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平关于军区殴打学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本来还没有什么的,毕竟是驱赶,但现在是明目张胆的殴打学生。

    大中学校的学生再一次沸腾,请愿声一阵接着一阵。

    不光是北平,就连其他地方也开始出现了大量的学生涌上街头,开始请愿示威,更有不少的学生开始宣传他们的抗日主张。

    就好像是天津的学生一样,而邓月,刘伊伊也分别给张天浩打来了电话,说是跟着学生南下去宣传抗日主张了。

    这让张天浩也没有想到,但张天浩并没有阻止,只是要求她们多加小心一点,怎么说,一个人也有一定的追求是好事情。

    相对而言,北平北城区的花子帮被灭,而且无一活口,虽然这在北平城是一件大事,可对于整个学生事件来说,这只能算是一点儿舔头,甚至连一点儿舔头都算不上,最多是一些茶余饭后的一种谈资而已。

    但对于整个北平的那些普通人来说,花子帮是一个庞然大物,恨得恨不得他们全部去死,可现在真的死了,也是大吃一惊。

    北城区警察局内。

    “局长,花子帮被灭了,全帮一百零九口,一个活口也没有,而那些小孩子,好像已经被人连夜送往外面的天使孤儿院了。”

    “孤儿院,送到了天使孤儿院,是什么人送的?”

    “局长,昨天晚上看守城门的士兵那边传来了消息,是警察送的,具体身份不清,但全是警察,有好几十个,足足两辆卡车。”

    “局长,我担心有人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你看?”

    “行了,都死光了,那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给我抓,不就是花子帮的吗,抓,这群*,一定要抓起来,给市民一个交待!”

    “是!”

    ……

    昨天便已经回到了家的老秦,自从昨天下午回家之后,便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毕竟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非党派人士,如果是别人他也能接受,可竟然是张天浩。

    他好像做梦一样,而张天浩竟然把两个报务员全部告诉了他,一个是救下来的,一个不能跟他们联系的报务员。

    这简单是天方夜谈,即使是他也有点儿不敢相信。

    “老秦,你是怎么了?又是一夜没睡好,你看看报纸,现在的国民党怎么可以这样做,学生被打成了这样,这叫什么事情,太可怕了,太可恶了。”

    “行了,这事情,我知道了,我看过了。你在家休息一下,我出去有点儿事情。”老秦最后还是决定见一见这两个报务员。

    “行,那你吃点儿早饭?”

    “不了,今天没心情吃饭!”老秦说完便拿起衣服往外走去,甚至直接叫上了一辆黄包车,直接往张天浩家而去。

    半小时后,他在张天浩家里见到了陈萱。

    “陈萱,我可以跟你谈一谈吗?”

    陈萱此时是相当警惕的,根本不可能随意跟别人联系。

    “你是什么人?”

    “红星闪动,月影婆娑,松涛林海,江南水乡,话别桥边,丁香吐穗!”老秦并没有多说,只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一段佳话,一轮红日,印入心田,千年荷泽,只为你尔,你是老秦,呜呜呜!”陈萱对完话,不用多说,直接哭了起来。

    “好了,陈萱,不请我进去做做吗?”

    “对,对,请进来,少爷并没有在家!”

    “你还真把他当作少爷了,不过,他这个少爷还真当得起,当得起啊!”老秦随意陈萱走进了隔壁的四合院。

    同时更是为老秦倒了一杯水,而此时张天浩原来的院子里正在大动土木,修建一些花池之类的。

    “丁萱萱同志,你受苦了,你受苦了!”

    “呜呜呜!”

    此时的陈萱好像找到了哭诉的对象一般,直接扑进了老秦的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那声音低沉而压抑。

    “孩子,是秦叔不好,是秦叔不好,让你受委屈了,让你受委屈了。”

    搂着丁萱萱,让她一次性哭了一个够。

    足足有半小时,丁萱萱好像才哭累了,才由哭改为抽泣。

    “我能看看你的脸吗?”

    “秦叔,我的脸真的很吓人,你还是别看了吧,真的!我这张脸还是张天浩这个特务帮我找来的一张人皮面具。”

    “唉,萱萱,你啊,还是没有长大,你认为张天浩凭什么救你,你要知道救一个人,再安排一个身份有多难,一个合理的身份是多难,多的秦叔不跟你说了。”

    “他是我们的人?”

    “我也想啊,如果有他照应一下,我们也不至于那么被动,可惜!”

    说话间,陈萱还是掀开了她的脸上那张人皮面具,便看到了脸的两边两个巨大的焦黑的烙铁印记,还有一些鞭痕。

    “怎么这么残忍,该死的特务。知道是谁出卖你们的吗?”

    “不知道,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有,只是还在发报的时候便被抓了,没有一点儿征兆。”

    “好吧,什么时候再回来?”

    “秦叔,现在还不行,你也看到了,我这张脸,还有这双手,唉!”

    “也对,是秦叔想多了,那你还是呆在张天浩家里吗,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怎么说,他为人还是不错的。同时你也可以监视他一下。”

    “秦叔,张天浩每天回来都很迟,而且他的生活也不规律,根本没有什么可监视的,甚至有时候都不会回家,家里全是由我打扫的,除了钱,家里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钱还放在他房间里。”

    “他没有什么爱好吗?”

    “我也听说了,他这个人比较好色,但基本上都没有带一个女人回家,不对,前一段时间带一个女人回家鬼混了两三天,后来便不见了。”

    “没有文件之类的吗?”

    “没有,除了睡觉,便是吃饭,看报纸,喝茶,没有什么多余的爱好。”陈萱想了想,好像实在是找不出张天浩身上的弱点。

    “他喜欢钱吗?”

    “不大清楚,反正他好像挺有钱的,上一次有人送来几万法币,还是我帮他收着的呢。至于是不是真的,我还真不知道,反正家里连一个保险柜都没有。”

    “一个大特务竟然没有弱点,而那个好色却好像是传闻,这有点儿意思,这样吧,我先走了,过一段时间,我再跟你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