而且张天浩走的时候还是相当小心。

    他走路专业走路的阴影处走,而不是像正常的时候走路灯下。这是一种本能的习惯。

    九点多,接近十点,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除了偶尔有警察巡逻经过外,便是一片的寂静。

    即使是警察走过,也没有发现阴影中走过的张天浩。

    很快,他便来到了家的不远处,而他家的门口不家一盏路灯,把四周照得还能看得清楚一些。

    一般来说,他家四周只要有人,都能看到。

    只是当他拐过弯,准备向着他家大门方向而去的时候,便看到了离他家大门不远处,一个站在墙角的人正在那里来回的踱步,不时的向着两边望了几眼。

    要不是离他家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张天浩都怀疑是去他家的。

    只是让张天浩有些疑惑,甚至惊讶的是那个人不时望着张天浩家的方向。

    “是谁啊?没事又跑来盯着我,是不是找死!”

    张天浩的心头便是升起一团火,他可是被人盯烦了,都已经好几批人被他给处理了,而且是无声无息的处理了。

    只是当这个人又走回来的时候,张天浩有些无语。

    “这个老秦来找*什么,我跟他好像不是那么熟悉,直接半夜来找我,有没有搞错啊?”

    他直接走了过去,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直接把老秦吓了一跳,毕竟张天浩走到他的身边,完全是悄无声息的,根本没有想到他的身后竟然冒出一个人来。

    “秦老板,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你是人是鬼啊,怎么没有声音?”几乎这话脱口而出,只是说完,他才发现好像有点儿冒失了。

    “是你,怎么知道我来找你!”

    “行了,你跑到我家这里来,我还不知道,是你傻还是你傻啊?”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拉着他直接走到了一个阴影的地方。

    “是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我们一位同志被西城区的警察给抓了,本来是准备撤离的,只是因为一些事情给耽搁,导致了他刚刚到西城门准备出城的时候,带了一把手枪被发现了。现在正关在大牢里。你看看……”

    “我说秦老板,你让我为这事情出现,带枪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你的人被抓,你不会多想想吗,你们上一次参会人员,我们都有照片,几乎是按照寻人,你说呢?”张天浩真的没有什么言语想来说了。

    “现在不是关在警察局吗?”

    “行了,这事情,什么人也帮不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是一个鱼饵,可能是徐钥前在钓鱼吧,他到是想要看看是什么人想要去救他!”张天浩几乎可以肯定这事情是徐钥前的主意。

    毕竟警察那边也在昨天便发了照片,有了照片,自然不会抓错人。

    “是这样?”

    老秦也不是一个笨人,一听到张天浩这么说,便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也不由得吓得冒出一身冷汗过来。

    “你最好让跟他认识的人全部撤离,否则后果很严重,不要以为是什么都能抗住刑具的。你们许多人承受不住,并招供的主要原因便是被屈打成招的。”张天浩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也总算明白为什么徐钥前不让他下去出去的原因了。

    “该死的,我的电话可能因为你们的事情而被监视了,你们要害死我了!”

    “你也地被监视,不可能吧?”老秦的脸色也是一变,疑惑地问道,“你不是跟他是兄弟吗?”

    “兄弟,他生性多疑,不要说你,便是整个站里的人员可能都被监视了,和他呆在一起四年多,他的性格,我还是清楚的。”

    “对不起,这事情是我错了,我现在便离开,还有如果没有必要,我不会来找你,如果你有事情,可以打我电话。”

    “自己走吧,走吧,从这条小巷走吧,到对面那个墙头翻过去,那里不容易有监视,我担心这里有人监视。”

    “这里也有,不可能吧?”

    “不可能,你想错了,我这里不仅时常有日本人监视,还有党务处的人监视,你当我这里是安全地方吗?”他没好气的又瞪了他一眼。

    “行,我知道了,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我怎么找你,看到那边拐过来的路口了吗,在那路口那边的墙上画一个圈,最好是一人多高的位置,我经过会看到的。”他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个拐角。

    “知道了。”

    他直接从这一条小巷子离开,翻过墙头,而张天浩也直接翻了围墙,直接落到了自家的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