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人开的车很快便出了西城门,向着北平的方向而去。

    就在张天浩他们出了西城门,周世光也不知道从身上那时摸出了一把信号枪,对着天空便开了一枪。

    瞬间,那强大的信号弹直接飞到了半空中,然后发出一道刺眼的亮光,即使是整个县城也能看到这道光芒。

    随着信号枪的发出,便听到了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两声巨大的爆炸声,如果*一样,即使是张天浩他们到了西城门外,还能听到城内传来的两声响声。

    “我的天,张科长,你用什么炸药,这么猛?”

    “tnt!”

    周世光顿时不想说话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天浩用的是tnt这种烈性炸药。

    “真不知道这一次又要死多少人,不对,要炸死多少汉奸!”

    “估计不会太多,十几个应该有吧!”

    的确,就在通县县政府大院内,刚才张天浩他们吃牛排的地方,此时出现了一个三米左右的大坑,靠近的尸体都已经找不全了。

    而离远一点的,也是鲜血直流,甚至有不少人被活活的震死,或者是被桌子上的东西直接因爆炸而误伤到。

    至少有直径五六米的地方,已经没有一个活人,远一的点,要不是晕过去,要不就是被炸得鲜血直流,至于死没死,更是不知道了。

    同样,那个放礼物的房间里,也不知道是谁做了好事,把张天浩的扔过去的那个礼物盒子放进了房间时在,而整个房间此时已经如同山呼海啸一般,各种礼物到处乱飞,撒满了一地。

    就连躲在五百米外的夏奕都听到了大院中传来的那两声巨响,差点儿把他吓得从房顶上摔下去。

    “该死的,撤,立刻撤,不撤便来不及了。”

    几个跟在他身边的行动队员到现在也是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在县政府大院里,还有人放了炸弹。

    几人按照他们预先设定好的路线,快速的撤退,甚至一分钟便已经消失在房顶。

    同样,县政府大厅内的殷,以及那个佐藤少将听到了爆炸,也只感觉到地面不住的晃动,连手的杯子都惊得掉到了地面上。

    佐藤的脸上要说有多精彩,便真的有多精彩,这么严格的防守当中,还有人在这里放炸弹,这是什么行为。

    “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八嘎!”

    佐藤对着几个佐官大声地吆喝一声,然后看向殷,才发现殷不知道何时已经蹲到了地面上,想要直接躲起来。

    他的眼中瞬间满是不屑,心中更是暗暗的鄙视:“这种人只能做帝国的狗,不可能上得了台面,要不是帝国需要他,早就撕拉撕拉的。”

    “殷主席,没事的,肯定是一些不服政府的反日分子潜进来搞破坏,放心好了,有我在,一切都没有事情。”

    “多谢佐藤将军,我刚才只是脚有点儿扭了,现在好了!”殷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虽然很低劣,可还是可以应付一下的。

    “好,我们出去看看!”

    两人还没有出去,便已经听到了外面传来的阵阵惨叫声,以及浓浓的血腥气扑鼻而来。

    “报告将军,有人利用礼品放了爆炸,好像是新型的定时炸弹,把前院炸开了一个大坑,几个人伤亡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事,而且殷主席的礼品全部被炸毁,损失并不大。”

    “那就好,那就好!”殷一听,马上便又振作精神,看向对方的那个少佐。

    其实那个少佐所说的还真没有错,不过伤亡的是几个日本的尉级军官,更多的是与会的那些前来观礼的汉奸,自动被他忽略了。

    中国人的死活,他根本不关心,也不会放在心上。

    “好,你去处理一下,同时派人四下再进行仔细检查一遍!”

    “嗨!”

    佐藤少将和殷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大厅,而大厅依然一切安好,除了一些灰尘被震得掉落下来之外,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来,音乐,殷,你不请美丽的小姐跳一支舞吗?”佐藤立刻叉开了话题,然后笑着对殷打了一个招呼。

    那边早已经被吓得差点儿魂掉了的*看到此时,脸色也是苍白无比,可面对日本人,甚至殷,她还是乘乘的站起来,僵硬的与殷开始跳舞。

    至于心里是怎么想的,根本没有人知道、

    只是刚才她手紧紧的握着,如果细心的会发现,她的手心多了一根餐刀,是用来切牛排的,可在此时,她也不得不放弃了刚才想要的冲动。

    不要说她不拿餐刀,所有人都注意他,甚至有日本兵手中的步枪早已经上膛,如果现在真的要拿刀,那结果便是不用多说了。

    看着那杀气腾腾的日本兵,以及那些佐官,她一切想法在此时也不得不放下。

    她便是天津大名鼎鼎的名花小桃花,也是被邀请过来参与这一次舞会的一个有名*。

    ……

    此时,整个通县城内再一次戒严,而且比起刚才还要严格,几乎是所有的军队全部出去,直接挨家挨户的搜查反日分子,甚至没有身份证明,或者外地来的,全部抓起来。

    而躲在地下室的夏奕几乎气得脸都快要炸开了。

    “特么的,这个*就是一个疯子,一个绝对的疯子,在那里还放炸弹,怎么不把他自己都给炸死,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头,那是谁啊?”

    “还能有谁,不就是总务科那个*吗,那个店小二吗,特么的,他到是吃得开,到什么地方,都能跟人打交道,真是气死了。”

    “张科长,他在大院里放了炸弹,我的天,这两声,至少也要炸死几十个吧,他可是立了大功!”

    就在这个行动队员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便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几声枪响,他立刻闭上了嘴,甚至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情报员王浩!”

    他们马上便明白过来,上面的枪响,显然情报员被发现了,而且可能以身殉国了,就是因为他们撤离得太匆忙,许多的痕迹没有来得及掩饰。

    六个人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枪,甚至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特别是夏奕,他外出执行任务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可这一次跑到日本人这里来执行任务,可以说,完全是一个失败。

    他都不知道回去后怎么向党务处的人进行交待了。

    几声惨叫声过后,外面又变得平静下来,可他们几个的心却是越的提起来了,情报员完了,不是被抓便是被打死了。

    “撤,这里不能再呆了,我们立刻撤离!”夏奕听了听上面的动静,马上便小心的推开了外面的那个盖子,看了看四周,除了一片吵杂之外,还有便是到处是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