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刚才行动队抓了一个红党?”

    “红党,行动科好像还没有头了吧,甚至连中小队长都被一锅端了,怎么又有人去抓红党呢?”张天浩有些疑惑的看着钱军,眼中充满了疑惑。

    天色要晚的时候,张天浩正在准备下班,便听到了钱军鬼头鬼脑的从外面伸了进来,看到张天浩,便把这个情况说了一遍。

    “头,你不知道,现在中队长,小队长,主任已经直接任命,直接从情报科或者是其他地方抽调了好几个人,或者是直接提拔,便有了。”

    “也对哦,你要不要过去当一个小队长?”

    “头,算了吧,我现在这个组长当得挺好的!”钱军摇摇头,毕竟在张天浩手下当一个总务科的组长,跟小队长并没有区别,而且安全。

    “那行!去打听一下,看看这个红党会交待一些什么!”

    不一会儿,钱军便跑了过来,便告诉张天浩,这是一个红党的交通员,而且这是一个运气极度不好的交通员,真好在那里取情报的时候,被无意中看到的行动队员看到。

    结果他一看到行动队的人,便逃走,本来不跑,别人还不怎么注意,一跑,这些行动队队员都是猴精,立刻追了过去。

    甚至从他的身上搜到了那位情报,最主要的是,在菜市场那边抓到的。

    “哈哈哈,还有这么蠢的交通员,真是有意思,这种人竟然当上交通员,这不是自己撞到了枪口上了吗?”张天浩一听,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不过他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如果靠近菜场那边,很可能是周楚怡收到的电报,然后准备传递,结果被人发现了。

    “打听到了电报的内容了吗?”

    “没有,我只是听到他们抓了红党,至于其他的,他们也不会说的,毕竟这是纪律。”钱军有些疑惑的看着张天浩,毕竟张天浩很少打听具体内容。

    “头,要不要对他们进破坏?”

    “想什么呢,这事情也能随意的破坏,想都别想,现在夏奕死了,我们站里要团结,不要再想以前的事情了,那是夏奕在破坏我们站的团结,如果再有下一次,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张天浩一瞪眼睛,然后便把还在发懵的钱军给赶出了办公室。

    一如既往的在下午下班的时候,张天浩便直接离开了这里,开着车子在城内乱了起来。

    很快,他直接开到了菜市场不远处,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几个行动队的人正在不远处站着,看似无意识的聊天,可谁作为党务处的人,张天浩又怎么可能注意不到呢。

    这一通往菜市场的大路只有一条,而且两边根本没有什么小巷子,几乎全是普通的小院子,而且各家的院子几乎都是连到了一起。

    要不就是门店,各种卖杂货的,或者是其他小吃店,还真不少。

    只是这里的人数比较少了,而且少得可怜,大多数门店都已经关门上锁,除了那几家还在营业的店。

    当然张天浩便看到了几个行动队的人在里面喝着茶,桌上还摆着一些花生米之类的东西。

    “两头都堵了,只要有人来,肯定是跑不了的。”张天浩从这一头,又开车绕了一圈,到了另一头。

    他摇摇头,然后收起了汽车,直接敲开了他的安全屋,也就是周楚怡的家门。

    如果再向前走五十米,可能便与那些行动队员直接撞个对头。

    “咦,张天浩,你来干什么?”

    周楚怡一看张天浩,便是一愣,她可是被张天浩吃得死死的。

    “进去,一会儿我便走!也不知道想我!”

    “我呸,你这个*,是不是把我吃干抹净,你便开心了!”周楚怡脸色一红,直接小声地骂了起来。

    “我没吃东西,先吃点东西,然后再吃你!”

    “滚蛋,没有!”

    只是她的笑骂直接引得张天浩心里一阵的痒痒,整个人也跟着直接走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张天浩半躺在床上,看着边上的周楚怡搂着他,笑着问道:“对了,你是不是把死信箱放到了前面二百多米的地方?”

    “这个不能告诉你,真不能告诉你!”

    “行了,再不告诉我,你的小命都不保了,如果是的,你的交通员便被抓了,运气真是差,竟然在取信的时候,被党务处的人抓了。看到党务处人就跑,这不是告诉那些人,这个人有问题吗?”

    “听说信也被搜到了。”

    “什么,不可能,我做得很隐蔽,怎么可能?”周楚怡一听,立刻坐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瞪着张天浩。

    “行了,别这么看着我,我还能骗你吗,有没有告诉别人你住在这里,如果没有,那便好,如果有,那现在便跟我走!估计你的那个交通员还能抗一阵子。”

    “他知道我的住处,我在三天前告诉他的,不过他没有见过我!我只是在上面写下我的地址。”

    “糊涂,现在便起来,我们走!”

    “这个……”

    “别可是了,你还有什么秘密我不知道的,走吧!把电台,还有你那什么密码本全部带上,现在就走!”

    张天浩一听,便是一脑子的黑线,以前告诉他不要告诉别人她的地址,可这丫头竟然不听他的。

    很快,张天浩提着箱子,而周楚怡直接跟着张天浩向着西边走去。

    三元里胡同98号,张天浩直接为她开了房间,这是张天浩的另一个安全屋,甚至知道这里的人根本没有。

    “你先在这里住着,我有时间来看你,记住,以后别随意告诉别人,以后重新建立联络点时,长点脑子,行不行?”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张天浩,你什么意思?”

    “算了,这一段时间,你自己去这边的一所小学参与教师召募吧,自己找点儿事情做做,关于与这里的地下党联系,你还是安静一段时间吧!这才几天,我出去才十来天时间,便已经暴露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是不是你监视我?”

    “看来刚才的教训还没有够,我们再来!”

    “你,你流氓,我不行了!别过来!你不是人,你是*,你是畜生!”周楚怡看着张天浩一步一步走向她,顿时怂了,直接投降,甚至连身体都有些颤抖,往后退。

    “那你还怀疑我!”

    “你是我们的人吗?”

    “不是!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周楚怡也有些疑惑,甚至不解的看着张天浩。

    “看上你的美色了,你就这么想哪!”

    “我呸!”直斥啐了张天浩一脸,至于是不是怀疑张天浩是特务,那不用多说的,张天浩绝对是一个大特务,他的身份便是一个大特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