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张天浩甩出去的周楚怡完全是如同心如死灰一般,双眼失神,一切都莫如心死一样,都没有多少的焦聚了。

    “啪!”

    看到她这种表情,张天浩直接一巴掌掀了过去,同时更是抓住她,大声地喝道:“丫头,清醒一下,别想不开。”

    “呜呜呜!”

    “为什么,为什么你是特务,为什么你是特务,呜呜呜!”

    “我怎么就不能是特务了,我不吃饭吗,我不睡觉吗,说说吧,想来,你的身份,或者是你的经历不简单吧,或者说是你的身份不简单吧。”他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马上便想到了什么,有些震惊的看向周楚怡。

    “你是红党?”

    “啊——”周楚怡先是一愣,发出一声惊呼,马上便开口否认,“我不是,我不是!”

    张天浩突然之间想要笑了,而且马上便放声大笑起来,指着周楚怡那辩解的表情,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笑。

    他没有想到,跟他有关系的几个女人身份都不简单,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内心也是一阵的苦笑。

    “行了,丫头,你也别掩饰了,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没有练过,不知道特工的训练课程,不知道怎么掩饰自己的表情,你还是太嫩了。”张天浩摇摇头直接指着丫头笑着说道。

    “我,你!”说着,她直接扑向边上桌子上张天浩的那把手枪,在张天浩调笑声中,直接抢到了手中。

    “你,你,我要打死你!”

    “丫头,你忍心,你便开枪吧,反正死在你手上,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你开枪吧!”张天浩坐在床头,然后拿起了一根烟点着,淡淡的说道。

    周楚怡双手颤抖,然后打开了枪的保险,直接指着张天浩,眼泪更是不住的往下流,甚至不断的抽泣。

    “你,你*,你*!”

    “为什么,为什么你是特务,为什么你是特务。呜呜呜!”

    张天浩紧紧的盯着周楚怡,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抽着烟,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你走,你走!”

    最终周楚怡还是败下阵来,无力的把手枪垂了下来,看向张天浩的眼中尽是绝望和不甘,甚至还带着更多的委屈。

    “你是红党啊,红党啊!”

    张天浩突然跳了起来,然后一个健步便迈到了周楚怡的身边,直接夺过了手枪,抓住了她,重新甩到了床上。

    “呵呵,你一个红党,你说我现在要怎么收拾你呢。”

    “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周楚怡再一次疼心的骂了起来,那种伤心欲绝的表情,几乎是看得张天浩都有些心疼。

    一个小时后,张天浩从轿车上直接提出了一个被被子包裹的人,然后直接走进了聚贤居的地下室里。

    看着被他绑在刑架上的周楚怡,他的心里也闪过了一丝的不忍,毕竟是她的女人,虽然是被他强行占有的女人。

    “啪!”

    随着一水盆冷水浇到了周楚怡的脸上,从昏迷之中醒过来的周楚怡这才看到面前的张天浩,双手用力的挣扎了一下。

    “啊,张天浩,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是啊,我不得好死,老实跟我交待,你一个红党跑到北平来干什么的,如果交待了,少受点皮肉之苦,否则,我会让你尝尝满清十大酷刑。如何?”

    “你去死,张天浩,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我刚才便应该一枪打死你,一枪打死你。”周楚怡没有想到,刚才的一时心软,直接让张天浩得到了机会。

    “你说这把枪吗,你也是玩枪的,没有子弹怎么会不知道呢?”说着,他直接从身上取下了那把枪,直接把弹夹下了下来,放到了她的眼前。

    “你认为我会给你机会来杀我吧,如果真是那样,我都死了八百回了。说吧,好好的交待,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如果不交待,那可别怪我了。”张天浩眼露凶光,恶狠狠地说道。

    只是他的内心也是一阵的无奈,甚至在心里不住的说服自己:丫头,别怪我心狠,这是对你的考验,看你能不能坚持得住,如果坚持不住,那只能说你不适合做这一行,早点儿离开为好。

    他的心里也是心疼,可他还是不是得硬起心肠来,摆出一副你是红党,我要邀功的表情来,甚至脸上都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激动和渴望。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我什么也不会说,我什么也不会告诉!”

    “呵呵,你说错了,你这话说错了,你应该说,我真不知道你要我交待什么,只要你让我说的,我都说,我都说,求你放了我吧,求你放了吧!”

    “我呸,狗特务,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激动的周楚怡直接骂了起来,同时一口痰直接吐向张天浩。

    “丫头,还挺倔的,我们先来个开胃菜,老虎凳,如何?”

    不一会儿,地下室里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以及无数的怒骂声,而张天浩面无表情,看向周楚怡,手并没有停下来。

    皮鞭,银针,老虎凳,甚至还有各种其他各种奇奇怪怪的刑具,都让张天浩搬了出来,直接在她的身上用刑。

    而周楚怡,从一开头便骂着张天浩,从来没有停过,只要清醒便是骂,好像只有骂张天浩,她的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只是周楚怡却没有注意到,张天浩问话的技巧,她每回答一句,张天浩便会补充一句,告诉她应该怎么说,而不是这样直来直去,或者是直接骂。

    可此时的周楚怡怎么可能听得进去,除了恨,便是骂,甚至可以说是心死。

    两个小时过去了,张天浩也足足折磨了她两个小时,那种身上的痛永远没有她内心的痛苦,只感觉到人生一片的灰暗。

    张天浩也不由得内心暗暗赞叹,这丫头的内心挺要强的,而且在他的审训之下,竟然还能不说,实在是让他有些吃惊。

    同样,周楚怡也没有意识到,张天浩这一次的审训过程,在她今后被日本人抓住,就是想起当时张天浩审训她的回答的技巧,才逃过一命。

    那时候,她明白,张天浩今日所做的,对她有多大的影响。

    可惜,现在的她已经恨死张天浩了,根本没有用心去听,甚至可以说是人生莫大于心死。

    《谍云重重》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