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理的身份,这一切还是要慢慢去补充的,特别是秦玉香的身份,直接把她的身份重新安到山西某一户商人的家里。

    这对于他来说,可能有些麻烦,对于老大姐来说,却是容易得多了。毕竟这一次过来,便是借用了一个临时的身份。

    第二天,张天浩一如既往的走进了党务处,便看到了秘书通知开会。

    当他到达的时候,人基本上已经来全了,而他却是最后一个到的。他连忙找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然后前面的徐钥前开始讲话。

    “各位,现在有一件事情要说一下,我已经向南京申请去述职,我将离开一个星期左右,而站里的工作将将给蒋处长临时负责一下。如果有什么重大的问题,蒋处长,你直接打我的电话。知道吗?”

    “是!”蒋雨蓉一听,马上站起来敬了一礼,又坐下来。

    “还有,任命张科长临时兼一下行劝科的副科长,负责第一二小队的事情,李成虎中队长负责三到六小队,而孙湘江中队长负责七到十小队,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不过,主任,我可能要请几天假,上一次天津的事情影响还没有过去,我收到消息,天津的蛇帮直接派人过来暗杀我,我准备去一趟天津,跟蛇帮算一算帐。”张天浩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的杀气。

    “哦,还有这事情,田科长,你有没有得到这个消息?”

    “我也是昨天晚上才刚刚得到,还没有来得及向主任汇报。”田中雅立刻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

    “那行,这样吧,第一小队朱如龙分出几个人保护一下张科长家里,其他人临时归入第一中队,第二小队直接归入第二中队,至于张科长,可以带上几个人再去天津,这小小的蛇帮真是翻天了,敢公然挑衅党国的权威。”

    “不用了,这一段时间便去天津,估计明天,或者是后天去,没有办法跟你们联系,还请多多原谅。”张天浩立刻站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家里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情。不过,总务科那边,你准备让谁临时接管一下?”

    “让熊明吧,他怎么说也是副科长!”

    “那行,熊明,你临时负责一下总务科的事情!有事情向张科长请示。”

    熊明一听,立刻应了一声。

    “蒋处长,帮我订一张去南京的火车票,如果有的,今天便走,早去早回,如果没有,那就明天吧!”

    “是!”

    ……

    “大哥,学生的运动越来越激烈了,我总感觉到要出大事!”张天浩坐在徐钥前的办公室里,小心地说道。

    “不就是*示威吗,又不是没有过,今天已经是第几次了?”徐钥前一听,也笑了起来,“估计又是红党那边搞的鬼,如同老鼠一样!”

    “大哥,以前的学生运动到是没有什么,都是小打小闹,我总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气氛在点儿压抑。还是小心为上,大哥这一次去述职的机会,刚刚好!”

    “你小子,我也了解了,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的,上一次,你便跟我说过,我一直关注着各大学里的学生情况,还不就是写写标语,贴贴标语,以及组织一些学生活动而已。”徐钥前以前把张天浩的话放在心上,这一次到是没有在意、

    张天浩也只能无奈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对了,听说你找了一个女人?”

    “嗯,只是一场交易而已,陪我两天便要离开的,山西那边的!”

    “你胆子真大,也不怕别人给你使绊子,一旦是杀手怎么办?”徐钥前有些不悦地笑骂道,“真想来一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没有的事情,我还没有傻到那种程度,我住楼上,她住楼下,有动静,我也会知道的。”张天浩笑了笑,那一脸的贱笑,差点儿把徐钥前直接给逗乐了。

    “那你知道便行了,自己小心!”

    “知道!”

    当天晚上,张天浩便跟秦玉香说了一遍,同时跟陈萱说了一遍,直接让陈萱这两天睡在旅馆,而家里要动工。

    第二天一大早,张天浩便去买了一张火车票,至于上没上车,没有人关注他,而他需要的是一张火车票而已。

    ……

    天津南开大学某个女生宿舍里面。

    “浩哥,我知道了,晚上,我便到外面去打!”

    “那行,别被人给盯上了!”张天浩叮嘱了一下,然后便快速挂了电话。

    同时,就在所有人认为张天浩已经离开北平去天津的时候,张天浩却是直接躲进了名山五金厂,指导着宁涛他们训练。

    “浩哥,我不服,我们再来打!”

    “好啊,不过你们一起上吧,我到是要看看你们的实力具体如何,还有你们的训练强度太底了,只背那么几斤的东西,你们当是散步吗?”

    随着张天浩再一次一个人欺负他们十五人,而且是完胜的时候,张天浩直接站在那里骂了起来。

    “从现在开始,所有人的背包,不得低于五十斤,这还不包括武器装备之类的,二十斤,你们自己好意思吗?”

    “对不起,浩哥,是我们错了!”

    “行了,别装那样子,你们的实力还要加强,什么时候背到我身后这个背包,你们便算过关了。”

    他指了指自己身后的背包,冷着脸叫道。

    “浩哥,别难为我们了,你的背包,至少一百五十斤了吧,如果加上武装装备,还有其他零零碎碎的,差不多在二百斤了。”宁涛一脸颓废,根本不好意思跟张天浩对视。

    “现在全体起立,给我装,装至少五十斤的东西,然后围绕着整个大院跑起来,快点。”张天浩大声地叫喊着,甚至踢着那几个的*大声地吼了起来。

    很快,整个大院内便传来了阵阵沉闷的脚步声,一行十六个人直接不断的在其中奔跑起来,其中包括张天浩。

    一天下来,十五个人几乎累得快要脱虚了,而宁涛还要把学员招集过来,然后继续训练体能,实战等等。

    只是张天浩早已经花了妆,离开了训练营,向着城内而去。

    和顺旅馆内,张天浩看着面前的秦玉香,也有些伤感。

    “天哥,我明天早也要离开了,你要多保重!”

    “知道,走的时候要多小心,虽然你们有战士护着,但一路上还是要多注意一下,少惹事,顺利到达延安才是真的。”

    “三天时间,你的身体虽然被我大补了一下,但它还是很差,记得多吃一点,别舍不得吃,我这一次过来,给你带一点钱!”

    “天哥,我也不用钱,你给我钱干什么?”秦玉香有些疑惑的看着张天浩,脸上也是一闪而过的不舍。

    “行了,你傻呀,你女人的东西买了要不要钱,还有其他的东西要去买要不要钱?走时候一定要带上,听到没有。”

    “嗯,那我可以把它交待组织吗?”

    张天浩一听,也是哭笑不得,内心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想过自己。

    “随你吧,不过,你至少要留下一千块,过一段时间,说不上我去会看看你,给我买点好吃的。”

    “那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