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道巷18号,周楚怡这个时候应该休息了,半倒在床上正看着一本《红楼梦》,便听到了门外传来了几声轻微的敲门声。

    她知道肯定不是张天浩,毕竟张天浩进来的时候,会自己拿钥匙开门。

    “谁啊?”

    她枕头下面抽出了一把手枪,然后紧紧的握在手里,小心的对外面叫了一声。

    “请问你需要茶叶蛋吗?”

    “对不起,我不需要茶叶蛋,我要叫花鸡?”

    “叫花鸡没有,只有芦花鸡,要吗?”

    “那算了,我想要天津小笼包,可惜现在吃不到!”

    “天津小笼包还真有,我现在便是给小姐送小笼包的!”

    周楚怡一听,马上拉开门锁,直接看向外面正站着的一个中年人,开心地说道:“先生,请进,感谢你送来的小笼包,我真有点儿饿了。”

    随着两人走进屋里,同时更是关上了房门,周楚怡和老秦直接伸出双手紧紧的握到了一起,而且还是用力握了握。

    “秋蝉同志,你辛苦了,真是辛苦了。”

    “老秦同志,感谢你们的信任,我现在终于可以和组织联系上了,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你们能找到这里来。”周楚怡拉着老秦直接到了桌子中间,为老秦倒了一杯茶。

    老秦那里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张天浩的功劳,本来还有一丝的怀疑,现在却再也没有一丝怀疑了。

    怪不得老大姐离开的时候,千叮嘱,万叮嘱,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去联系,甚至想要请动对方,还要看对方愿不愿。

    “算了,我还是叫你周小姐吧!你就叫我老秦啊,我的代号便是老秦。为了找你,可把我们费了好一大翻功夫。”

    “我也是没有办法,毕竟上一次接头的时候,我发现有人跟踪,还有我的死信箱只有少少的人知道,让我不得不是提高了警惕。”

    “周小姐,你提高警惕非常好,在地下斗争之中,要学会保护好自己,留着有用之躯做一些有用之事!”

    “多谢老秦了。”

    两人聊了十几分钟,老秦拿出了一份纸,直接递了过去:“小周,你看看能不能帮我这个电报给过去,十万火急,如果不是十万火急,我也不会找你来发报了。”

    “老秦同志,按理说,我现在便可以帮你发报的,但时机不对,我现在还真不能发报,现在发报太危险了,而且以我的手法,这些内容至少也要七八分钟,这七八分钟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时间。”

    “怎么会这样?”

    “老秦同志,这些电报的发报,根本不是什么人都能训练出来的,我现在每分钟大约有三十个字的速度,但不会超过三十五个字,加上其他的原因,可能真要七八分钟。要不这样,我这两天帮你发完,我会分时间段来发报,你看如何?”

    “可以!”

    老秦一听,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老秦很快便离开了九道巷十八号,消失在黑暗之中,而只留下了周楚怡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甚至不知道想什么。

    毕竟她住在这里的情况,也只有张天浩知道,至于外面的人想要知道,除了她上街买菜外,好像并没有什么人知道她的样子。

    “天浩哥怎么会把我的住处告诉别人呢?而老秦明显是我的最终接头人,这是一个最终接头密码。”

    “难道天浩哥是……”一想到可能是她们自己人,她的心头便是一片火热。

    ……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张天浩便电话*给吵醒了,甚至连他都有些发懵。

    “喂,请问是张科长吗,你要的货,我已经拿到了,请问什么时候交货?”

    张天浩那里不明白,听其声音便知道是谁了,不由得一笑,但他的声音平淡如水,甚至还有些不耐烦:“天亮再说吧,我现在还要睡觉,再见!”

    站在大街上的周楚怡听着电话里的传来的嘀嘀声,她那里不知道,这个张天浩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哼,不理我,有本事别来我这里,真是气死了。”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了这条大街,然后又走了好几条大街,把自己都走得一身是汗,虽然外面是天寒地冻,可她还是心头升起一股火气。

    只是当她回到自己家的时候,随手拿打家门的时候,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早饭香气,让她瞬间紧张起来。

    她小心的推开门,看看到地面上还有一双皮鞋,马上便气得她直接跳脚。

    “啪!”

    随手关上大门,气乎乎的冲了进去,便看到了张天浩正倒在她的床上自在的看着书。一点也不像是她气乎乎的样子。

    “哼,你不是想来吗,走啊!”

    “哈哈哈,早饭没吃呢!”

    张天浩直接爬起来,一把把她拉过去,然后笑着把她压在身下,一脸贱笑地说道:“我来吃早饭,不是你叫我来吃早饭的吗?”

    “*,起来,不然我叫了!”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小白兔,你乖乖的投降吧!”

    “你,你*!”

    两个小时后,张天浩吃着又重新热好的包子,稀饭,一脸笑意的看着正跟包子较劲的周楚怡,一脸古怪的笑了起来,而且是声音越笑越大。

    “哼,滚蛋加*。”

    “行了,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能发报?”

    “这两天也就是早上,其他时候不要动,而且形势有点儿不大对劲,现在党务处正在抓捕敌对电台,昨天才端掉一个日谍小组。”

    “早上?”

    “对,也必须是早上,大约六点左右,这个时间不定,随你的便,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睡着了。”张天浩小心的叮嘱道。

    “还有,你的电报手法如何,一分钟可以发多少个字?”

    “不告诉你!”傲娇的她直接头一甩,

    “你这丫头,我还能害你吗?”张天浩白了一眼,恶狠狠地说道,只脸上笑容却没有减少半分,“丫头,如果你再不相信我,我可是会打*的哦!”

    “对了,老秦是不是你告诉他的,不然他不会知道我的住处!”

    “行了,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们查到你的住处了,你也要相信他们有这个能力,更别说其他的人了。所以,一切都要小心行事,别把自己搭进去,听到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