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了党务处,已经是第三天的时间了,而整个中国到处都在谈着关于冀东防红自治政府的事情,即使是张天浩走在大街上,或者是走在校院里,也能听到各种人对于这一件事情的讨论。

    几乎所有人都在大骂殷的*行为,不过,日本人却是以*****,帮助殷建立和平政府等一系列看似荒唐的理由在狡辩。

    国府的指责,请求调停,可一切都好像没有任何的影响一般,日本人依然是我行我素,甚至让还大肆渲染他们的正确性,所谓的友善性。

    即使是张天浩看着这些天的报纸,特别是日本人的报纸,也是一片的恶心。

    不过,好消息也有一些,全国的反日情绪再一次高涨,无论是学生,工人,甚至社会上的其他人士,也纷纷加入了抵制日货,甚至宣传的活动中来。

    一场大风暴好像也在不断的酝酿当中,整个社会给张天浩,甚至所有爱国的中国人一种相当压抑的感觉,好像火山即将暴发一般。

    与此同时,红党吃掉了第三次反“围剿”的胜利之后,顺利提出了《抗日救国宣言》的主张,使得全国的民众再一次暴发出一种前所末有的力量。

    同时更是给全国人民看到了一种希望,一种团结的希望,一种一致对外的希望。

    张天浩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中的报纸,喝着杯中的茶,心思早已经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头,这一次夏科长行动虽然杀了七个汉奸,可他这一次可是损失惨重,一下子损失接近两个小队,主任看到他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就在张天浩回到党务处上班的第二天,钱军便跑过来向他汇报夏奕的事情。

    “说说吧?”

    “我听说这一次跟夏科长出去的人,只回来三个,除了张丽这个报务员,还有第五小队的队长,加上一个行动队员钱海龙,而且回来的时候人人受伤,其他再也没有回来。”钱军一看张天浩想听,便立刻添油加醋的说了起来。

    “听说,还有几个情报员也死了,这也太惨了吧,杀了七个汉奸,结果连自己的手下都死了这么多,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带队的,还是头你好,去多少人,回来多少人,还给他们一人发了一百大洋!”

    “你不知道,其他小队的人都羡慕死了,那一次出任务,像头你这样的,去多少人回来多少人的,这说明头实在是太高明了。”

    “行了,少拍一些马屁,夏科长那里的事情,我们不管,只要管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便行了,至于主任那里怎么处理,那便是他的事情了。以后少在外人面前说夏科长长短,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少尉,还没有资格评价夏科长,知道吗?”张天浩直接笑骂了他一句。

    “只是这一次死了那么多人,光是抚衅金便是要一大笔钱,又要头痛了,这都是钱啊。”张天浩一脸肉疼的叫了起来,直接叫得钱军直翻白眼,跟他出去的人都发了赏钱,而且是一百大洋一个人。

    现在到好,一个人五十多个大洋的抚衅金都叫穷了。

    只是他也知道张天浩跟夏奕不对付,也只能闭嘴不再多说话。

    “对了,没事跟行动科的兄弟们多走走,毕竟我们都是一个马勺里吃饭的人,有什么风吹草动的,都给我打听打听,没事别特么的到处张扬,这一次我给他们发了一人一百大洋的补助,夏科长可能已经把帐算到我头上了。”

    “他敢!”钱军一听,立刻跳了起来,大声地叫道。

    “行了,出去吧,出去吧,没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张天浩直接把他赶出了办公室,才让办公室里安静下来,继续坐在那里看着报纸,喝着茶,实在是他根本没有心思去看这些东西,他也在想一些事情。

    ……

    “天浩,你的报告呢?”

    就在张天浩准备离开办公室,找地方吃饭的时候,便听到了徐钥前打电话叫他交报告。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那个,大哥,我还正在写呢!”

    “我看你是想出去玩了吧,把报告交给我,快点,这一次你做得不错!”

    “那行!”

    张天浩应了一声,然后便拿起了电话,对着行动处的孙芳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孙芳,报告写得怎么样了?”

    “张科长,我这里已经写好了,这就给你送来!”

    孙芳一听,马上便是一乐,很快便把报告放到了张天浩的桌子上面。

    “张科长,你看,胡娜都有了首饰,我是不是也应该有一套啊,我可也是女的哦!”

    “你也要啊,可现在没有了,不过,不是给你们发了一百大洋了吗,应该够了吧!”

    “张科长,你真是偏心,人家胡娜拿了一套首饰还有二十大洋,一百大洋怎么可能买到那一套首饰,是不是人家没有胡小姐那么大的魅力。”孙芳把嘴一撅,看起来好像张天浩欺负了她一般。

    “孙芳,你能不能好好的说话,这一副小女儿的样子,还真以为我欺负你了,让外面的人看到,你还要不要一些脸面,好吧,下一次再出任务的时候,给你补人,行了吧,真是的!”张天浩也有些苦笑,他真的忘记了这一次行动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胡娜,一个是孙芳。

    “那张科长,你可以说到做到,不然我便赖在这里不走了,就说张科长你欺负我。”孙芳立刻笑了起来,直接往外走去,走的时候还给张天浩抛了一个媚眼。

    他也只能笑笑,然后拿着这位已经写好的报告快速的扫一眼,便有些苦笑,这报告里直接把他写成了无所不能,运畴帷握了。

    “算了,反正交上去,随大哥看吧!”

    张天浩摇摇头,然后便是直接拿起来向着徐钥前的办公室而去。

    “放桌上吧,一会儿我再看,如果没有事,你去玩吧!”徐钥前看着桌上的文件,抬头看着张天浩拿恶报告,好像哄小孩子一样,直接把张天浩赶了出去。

    “真是的,大哥你连一杯茶也不给,太伤心了。”

    “滚蛋,要喝茶,自己倒,那一次不是你自己动手的,这个时候,你应该在那个饭店,或者是舞厅了吧!”

    “还是大哥了解我,那我先走了,今天回家,也不知道家里的佣人做饭怎么样!”

    “你小子!”徐钥前对于张天浩的话,九成九的不相信,毕竟家里的那个佣人看起来太普通了,甚至说有点儿太丑了。

    以张天浩的眼光,不可能看得上她。估计想到什么地方去喝酒了,或者是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