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行,以后我会在这里办事,如果有事,便打这里的电话,不过,我的手下也会过来,你们便不用在他们面前露面了。”

    “那行!”

    很快,张天浩找了一汽车直接把二女送回他在天津的安全屋,至于安全屋,自然不会只有一个,其中这个是张天浩为她们提供的住处。

    一个小时后,张天浩直接通过一个公用电话,直接打到了徐家。

    “头,你在那里?”

    “所有人上车,来美国租界这里,给我在那里找衣服,打扮一下,别是让发现什么异常,我万国酒店这里等你们!”

    “是!”

    很快,二十人便来到了美国租界这里,相对来主,美国的租界真心不大,张天浩能在靠近美国租界这里,找了一个*人留下的一套店面,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头,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带我们来这里了?”

    “我刚才在这里注册了一个商行,叫万盛商行,你们也看到,现在全体都给我收拾一下这里,该买桌子什么的,都给我去准备,以后我便是这里的经理,姓乔,乔玄,小丽做出纳,孙芳助手,还有你们几个做伙计的做伙计的,还有看门的,自己分。”

    “头,你这是玩那一出,我们不是来做任务的吗?”

    “先收拾,这一次任务不是那么好完成的,可能时间有点儿长!”

    由于有钱,很快,整个两层楼便被收拾得妥妥当当的,连电话都已经接通,焕然一新的万盛公司直接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好了,大家也累了,但不是我们任务的理由,你们有没有人在天津消息比较灵通的?”

    “我,头,我老家便是天津的,只是家里没有人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听到一些消息。”阮明浩直接举起手来,大声地说道。

    “那行,阮明浩,晚上,我会把你们所有人都撒出去打听消息,不过,晚上注意一点,我现在开会。”

    “这一次的任务目标是朱成罡,相信你们也清楚这个人,天津原行动科的科长,现在背叛党国,投降了日本人,整个天津站几乎被破坏干净,虽然又重建了,但被朱成罡又打击了几次,原来的那一批人员不是被他拉拢过去,便是被打死,或者是躲起来了。”

    “这是他的照片,大家看看。”

    “另外,他这个人警惕小心,而且有日本人支持,胆大妄为,可天津组织了几次锄奸,可也没有成功,相反折了不少的好手,天津向总部求助,总部便把任务交给了我们。”

    张天浩直接把情况向所有人介绍了一遍。

    “头,这个朱成罡,我知道,他太狡猾了,被人戏称为属兔子的,不是说他胆小,而是说他这个人太警惕了,一有风草动便会离开。”

    “同样,他的身边每天都有不少人手保护,毕竟他还是一个蛇帮的帮主,手下也有一百多人,另外他还霸占了一个码头,那里的不少的苦力靠他生活。至于开赌场之类的,便不用多说了。”阮明浩指着照片认真的说道。

    “另外,这个人比较好色,都已经快四十岁,就娶了十三个姨太太了,现在至于他住那晨,到是没有人知道。”张天浩继续补充,轻轻敲打着桌面,认真地说道。

    “另外,他还有一个特点,便是他的女人,谁碰谁死,他的三姨太就是因为与外人*,便被人给灭了口,连那情夫也一并沉入了大海。”

    “所以,现在第一个要求,便是找出他的住处,这样我们才能有机会下手。当然,如果有人能勾引到他的姨太太,我们便可以顺藤摸瓜,找出这个家伙的地址来。”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有些发懵,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任务会如此的难,毕竟他们是行动人员,打打杀杀的还行,但要找人,还是差于情报科。

    “头,我们要不要跟天津的人联系一下?”

    “不能,因为我们想要联系,那是我们自己找死,本来是不应该派出我们的,说出来,我们这些人一旦行踪暴露,可能我们马上便会陷入危险之中!”

    “不可能吧,行,有这么夸张吗,天津站还想对付我们,不应该帮助我们一起对付朱成罡吗?”

    “一起对付,估计连我们都被一起对付了,所以人出去的时候,最好给我小心一点,打扮一下,别特么傻里吧唧的,否则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呢。”

    “还有没有注意了?”

    “没有!”

    “那行,这里有一些钱,一会儿,每一个人领五十法币,如果不够,可以再申请,再强调一下纪律,没有我的批准,不得私自跟外界联系,明浩,你是天津本地人,找人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知道朱成罡在那里!”

    “是!”

    ……

    英国租界内,阮明浩来到了一个小巷子内,手里还提着一份礼盒。

    “请问阿青在家呢?”

    “死了,死了!”

    阮明浩还没有问什么,便听到了屋里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甚至声音之中带着无尽的不满和怒意。

    “阿叔,我是浩子,过来看看阿青。”

    “小浩子!”

    里面的人听到阮明浩的声音,才把房门打开,披着一件单衣走了出来,而房间里更是显得有些昏暗。

    “阿叔,这是给你的见面礼,还请您收下。”

    很快,便进入了屋子,阮明浩很快便从阿叔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消息,原来这个阿青去混帮会了,好像叫青龙堂的帮会。

    “青龙堂!”

    阮明浩也是一愣,毕竟青龙堂说是一个帮会,实则也只是收一些保护费,欺压一下百姓的帮会,最主要的是收入来源便是大烟,青龙堂是玩大烟的。

    “浩子,我没有这个儿子,丧尽天良的东西,真的丧尽天良,为了大烟,逼着人家卖儿卖女卖老婆,我怎么生出这样不孝的儿子,怎么会有这样不孝的儿子啊!”

    阿叔也是越说越伤心,甚至感觉到老脸都丢尽了。

    “阿叔,放心,我知道了,我就是过来看看阿叔,我还有事,我便不多留了,这是十块钱,还请阿叔收下吧。”阮明浩也是一阵的难过。

    阿青是跟他从小长大的,也是一个村子的,也就是这一片的,没有想到阿青走上了这么路。

    “可惜你父母走得早,唉!”

    “阿叔,都已经过去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很快,阮明浩带着三个队员直接离开了这一片贫民区,甚至心情也变得有些压抑起来。毕竟他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物是人非,而他在他父母离世的时候,也只是一个小学还没有读完,那个时间已经相当的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