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小时后,离北平城不远处一片小树林里,秦南山,皮人杰五个人以及他们跟着他的五名护卫看着被张天浩二十人架在这里,这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山下太君,这里是那里,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里,我们可是帝国的朋友……”

    “哈哈哈,好一个帝国的朋友,一个数经忘祖的*,你们还想说什么,全部杀了,用刀,别用枪,动静太大。”

    “是!”

    武大海他们还是相当开心的,没有一丝的伤亡,便可以杀了这么多的汉奸,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啊,我们也是*的,我们真是*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不是我们……”

    “求求你放过我们,你要钱,我们给,我给钱,我有钱。”

    张天浩看着这五个人此时的丑态,嘴角也微微上扬,只是吐出一句话:“动手!”

    二十人架着十个人转眼已经被杀光了。

    然后他们身上的东西便收集了起来,表五块,还有玉拌指两个,还有一些不错的戒指。

    “张科长,东西全在这里呢了。”

    “嗯,不错,这样吧,表,你们一人拿一块,看你们也没有表,算是第一次见面礼,其他东西都收起来,等回去的时候,我们统一分配,毕竟各个兄弟都不容易。”

    “好!”

    五个临时小组长一听,也是开心的得不得了,毕竟以他们的工资,还真买不起手表,即使是小队长也是如此。

    这时,他们才明白,跟着张天浩有什么好处,显然张天浩绝对不会亏待手下的兄弟,财神更不是随意叫的。

    光是一块手表,便够他们一年工资的,即使是怀表便宜一点,也不是普通的队员可能拿到的。

    “张科长,人家好像没有呢?”

    “呵呵,回去的时候,帮你打一套首饰,我相信一定会有的,不比他们差多少。”

    张天浩笑了笑,然后看着十几个人直接挖了一个大坑,把十个死人直接扔到了坑里给埋了。

    “行了,你们所有人都在这里休息一下,任何人不得离开,我把东西送回去,想要花钱,想要活下来,注意一下自己身边的人,更要注意一下四周的情况。”

    张天浩接着一个巨大的包裹,然后开着那辆卡车向着北平城方向开去。

    半小时后,他直接停在了北平城城门几里外,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收了起来。然后便才开着车子又回去。

    ……

    “主任,夏科长那边传来了消息,他们杀了三个汉奸,死了三个人,受伤四人,其中两人重伤,正往这里送。”汪书香拿着一份电文走进了徐钥前的办公室,小声地汇报道。

    “半天便损失这么多,他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不知道他们只有两个小队吗,是不是想在后天所有人都丢到那里。”徐钥前一听,脸色也是一暗,马上便有些怒气。

    “他们不会动动脑子,伤亡七个人,已经三分之一战力没有了,是不是明天下午,他们便是无人可用了。”

    汪书香看着徐钥前发火,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暗杀,这跟别人正面硬抗,不要说夏奕,便是整个北平站加起来,也没有人敢如此做,他们北平站加起来也没有二百人,这都是连后勤都算上了。

    行动科有九十来个人,两个中队,情报科有35人,其他还有各个科室,加起来,也就是七八十人。

    “主任,可能夏科长那里出现了意外吧,才让他伤亡有些惨重。”

    “嗯,也有这个可能性,对了,天浩那边有没有消息传来?”徐钥前轻轻的敲了一下桌面,淡淡地说道。

    “张科长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而且田科长那边也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好像张科长一走便失联了,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这小子,一放出去便玩野了,如果完不成任务,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他!”

    汪书香也只是带着耳朵听一听,至于是不是记在心里,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毕竟徐钥前跟张天浩什么关系,谁人不知道,还会刁难张天浩吗,这种可能性太低了。

    “好了,一有消息便送过来吧,我在这里等着。”

    ……

    一个小时后,张天浩再一次来到了原来约定的地方,而这里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汽车,卡车早掩饰好好的。

    “全体都有,现在全体上车,按小组上车,别给我找麻烦!”

    “科长,我们去那里?”

    “一会儿,你便知道了,同时,胡娜,给站里发报,零伤亡,五个汉奸已经授首。”张天浩看着边上的胡娜,严肃地说道。

    “同时告诉他们,我们真向着廊坊方向移动,准备找一些这些地方的汉奸,25号到达通县。”

    “是!”

    胡娜一听,连忙把电台拿出来,然后直接把电台放到座位上,便准备发报。

    “朱组长,你领着你的小组坐一辆轿车,走在最后面,检我注意一下,别出事情。”

    “是!”

    很快一封电报直接发了出去,同时,张天浩的一行人汽车直接向着东南方而开去,甚至直接到了通县外围。

    只是让张天浩有些意外的是,通县外围竟然设卡了,而且设外离通县还有十来里的距离。

    “头,前面已经设卡了,我们好像过不去了。”第三小组组长孙芳立刻跑了过来,小声地对着张天浩说道。

    “告诉他们,我是大使馆的竹下山道上尉,现在要去天津运输一批物资,让他们放行。”张天浩一边说,一边把手中的一本证件递了过去。

    孙芳一听,也是一愣,毕竟日本大使馆的证件是那么好办的吗,不会是拿假的来胡弄前面关卡上的警卫的吧!

    不过,她也没有敢多问,直接拿着张天浩给他的证件跑了过去。

    孙芳拿着张天浩的证件跑到了前面的关卡前,把证件往前面一递。

    “对不起,我们是奉命去天津办事,现在需要紧急通过,请给我们放行!”

    而在再来的时候,甚至可以说,张天浩下午从里出发以后,张天浩便让人把车上的标志全部换成了日本小国旗。

    “对不起,小姐,我们需要核实一下!”

    “可以!”

    孙芳很想抢过证件,毕竟一本假的证件拿去核实,那不是自己找事吗?

    只是很快,便看到了前面的一个少尉日本士官直接打了电话,同时直接跑了过来:“小姐,请问上尉在那里,我亲自送还证件。”

    孙芳只感觉到她大脑有点儿不够用,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少尉的态度会如此大的变化。

    “好的,少尉先生,请跟我来!”

    这时,张天浩已经走下汽车,站在汽车边上,看着前面的关卡,脸色还是一既往的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