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你怎么眉头苦脸的?”阮明浩看着张天浩站在一边,不时皱眉,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便走过来小声地询问道起来,“需不需要我去做什么、”

    “不用,今天聚会的人太多,可能要出现更激烈的冲突,昨天只是抓捕,发生了一点点的肢体冲突,今天可能要发生流血事件了。”

    “流血事件,昨天也不是不少学生被打得头破血流吗?”

    “那只是推推攘攘的,那那里算是流血事件,小心一点,被人学生给打了,不对,还有不少的市民。”张天浩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群,他的心里也有些没底了。

    看着人越来越多,而且聚集的速度远超他们控制的能力,到这时,这一切已经不是他们能控制得了的。特别是走在最前面的学生,更是大声地呼喊着。

    “*日本帝国主义!”

    “*汉奸卖*!”

    “反对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

    一声接着一声的口号在*的队伍中响起,甚至大量的市民也加入其中,整个*的队伍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科长,有学生过来了,好像要跟我们交涉!”

    “告诉他们,我们只是奉命驻守,如果要交涉,请他们找上级交涉,我们无权放行!”张天浩直接拒绝了他们的交涉,他也不敢交涉,出一点问题,他的小胳膊小腿便承受不住了。

    只是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前门这里,学生看到临时的交涉不成功,便又在这里开起了第二次的市民大会,那一声声高喊的口号直接使得军警和特务心情胆战,害怕发生冲突流血事件。

    一句话,人太少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便看到了有人跑过来通知。

    “张科长,上面通知,让你们让开一条路,让部分学生通过!”

    “是!”张天浩手一挥,直接让他的手下站到一边,然后其他的警察也是很自觉的站到一边,跟着张天浩他们一样,让开了一条路。

    当北京大学,中国大学等一部分学生经过的时候,那前门直接关闭,甚至不给其他学生任何的机会。

    甚至在北京大学的学生当中,张天浩还看到了程婷婷,王心语她们等学员。

    “他们回来了?”

    张天浩没有想到,程婷婷回来得那么快,而且去杀土匪只是两三天的时间而已。

    “头,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收队,现在前门都关上了,跟我们无关了,回城!”

    众人一听,马上便笑了起来,直接跑到一边,然后排成两列,向着另一个城门而去,一个小时后,便已经进入了城内。

    虽然今天跑的路时间有点儿长了,但这也没有什么,毕竟事情已经做完了。

    ……

    君悦茶楼,张天浩如同平常一样,走进来、

    只是今天明显没有以往的热闹,更没有以往的那么人多,而整个茶楼内,也只有少数几个闲在这里喝茶。

    “张科长,你来了!”

    “楼上请!”

    “不用那么麻烦了,今天有点儿累了,喝几口茶便要离开!”小二一听,马上便明白了什么,“那张科长,您随意。”

    “行,给我准备一壶茶。”

    张天浩扫了一下整个一楼的人,然后看似随意的找了一个有人的位置坐了下来。

    “先生,我可以坐这里吗?”

    “对不起,张科长,这里有人做了?”

    “是吗,原来是秦老板,我听你秦老板前一段时间收到了一个好货,叫九羊尊,什么时候让我见识见识啊!”

    “啊……”老秦一听,一脸的震惊,几乎不敢相信对面的是他要接头的人,但他的表情变化还是很快的。

    “没有九羊尊,那可是国宝,我那有那运气,只不过是收到了一尊小小的玉佛而已。”

    “呵呵,老秦啊,你瞒得我好苦,以往帮你带货,你可是坑了我不少钱,你可要赔我!”张天浩笑着伸出手来与老秦握了握。

    “怎么,是我,有些奇怪吗?”

    “只是没有想到,张科长也是一个爱茶之人,我还以为张科长喜欢红酒呢?”看着伙计端过来一壶茶,不由得笑了起来,大声地开起了玩笑。

    “秦老板认识张科长?”

    “那是当然,生意上的一些往来,秦老板可小气了,今天的茶钱记秦老板身上,难得让他请。”张天浩指着老秦,一点也不气地说道。

    “秦老板,你们这一次搞的场面不小啊!”

    “没有办法,也是*的!”

    “是啊,都是*的,不然谁不愿意在家老婆热坑头,这日子过得还真是艰难。”张天浩叹了一口气。

    “是啊!我的小店生意也快做不下去了,日子没法过了。”

    张天浩拿着帽子,随意的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扫过四周一眼,小声地问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电台!”

    “你……”张天浩一听,马上便明白了,不由得苦笑起来。

    “你们的两个报务员都没死,一个被毁容了,现在在我家作一名佣人,化名丁萱萱,也就是那个陈萱,是我给她安排的新身份,等她想通了,我会劝她跟你们联系,当然,你也可以派人跟他联系。”

    “第二个,也就是原名周楚怡,化名不知,他是我的女人,现在住在三元里九道巷十八号二楼,我给她准备了一部电台,你们要联系,自己小心,最好你自己去,不要让外人知道,我已经对二女考验过了,也用过刑的。意志比较坚定。”

    “啊……”老秦顿时嘴巴张得大大的,几乎不敢相信,一个被救,一个是张天浩的女人,他马上便想到了老大姐临走时说过,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不可以联系。

    现在老秦只感觉到他的大脑有点儿不够用了,毕竟张天浩这两条,无论是那一条都足够让他震惊的。

    他继续小声地说道:“你放心,她们都没有背叛!”

    然后他又大声地说了一句:“我说秦老板,不就是这一次费用高一点吗,有那么夸张,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只是一层货的价格,你还吃惊,现在外面都要两层,都不一定敢带货。”

    “张科长,你饶了我吧,我这是小本生意,真是小本生意,求你高抬贵手。”

    连不远处的伙计听着两人大声地对话,也只是笑了笑,毕竟做生意经常是这样的,你进一步,那他就退一步,你退一步,别人便进一步。

    “秦老板,如果你想好了,便跟我说,还有,你付茶钱,再见!”

    张天浩喝了两杯茶,然后便笑着往外面走去,只留下哀声叹气的老秦坐在那里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