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一会儿,便看到了十几个人匆匆的从阴影之中跑了过来,一个个跑得气喘吁吁,甚至还有人抱着机枪,或者是背着长枪。

    “张丽,我们下去!”

    很快,十几个人被安置好了,只是这里的面积有点儿小,只有一百多平米,住这么多人还是相当拥挤的。

    “如龙,你在这里收拾一下,兄弟们也就将就一下,另外,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得随意的外出,大海,你们小组两人出去采购物资,还孙芳和张丽跟我来!”张天浩安排好了他们这些人,然后便直接离开了安全屋。

    很快,两人直接被张天浩叫到了外面的车子上面,然后跟两人谈了谈,孙芳也明白张天浩的意思。

    “孙芳,你恨吗?”

    “恨,只可惜我没有亲手杀了他,只是他现在已经死了。”孙芳也直接蹲下来哭了,甚至哭得很伤心。

    “对了,能不能说说你的情况?”

    孙芳也直接把他的情况说了一遍,同样,孙芳也是一个受害者,她和她的丈夫本来是幸福的一对,可是何洪涛看中了孙芳,结果利用好的丈夫,直接威胁她,使得她不得不就范。

    而设计她的主意便是夏奕,要不是为了孩子,她早就跟夏奕拼命了,毕竟一个美好的家庭就这样没有了,何洪涛,夏奕这样的*直接毁了她的一生。

    张天浩看着她一个人蹲到了地上大声地骂起来,并不知道怎么劝。但还是认真地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现在夏奕已经死了,你们也可以放心了,我希望你们以后认真工作,不要让我失望,至于告密的事情,夏奕也死了,只剩下那第五小队的队长,我会想法办法对付的,这事情便这么过去了。”

    “多谢张科长,以后张科长有什么需要,只要支吾一声,我们必定不会让张科长失望。”两人立刻表态。

    跟聪明人说话,张天浩还是相当满意。

    ……

    第二天,张天浩一如既往的外面打听一些消息,不过,这一次他还是画了妆,一个成功的富商的形象走在大街上。

    这一次他去的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富贵赌场便是朱成罡开的,甚至里面的人依然许多,即使是早上,来来往往的人也多得让张天浩有些吃惊。

    “咦,外面的打手好像少了一些!”

    第一次来的时候,他看到的足足有十二个人,可这时候,他只看到八个人,而且人人腰上多了手枪。

    “听说,朱爷昨天晚上走了,今天老板到朱爷家去吊唁!”

    “吊唁,你不知道,昨天,朱爷跟人火拼,结果被人打死,现在二爷,三爷他们都去了,好像要商量什么事情吗?”

    张天浩慢慢的听着里面人小声地议论,他的脸上也慢慢的流露了微微的笑意。

    ……

    某个茶房二楼,孙芳看着面前的几个女人,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们,一边打牌一边小声地询问道:“今天怎么没有看到朱妇人?”

    “你说朱妇人啊,她男人死了,现在家里都乱成一祸粥,她那有什么心思来打牌啊!”

    “是啊,朱妇人家也是倒了大霉,平时给钱给她用,现在男人死了,不去争一点家产,都要被她们家的骚狐狸抢走吧!”

    “朱妇人家里出事了?怎么可能,她家的男人不是……”孙芳说了一半,便不说了。

    “还能有什么,不就是一个混混头子吗,以前称王称霸的,现在到是好了,死了,谁还怕他。不过是一个死鬼。”

    ……

    道花街198号的青州别院内,许多的蛇帮弟子身上都戴着一朵小白花,庄严的站在那里,一队队往来的祭奠的人进入大厅内,围绕着那灵堂行了一礼,然后走了出来。

    而在大厅的正中间,正有着一个棺材,另外边上还跪着不少的家人,朱妇人以及十来个姨太太也跪在那里。

    而真正伤心的也只有那朱妇人以及他的三个子女而已,至于其他人,或坐着,或说笑,或脸上有了一种解脱!

    张天浩也进门后,戴上了一朵小白花,然后走了过去,按正常的人给朱成罡行了一礼,接着便出来了。

    看着已经死去的朱成罡尸体,正躺在那里,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为了打听这个消息,他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

    才从一些帮会的人口中得知今天是朱成罡的祭日,他去吊唁,那些人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先生贵姓?”

    “以前朱爷照顾过我的生意,无以为报,只能在朱爷走的时候,来看一下朱爷,可惜朱爷就这么走了,真是太可惜。”

    “感谢先生!”

    只是问了几句,张天浩一个劲的表示感谢,连张天浩的名字都没有问出来,便让张天浩走了。

    重新回到了安全屋里,张天浩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

    同样,孙芳早一步回来了。

    “武大海,现在去搞手,搞一辆卡车,现在便走,如果再走迟一点,可能真的走不了了,现在蛇帮的几个大爷正在商量着拿着我们,谁杀了我们,便是有机会坐上老大的位置。”张天浩的声音有些严肃,眼中更多了几分的冷静。

    “要杀我们,拿我们的人头祭祀那朱成罡,如果再不走,我们真的走不了了。”

    “好,我现在便去安排!”武大海一听,马上便带着两人出去了。

    “现在所有人收拾东西,准备走!”

    半小时后,也不知道武大海是如何做的,直接从外面开着一辆卡车过来,而且上面还挂着英国的国旗,好像是某个租界内某英国公司的卡车。

    “走!”他的脸色有些严肃,毕竟已经看到了散在人帮中的一些帮派分子,正四下寻找。

    一行人很快,便出了英租界,然后向着北平的方向驶去。

    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整个天津站的火车站已经暗中出现了不少的帮派分子,这里是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地方。

    还有不少的关卡码头,也成了他们必查的对象。

    面对这些人的封锁,相对来说,漏洞还是很多的,经过几翻麻烦,一行人也终于离开了天津地界。

    “发报给总部,告诉他们,我们已经成功,现在正随时准备撤离!”

    “是!”张丽一听,先是一愣,然后便明白过来。

    “头,我们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还……”

    张天浩一瞪钱军,脸色有些不悦的喝道:“闭上你的臭嘴,不会动动脑子吗?”

    “啊!”钱军也是一愣,不由得挠了挠头,继续开着他的车子,快速前进。

    “一会儿走东城门那里,不走北城门!”张天浩低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