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下午,当时间差不多五点多的时候,张天浩坐着黄包车,提着四个菜,一份饭回到了家里。

    “小萱萱,快出来吃饭,该吃饭了。”

    张天浩对着楼上的陈萱大声地叫了起来,好像是在唤小狗一样,脸上还带着一丝的笑意。

    “啊,少爷,我的大少爷,你是在叫小狗吗,我可不是你家的小狗!”

    “哈哈哈,你的卖身契在我这里,你就是我家的小狗,怎么了,是不是很不喜欢?乖,吃饭了。”

    “噗——”即使陈萱想要忍住,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实在是张天浩的声音太具有*性了,就好像是叫小狗,小猫一样的。

    “你,你,你……”

    “你什么你,快点儿吃饭了,不饿吗!”

    “哼!”

    一声冷哼,然后接过了菜直接摆到了桌子上面,又去厨房拿了碗筷。

    “对了,我刚刚吃过,别拿我的,给你带的。”

    ……

    第二天,张天浩去处理了一下站里的事情,便向着北京大学而去,到了学校,他才想起来,好像不少学生已经离开了学校南下,去宣传抗日主张去了。

    而校园里,明显是学生的数量少了许多,甚至看上去有些压抑。

    “原来是张同学,你怎么来上课了?”

    这时,一个知道张天浩身份的老师看着张天浩,声音有点儿阴阳怪气的说道。

    “老师,你好,学生来上课不是很正常吗?”他并没有生气,毕竟他也知道许多人都恨他,甚至气他,毕竟他是一个特务,这一次的行动,张天浩也在中间充满了不光彩的角色。

    “校长请张大科长过去。”

    “好,多谢了!”

    张天浩转身便走,对于这个阴阳怪气的老师,张天浩也只当没有听见,甚至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在这里学习,说是学习,主要是要来混一张文凭的。

    许多的学生看到张天浩,眼神之中都带着一丝怪异的神情,甚至都带着一丝的愤怒,毕竟张天浩,在发生事情,他们可是看到张天浩站在特务那里。

    “咚咚咚!”

    “请进!”

    随着里面的声音传来,张天浩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原来是张大科长,今天怎么想到我们学校来了?请坐,请坐。”

    “谢谢,不知道校长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张天浩也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同时也自己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张科长,找你来呢,是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是大学,是学校,而不是特务机构,而你又在党务处工作,可能有点儿麻烦,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你是不是可以退学,不要再来我们学校上课了。”

    “如果我们直接宣布你退学,到时候你我的面子上也不好看,不是吗?”

    “校长,这是你的意思,也是全校师生的意思吧,看来我这个特务的身份给你们的压力还是太大了,我为你们所做的一切,也是徒劳的,唉!”

    “张科长这是什么意思,好像你没有为我们什么吧,再说,你又不是真的学生,退学还要有那么多的理由吗?”

    “校长,我知道我不是一个正规的学生,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学生,而且身份更是人人憎恶的特务,就是这样身份,让你决定让我自动退学,是吧?”张天浩并没有什么不服气,也没有什么慷慨激昂,更没有什么大吵大闹。

    “是的!”

    校长到是很实在,并没有什么多言语。更没有过多的解释。

    “校长,感谢你的直言,我能否问一下,我可不可以申请毕业?”

    “申请毕业,好像不大可能!你的名声在我们这里,你是知道的。”

    “校长,如果我说,如果不是我,你们的学生可能会受到更多的伤害,如果不是我,你们的学生还关在大牢里,如果不是我,你们将会有更多的学生在那里晚上受到伤害,你信吗?”

    “张科长说笑话了吧!”校长明显不相信,甚至嗤之以鼻。

    “看来校长不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办法,在11号那里出差回来,第一件事情,便是跟各警局的局长,以及党务处打了电话,让他们下手轻一点,毕竟他们都是孩子,也许你不相信,但你可以去打听一下,我说是不是真的。”

    “另外,这些学生如此早的放回来,甚至那些受伤的学生去救治,也是我以私人的关系跟警局的局长打一声招呼,当然我不是想要表功,我知道我的身份,表功没用的,退学还是要退学的。”

    校长点了点头,看向张天浩,并没有说话。

    “说实话,我只是想要一张毕业证书而已,你们不给我,我真的很失望。”张天浩摇摇头,然后看了这个老头一眼。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只是让自己多一点儿面子,或者说是抬高一下自己的身份,总不至于多年以后,被子孙后代说自己是一个文盲吧。毕竟我出生小地方,连学都没有上过一天,全是自学而来的,相信你也明白我的这种心情。”

    “我不在乎这种文凭。也不乎这种身份,可是我的家人在乎,没有办法。”张天浩依然语气平静,并没有什么激动的演讲。

    “我会把你的学费退给你!”

    “不用了,一万美金,对别人来说可能有点儿多,但对我来说,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我这人并没有什么大的追求,一块也过日子,一万块也过日子。感谢校长你收留我,让我没事在这里听了不少的课。”

    “至少说,还是让我很开心的,至少说在你这里,并不担心别人的算计,并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并不想着那复杂的勾心斗角,我也没有什么能给你们留下的,这里有一张支票,算是今年来,我做生意的所有收入了,送给你们,希望我们北京大学的学生过得好一点吧!”

    说着,张天浩从怀中取出了一张支票,七万八千法币,摆到了桌子上面。

    然后张天浩站了起来,认真的给校长鞠了一躬,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校长看着打开门离开的张天浩,显然也没有想到,张天浩会是这样的平静,甚至还留下了一笔钱。

    “对了,校长,我不想我的名字出现在上面,就当是一个莫名的人捐的吧!”

    随着张天浩的声音越来越远,校长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想什么,不过最后还是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显然他也明白,张天浩今天来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可能会被退学,已经有了一个足够的心理准备。

    只是张天浩离开的如此潇洒,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