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站在外面的操场上面,看着两个小队的行动队员,感觉到都有点儿怪怪的感觉,毕竟他杀过行动队的人,为难过行动队的人。

    可没有想到今天又要一起执行任务了,而且还是他带领去执行任务。

    “报告张科长,一小队队长朱如龙向你报道,应到十人,实到十人。”

    “报告张科长,二小队队长阮明浩向你报道,应到十人,实到十人。”

    “译电科胡娜向您报道。”

    “好,归队!”张天浩看着站了两排的人员,加上总计才22人,而且人手一把手枪,还有十把冲锋枪,甚至还有几把长枪,用来远程狙击用的。

    反正他是总务科长,装备股也是他下面的,自然好东西先紧着自己来。自己直接装备到了牙齿,可远可近,可攻可守。

    “既然大家都认识我,那我也不自我介绍了,以前我为难过你们,也刁难过你们的科长,那不是你们的错,跟你们没有关系,现在这是我跟夏科长之间的矛盾,或者是说是*矛盾的需要,我和夏科长不过是马前卒而已,都是帮别人做事的,所以,我不希望这一次我们行动受到这一事件的影响。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大家都在一个锅里吃饭的,甚至我和夏科长之间的矛盾都已经解决了。”

    “如果有人胆敢在这一次行动中阻碍行动,或者是行动不前的,直接作为战时的条例,杀!”

    “如果有敢背叛党国之人,告密者,杀!”

    “如果有通敌*者,杀!”

    “如果有行动中漏密者,杀!”

    张天浩的脸色严肃,声音严厉,甚至目光如同刀一样直接削过所有人的脸上,让所有人都不由得一寒。

    “当然,如果这一次完成任务,只要杀一个汉奸,我会给你们每一个参与行动队的人员十个大洋,而开枪的人,直接奖励二十个大洋,接下来便看你们能杀多少汉奸,便拿多少大洋了。”

    “如果你不幸死了,我会把这一部分钱直接送到你的家人手中,对于钱,大家一向叫我财神爷,我这一次便当一次财神爷,只要有本事,你可以在我这里兑换任何钞票,美元,日元,英磅,大洋,法币,我会给你等价兑换给你们。”

    “张科长威武!”

    “张科长威武!”

    “财神爷,财神爷!”

    张天浩双手虚按,然后淡淡的说道:“但同样有一条,必须要严格执行命令,每四人小一组,除了我和胡娜小姐外,其他人全部给我四人一小组,从现在开始,任何不得分开,相信你们也明白,如果有人走泄了内声,知道我们的袭杀对象是谁,后果是什么,便是大家的小命,所有兄弟,请给我连睡觉都要睁着眼睛。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很快,直接分成了五个小组,第一小组便是朱如龙,第二小姐阮明浩,第三小组孙芳,第四小组周国梁,第五小组武大海。

    “既然你们已经分好,那现在每一个小组两把冲锋枪,两把长枪,还有四把手枪,十二颗手雷,子弹管够,自己拿。同时,每个人都给我带上三斤牛肉干,一壶水,我们接下来两三将得不到多少休息的时候。”

    “不过,所有人以小组进行检查,每一个人身上除了衣服,其他什么也不允许有,这是一切为了防患于末然,任何人的其他东西都要交到站里,小钱,一会儿,把东西全部收到总务科保管室去。”

    “另外,我再多说一句,如果你们自己检查不干净,那是对自己不负责任,那出问题,那直接害死你们本小组的人,想死想活,便看你们自己了。朋友是用来给自己插刀的,而不是为朋友自己两肋插刀的。”

    看着这些人身上零零碎碎的东西还真不少,甚至有的小组把所有的衣服全部脱下来一件件检查。

    突然,张天浩手一指其中一个人大声地说道:“抓住他,他是日本人!”

    随着张天浩的声音,几个行动队员立刻扑了过去,然后便把这个人直接按在地下,才有些奇怪的看向张天浩。

    “日本人有一个习惯,那便是穿着木屐,双脚的大拇指已经变形,向外张开。九成九是日本人,毕竟这种木屐只有日本人常穿。”

    “张科长,你可不能冤枉我啊,真的不能冤枉我!”

    “你可能不能因为我的脚趾便说我是日谍,我不是,我不是!”

    “张天浩,你这是存心报复我们行动科的人,你这是打击报复我们行动科的人,兄弟们,这是张天浩故意的。”

    张天浩嘴角也不由得阵阵冷笑,同样看向那些正疑惑地行动队队员。

    “别那么大惊小怪,不相信,你们自己看看自己的脚趾跟他是不是一样的,别说人冤枉你,你们不知道吧,庄科长,也就是庄玲本来便是一个日谍,这事虽然还有保密当中,但你们是她亲自带的小队,谁能保证告诉我,你们当中还没有其他的汉奸,或者是被收买的日谍,我这样做,是最好的防止有人是日谍,或者是叛国者,为你们所有人的小命作想。

    如果你们不怕背后被人打黑枪,那你们可以不做,也不认真检查。”

    本来还疑惑的所有人瞬间也是一脸的懵逼,怎么也没有想到庄玲是日谍,而且一直是他们的头,那其中……

    他们也有些不敢想象。

    “现在给我全部重新检查你们的物品,直到没有任何问题才穿上,最后领装备,自己的小命要紧,死了便一了百了。”

    接下来,张天浩并没有发现什么其他异常的,但两个被收卖的人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动。

    很快,所有人都领到了足够的装备,食物,甚至水,连同张天浩也是如此,跟他们带的都差不多,而张天浩也同样带着一把步枪,不过却是中正式步枪。

    同样,另一边的夏奕也组织了他们的手下开始准备行动,他们并没有张天浩这里这么麻烦,毕竟张天浩对于这些行动一小队二小队的人能力还不大熟悉,自然也不可能多么的了解。

    瞬间,整个小队便少了一个。张天浩直接从训导处调了一个过来。

    临时的办公室里,张天浩找着二十个人一个个谈话,原因很简单,便是各种思想教训,或者是让他们自己找一找可能存在问题的人。

    “二宝,我给你机会,你如果是庄玲收卖的汉奸,那么你承认了,我会既往不咎,但如此被我抓到,你也知道后果的。”

    “张科长,您说笑了,我真的不是间谍,如果是,我还是一个中国人吗?”

    “好,第二个问题,你认为你们队里谁最可疑?”

    “这个……”

    “说吧!”

    “钱豹子,他最可疑,他跟庄玲走得最近。”

    “还有没有什么补充的了?”

    “没有!”

    “那行,你先退下吧!叫下一个过来。”

    接下来,张天浩一一个找谈话,基本几个问题问出来,随着张天浩问完,再一次看向这些人的时候,这些人眼神之中对于其他人的防范更多了一些。

    这种典型的心理暗示,却收到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