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面的好像是又是一个大汉奸!”

    张天浩坐在轿车上面,便看到了前面的卡车停了下来,同时前面的行动队员也纷纷跳下车子。

    周国梁小路着来到了张天浩的车边,恭敬地说道:“科长,前面出现了一个车队,有二三十个护卫,我们的路也被堵住了。”

    “好,我知道了,下去看看,是什么人?看看是不是汉奸,如果是,让兄弟们做好准备,一并拿下算了,不用那么麻烦。”

    此时,张天浩他们所前往的方向是唐山。秦皇岛这一线,这里的人还是相当多的,毕竟今天下午要赶到通县。

    很快,前面发生了一连串的交火声,只是交火的很快,同样结束的也很快,毕竟对方只是一个地方武装,与行动队的这些人打仗,很快便被清理干净。

    “报告,我们三个兄弟受了点轻伤,包扎一下便没事了,打死对方护卫三十二人,绅士两名,全是唐山本地的绅士。同样也是名单上的人员。”

    “知道了,打扫战场,同时把战场前移一公里,准备继续战斗,受伤的兄弟,回去以后,每个人多补助二十个大洋的疗养费,还有,告诉他们,小心的点,别把自己的小命给丢了。另外,如果真战死了,发的奖金除外,每人家里补助二百大洋,不是法币。”

    张天浩声音并不大,但却好像这些队员无尽的勇气一般。他们参加行动队,目的不就是为了糊口吗?

    如果一算下来,差不多二百四五十个大洋,他们一个月的工资才多少,加上杂七杂八的补助,也就是十一二个大洋。

    “所有的武器,物资,告诉兄弟们,以后会分,但不是现在,全部放在卡车上面,别私吞了。”

    “是!”

    一行人很快打扫了一下整个战场,尸体直接拖到另一边,连挖坑都没有时间,便到了前面开始重新布置战场。

    一个下午,张天浩他们的战场打一场便向前移运一公里左右。

    当张天浩他们的车队向前移了四次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甚至连行人都没有了几个,毕竟这里的枪声不断,谁敢走这里。

    “科长,我们只打死了六个汉奸,有点儿少了。”

    “行了,别特么的得意了,六个还少啊,回了!”张天浩看了看地图,还有十几公里便要到唐山了,幸亏他们全部灭口,不然可能被保安团给盯上了。

    看着包扎起来的行队队员,全部还能动,至少说现在还死不了,或者说能坚持到明天,只要救治及时,不出现感染,一般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如龙,你第一小队还开着另一辆卡车直接去天津,找人包扎一下伤口,剩下的不用你们再出手了,毕竟你们都受伤了。”

    “科长,我们没有什么,毕竟我们还行,还能战斗!”朱如龙一听,马上便*道。

    “行了,你们十一个人全部去天津,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钱,一千大洋拿去先包扎好了,然后坐火车去北平,至于枪,除了几把手枪外,全部留下,不能拖,感染可就麻烦了。”张天浩笑了笑,然后直接吩咐他们转向天津的方向。

    “给站里发报,让天津的兄弟接应一下,他们全部受的是枪伤,很容易被人追查的。”

    “是!”

    “你们先走,我处理一下这些财物,然后追上你们!”张天浩看着胡娜和孙芳他们,认真的说道。

    “同时,现在分成两小组,孙芳为一小组组长,武大海为第二组组长,出发!”

    半小时后,张天浩开车便已经追上了前面的武大海他们,至于东西,已经被他处理干净了。

    “胡娜,总部那边怎么回复的?

    “已经安排人接应了,只要他们一到天津,便可以与当地的人联系。我已经把他们联系的地点告诉朱如龙他们了。”

    “那行!”

    ……

    党务处北平站这里。徐钥前看着晚上发过来的第二份张天浩的电文,有些疑惑的看着汪书香:“汪科长,他们没有重伤或者是其他人员伤亡吗?”

    “没有上报,我们不知道,只是他们今天杀了十四个汉奸。至于名单还没有上报。”

    “混小子,又给我玩失踪吗?”徐钥前知道张天浩懂得轻重,但他还是有些不大放心。

    “对了,夏科长那边情况好像不大好,下午派过去的人员如何了?”

    “没有能进通县,在外围便已经被拦了下来,还与保安团打了一架,结果又是两死五伤,现在二十个人已经撤回来了。整个通县好像全部戒严。”

    “戒严了!”

    徐钥前也是犹豫一下,但还是没有再多问,毕竟现在的通县进不去,那意味着一些重要的事情没有办法做,甚至人员都送不进去了。

    “报,主任,科长,急电,明码!”

    “拿过来!”徐钥前一听,立刻也有些不大好看,明码急电,这让他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

    他立刻接过电文,直接扫了一眼,马上便把电文直接拍在桌子上,大声地骂了起来,甚至也不顾自己失态的骂了起来。

    “该死的殷,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竟然敢真的*党国,*党国,成立什么狗屁自治委员会,你特么的是党国的罪人,党国的罪人。”

    “*,怎么出了这样的一个*,汉奸,大汉奸,认贼作父的汉奸,*,*至极。”

    汪书香看着徐钥前如此的失态,也是一愣,马上她看了看上面的电文,脸色也是相当难看,毕竟虽然有预感到此事可能已经成真,可当事真的临头之时,心里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主任,事已至此,生气也没有用了,对于这样的汉奸,只有一条,那便是杀,杀了他们,给全国人民一个交待,给党国一个交待。”

    “不错,通知夏奕和张天浩,不惜一切代价,杀了殷,还党国一片晴天。”

    只是此时的张天浩并不知道殷已经通电全国,开始真正的认贼作父,甚至脱离中央,正式宣布独立。

    “科长,总部急电!”坐在车上的胡娜立刻拿着一份电文,小声地对边上的张天浩说道。

    “念!”

    “命令:不惜代价,杀殷!”

    虽然只有几个字,可张天浩却感觉到其中浓浓的杀意,疯狂的杀意,显然徐钥前也是动了真怒,毕竟通县也是北平站管理的,现在殷出事,上面会质疑徐钥前的能力问题。

    张天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直接取出了一支烟,缓缓的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一脸严肃地说道:“看来事已成真。”

    “自治了!”

    “嗯!应该是通电全国宣布自治了。”张天浩阴沉着脸,给胡娜了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