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张天浩愉快的带着秦玉香出去吃饭的时候,在北平市委这里,老柳坐在那里,向整个市委汇报着得到的消息。

    “各位,我得到了可靠消息,我们的交员被抓了,而且是电台的交通员被抓了,虽然说电台以及报务员转移了,可问题是我们现在怎么办?一定是上级传来了最新的消息,可我们现在又变成了聋子和瞎子了。”

    “什么,交通员被抓,这怎么可能,交通员不是一向很小心的吗?”

    “到底是怎么被抓的?”

    “嗯,我们现在要搞清楚,还有,有没有通知一下他的上线?”

    “已经通知了,而小天也是昨天下午被抓的,我们也只是上午才得到通知,加上再通知到他的上级,现在也不知道迟不迟?”

    就在他们这里开会的时候,一个人直接走了进来,并递上了一张字条。

    “不好,交通员的上线被俘了,也就是在早上的时候,好几个出车的人都看到了!”

    “被俘了?小天叛变了!”几乎所有人都愣住了,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通知下去,这一条线上的所有人全部撤离,不得有任何的犹豫,也不要抱着任何的希望,还有,老柳,你知道谁给你传递消息的吗?”

    “不认识!”

    “那是不是我们有党务处的内部人员?”

    “不知道,即使是,也是一个边缘人物,毕竟昨天下午被抓,早上才得到消息,还是有点儿太迟了。”

    “真不知道上级是什么指示,该死的,关键时候老是掉链子。”为首之人一听,也是一脸的无奈,甚至声音都有充满了愤怒。

    “好了,别说了,现在大家商量一下,怎么面对这种局面吧,还有三天的学生*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我们已经在积极准备了,现在还在动员着一部分工厂的工人,准备一起举行*示威活动,但下面的人却报告,有好几个我们的人被人盯上了!所以,接下来的斗争将会很复杂,必须做好应对复杂局面的准备。”

    “好,大家还有没有什么讨论的?”

    然后大家也开始小声地交流起来,为首的人目光扫过今天的报纸,马上脸色一变,因为他看到了一则看似普通的寻物启示。

    《北平晨报》,这是一个关于北平生活的一些报道,*性并不强,也是偶尔会报道一些关于北平的各种新闻,还有八卦之类的。

    “怎么可能是有如此的寻物启示!”

    他的内心马上便闪过一丝的疑惑,可马上便想到了,这则寻物启示的文字在他的脑海之中快速的闪过,又重新组合,一个通知便已经出现在他的大脑之中。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扫过开会的众人。

    “好了,没有什么事情,这一次便散了,大家出去的时候要小心再小心,知道吗?”

    ……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和顺茶社。

    一位夫人正端坐在八号包厢内,一边评着香铭,一边听着茶社里的那老爷子说书,说到精彩的时候,她也是不怜掌声。

    而在她的身边,还有两个汉子站在那里,似是保护着她。

    “请问邓夫人,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先生随意,这里有一壶普洱,需要吗?”那贵夫人随意的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多谢夫人,我不要普洱,我只想要铁观音!”

    “铁观音可是好茶,只是铁观音是绿茶,我们女人还是应该喝一些瘦身茶,可以减肥,丰身,美颜。”

    “夫人真会保养,怪不得夫人气质如此出众!”

    “老秦同志,你辛苦了。”

    “大姐,你也辛苦了,感谢中央给我们送来了温暖。”

    ……

    如果张天浩站里,绝对会认识,这是他的老大姐,接见北平市委的负责人。而且两人之间简单的对话,直接认出了彼此的身份。

    “北平的工作真是辛苦你们了,北平的斗争环境也是相当的艰难。中央也是理解的,所以,我代表着中央过来看看你们,感谢你们为党作出的贡献。”

    “多谢大姐,多谢中央的信任,我们做得还不够,我们一定会把工作做得更好一些。”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收到消息,你们北平市委下面,有特务已经打入到了你们中间,希望你们多加小心!”

    “多谢大姐带来的消息,一会儿。我会把中央的精神向同志们传达的!”

    两人又小声地谈了一会儿,老大姐才起身向着外面走去,而两个保镖更是亦步亦趋,保护在老大姐的身边。

    ……

    “丫头,你在家里呆着,今天下午,我可能比较忙,别乱走,知道吗?”

    “知道了,你真是一头牛,*!”秦玉香哀怨的瞪了张天浩一眼,直接惹得张天浩哈哈大笑。

    “对了,沙锅里,我又炖了一锅排骨,一会儿,你自己看看,如果能吃便吃了吧。你看看你瘦的。”

    “知道了,就你话多。”

    “行,我走,我走还不行吗?”张天浩拿起外套,直接走出大厅,开着自己的那辆轿车向着站里驶去。

    当天色再一次暗下来的时候,张天浩才算是跑了一大圈的地方,同样他也有些肉疼,这一次他直接分给了许多人大量的金钱,这一个月光是徐钥前便有6000美金,比起上个月还多了一千美金。

    一圈下来,他几乎跑得全身都有些不想动了。

    “头,今天早上,站里有抓了一个红党,好像昨天晚上那个红党招了。”钱军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向张天浩透露道。

    “招了不是很正常吗,红党也不全是硬骨头,我们去看看今天早上抓的那个红党,现在回站里。”

    “行!”

    很快,两人便回到了站里。

    地下室的审训室外面,张天浩通过小窗户看着里面的那个早上才抓来的红党,岁数并不是很大,大约在三十岁,但身体看起来很壮实,显然是一个做着苦力的人。

    不过,此时他的身上早已经不复一开始的那种强壮,身上早已经鲜血淋漓,光是看着上面的伤口,几乎看不到有什么好的地方。

    “招不招?”

    那个人看着了看审训他的人,眼中闪过一丝的轻蔑,把头一转,直接无视了对面的审训的人。

    “这个是谁负责的?”

    “李成虎,才提上来的一个中队长,本来是情报科的一个小队长,不知道走了主任的路子,直接提到了中队长。”钱军小声地张天浩耳边说道。

    “不过,我听说这个李成虎下手很狠,只要被他审过的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只是里面又传来了怒吼声:“不招,来人,上电刑,我到是要看看他的骨头硬,还刑具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