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待室内,宋涵看着宋市长那憔悴的脸色,以及他抱着的录音机,直接让她听着这样的一段录音,她的心里也是在一阵的冷笑。

    “爹,你这又是何苦呢,我本来就是宋涵,你怎么老是怀疑我?”

    “小涵,不是我怀疑你,而是我们早知道你不是真的小涵,你们姐妹俩区别看起来并不大,但是,你与小涵之间的差别,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我们还不知道吗。”

    “唉,你和小涵的区别,便是在于你们姐妹俩一生下来,便各有一个胎记,你的胎记在左边*上面,那是一个小小的梅花形状,而且是一样的,而真的小涵是在右边的*上。”

    宋涵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张天浩他们一去抓他的时候,宋市长便立刻同意了,虽然舍不得,可最终还是让她来了党务处。

    本来党务处是对党内,而且是对红党的,可谁又能想到,党务处抓起日特来,比起红党还给力。

    现在的宋涵一时间便有点儿抓狂的感觉,甚至看向宋市长,多了几分的陌生。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可你也毕竟是我的女儿,亲生女儿,失去一个,我不想再失去第二个,我们夫妻俩不可能再失去你第二次,所以给你最好的,算是补偿你的。”宋市长那疲惫的声音,还是透露出无尽的伤感。

    “不可能,不可能,我是一个日本人,我怎么会是中国人呢,我不相信,这录音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你骗我。你骗我!”

    此时的宋涵再也绷不住她的表情,所有的希望在这一瞬间直接化为一道泡影,甚至看向宋市长,都带着无尽的咆哮。

    “女儿啊,你以为我真的骗你的吗,张科长已经抓了那个警察局长,现在正关在这里,相信你也明白,他不敢拿这件事情骗我,再说这一件事情,焦宝车已经做了不止一次。”

    “你也听出来了,这其中张科长扮演的角色是什么,相信你也明白的。好好的想想,我先回去有事了。”宋市长直接站起来,头也不会回的往外走去。

    看到宋市长出来,张天浩才小心的把里面的录音机搬出来,看着正在房间里摔东西的宋涵,他也明白这是什么原因。

    “你把这个送给主任,我在这里看着,防止出事情!”

    此时的张天浩最清楚,一个人的信仰一旦崩溃时,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张天浩,这是不是你的阴谋,这是不是你的阴谋,这是不是你的阴谋?”看到张天浩坐在那里,宋涵如同发疯了一样,直接扑向张天浩,甚至大声喝问起来。

    “宋小姐,还请冷静,你认为这样的事情,我敢骗宋市长吗,我有那个胆子吗?要不要我把焦宝车带过来给你问问?录音,你都听了,你怎么会不明白呢,你是不是还有一个所谓的义父?”

    “你的义父教导你,你是日本人,中国人都低*类,甚至你的骨子里都是对中国人的仇恨,是不是看到中国人,有一种骨子里出现的一种厌恶,甚至你上一次接近我,是不是也是受了上面的指定来帮接近我,好达成你的目的?……”

    张天浩直接一连串的问题,使得宋涵也有些措手不及。

    “好了,你是不是现在很恨,恨我,恨不得我现在便去死,恨不得我不应该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你现在是一个杀手,你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对吧,就好像我听到了一种传闻,好像是什么圣婴,帝婴计划,或者狸猫计划,或者是长锋计划等等,这都是日本人从二十多的忽而便开始计划对付中国人的手段。”

    “日本人亡我中华之心不死,从明清开始,他们便不断的对着我们中国的土地充满了渴望,想要占领,现在东北三省没了,冀东没了,缓远那边也不远了!”

    “还有,你的脑海之中是不是这样一句话,中国的土地面积太大,需要我们日本人来开耕,中国的江河太多,需要我们日本人来航行,中国的矿产太丰满,需要我们日本人来开采,中国的女人太多,需要日本人来……”

    “你,你,你……”

    宋涵面对张天浩,只感觉到有一种面对魔鬼的感觉,好像她心里想的,张天浩都知道一般,而扑向张天浩的身子更是被张天浩一脚踹得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

    “为什么,为什么……”

    爬起来,继续向着张天浩扑来,平时灵活的身手也变得笨拙起来,可马上又被张天浩给踹了出去。

    几次过后,椅子也被摔碎了,凳子也倒了,甚至宋涵嘴角也挂着一丝丝的鲜血,而她整个人都呆呆的坐在地上,怎么也接受不了现在的这种结果。

    张天浩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缩成一团的宋涵,无声地哭泣,那阴晴不定的脸上,更是充满了悲伤。

    “你的出生时证明,应该还有吧,虽然不知道医院有没有二十年前的记录了,但我想,宋市长应该给你看过了,这一点,绝对不会骗你的,以宋市长那么精明的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并不是真正的宋涵呢!”

    “别说了,别说了,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你给我走,给我走!”

    “我去叫人准备一点儿酒菜,也许你现在需要的是大醉一场,一醉解千醉!”张天浩轻轻的吐出一句话。然后便对着门外的两个警卫吩咐一声。

    半小时后,四菜,加上两瓶白酒直接摆到了桌子上。

    “来,我陪你喝酒!”

    宋涵看着张天浩那张带着贱笑的脸,便想拿凳子砸过去,可她还是忍了,抓过一瓶白酒,打开,然后仰头直接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咳咳咳!”

    可能是喝得太急了,直接喝得咳嗽起来,连眼泪都咳出来了,鼻子眼泪都一大把,可她还是没有停下来,直接一瓶白酒喝了下去。

    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宋涵连脚步都左右打晃,可她的嘴里依然不住的说着“为什么,为什么!”

    “不可能,不可能,我是日本人,我怎么会是中国人,我恨我是中国人,我恨我是中国人,为什么!”

    看着还在耍酒疯的宋涵,张天浩终于松了一口气,嘴角才微微抽了抽,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而宋涵叫了一会儿,整个人便倒在地上,直接醉得睡了过去,甚至睡着了,嘴里还不住的说着话。

    他吃了一会儿,便吩咐人把酒菜给撤了下去,同时更是把宋涵抱到了床上,才离开优待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