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丁萱萱已经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脸上也多一张人皮面具直接把她脸上的伤给遮住了,看起来还是算平常。

    只是身体还很弱,虽然有一段时间过去,可伤并没有好,但也可以下地行走了,不过全是要张天浩扶着她下床解决个人问题。

    “给你,帮你办一个户口,以后你便不姓丁,姓陈,西区户籍!以后在我家的时候,便做一个佣人,也好掩护你的身份!”

    “这几天我会出差,自己做饭,我没有时间照顾你,具体回来的时候不定,还有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不可以跟你们原来的人联系,不过,估计你想跟他们联系不大可能联系上了,毕竟他们可能早已经撤离。”

    张天浩一说到这里,丁萱萱,不对,现在叫陈萱,眼神也为之一暗,现在的她真的组织脱联了,不是她不能去联系,而是组织的规矩,被俘,甚至已经被枪毙了,又冒出来,傻子都知道这是一个问题。

    “我知道怎么做,但你就这么放心我!”

    “行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要是不相信你,你认为我会救你吗,你知道这其中有多大的风险,这是法币,你要买什么,多买一点,要丰富一些,把自己补补!”

    ……

    党务处会议室里,徐钥前脸色有些阴沉,甚至一副生人勿近,真是一脸的怒气,就差点儿拍桌子骂娘了。

    张天浩,夏奕,田中雅,还有汪书香,以及蒋雨蓉六个人正坐在会议室里,虽然只有六个人,却显得格外压抑。

    显然徐钥前的气场也太强了,此时的气势上更是压得下面的人都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今天是11月23日,我们已经得到了准确消息,殷于25日正式通电成立冀东防红自治政府,将要宣布脱离南京中央政府。我们不能任由这种歪风邪气出现,对于这种公然叛国的行为,要坚决予以打击。”

    “现在我命令,夏奕带领两个小队,去通县,我希望在成立大会上面,给殷迎头痛击,我要看到成绩,杀得这些胆敢投敌的人心寒。”

    “张天浩,你也带领两个小队也去通县,目的,便是杀,杀这些与会的人员,甚至殷,如果有机会,也别放过,还要给这些大大小小的汉奸一个深刻教育。我要让我们党务处成为悬在他们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汪科长,你给每一小组配上一部电台,随时跟站里进行联系。我要看到你们的成绩,你们各干各的,以成绩论英雄!”

    同样,在北平的复兴社也是如此,他们开始纷纷的派出人员,甚至南京也有派出人手来阻止这场所谓的冀东事件。

    “同时,总务科的事情,先放一放,这一件事情最重要的。”

    “是!”

    “天浩,你去领着原来庄玲的那第一中队一二小队,至于夏科长,你自己选择两小队,至于武器,你们需要什么,现在便去领,最迟今天晚上出发,虽然通县不远,但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是!”

    会议室里,张天浩看着面前的汪书香,笑着说道:“汪姐,你可给我配一个好一点的高手!”

    “没有问题,我们这里译电科的全是高手,给你配一个小姑娘,如何?”

    “那感情好,姑娘最好了,不过,必须只能比汪姐差那么一点的,毕竟想要找出跟汪姐比较的,还真的很难。”

    “张科长,是不是我长得难看,入不了你的法眼,便打击我啊!”田中雅一听,也不由得笑着打趣道。

    “怎么可能,跟汪姐长得一样漂亮的,在译电科是很难找的,但在我们会议室里,至少有两位跟汪姐不相上下的。田姐,蒋姐,你们说对不对?”

    “哼,你这嘴啊,真是甜死人不偿命,还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被你骗了呢。行了,走吧,我把胡娜配给你,夏科长,你呢?”

    “随意配一个便可以了!只要能正常发报便可以了。”

    “那行,我把张丽配给你,她们两人的业务能力还是很强的,动作也熟练。”

    “田姐,你那边的消息如何了?”

    “我这边已经没有问题,我会把通过电台随时通知你们的。至于两位大科长怎么安排,那便是你们的事情了。”田中雅笑了笑,然后便不再多说,分别给一个一份材料。

    张天浩便坐在那里翻开来看了看,22个县,还有不少的驻军也跟着投敌,做了汉奸,可有多少是真心的,张天浩并不知道。

    这里几乎跟宛平差不多远,几乎紧紧靠着北平城,只是没有想到,殷竟然做到了这种程度,许多资料上面都显示出来。

    上面有殷,池等一系列的重要人物,还有军队的一些首领,甚至还有不少的当地名流绅士。

    “这么多人参加殷的自治政府成立大会!”

    张天浩看着上面的名单,也不由得一愣,至少也有五六百人,而且人数可能还会增加,这么多人,有多少是真正的汉奸,又有多少是*的。

    “田姐,还有没有其他更加准确的消息了?”

    “没有办法确认,毕竟我们的时间太短,即使是再长一点,也没有办法确认他们是否真心投日,毕竟最难猜测的是人心。”

    “那我们怎么办,主任,是不是全部杀?”

    “杀,这些大大小小的汉奸,必须杀得他们胆战心惊。”徐钥前可是没有任何的好说,一个标准的党国人才,腐败可以,但一旦遇到外敌了,他还是会第一个站起来。

    对于这一点,张天浩还是相当确认的,不然早跟他分开了。

    “那行,不过我们最好给这些人送上一封信,如果参加的,全部当作汉奸处理,如果不去参加的,还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可以借机会看看那些人心里还在摇摆,那些人已经是坚决投敌了。对于这一部分人,直接杀。”

    “可以,田科长,这事交给你,立刻让人准备一下,给这些大大小小的汉奸直接送上一份拜贴,一颗子弹和一颗大枣,看他们自己选。”

    “喏!”

    田中雅立刻应了一声,然后便转身离开了会议室,而夏奕和张天浩等人也相续离开了会议室,向着外面走去。

    “天浩,你留一下!”

    “是!”

    “天浩,这一次执行任务,可能有危险,你自己要小心一点,特别是这些队员之中,还是有可能是日谍的,你自己把握分寸。”

    “谢谢大哥,我知道怎么做了。”张天浩应了一声,然后便继续跟其他人前后脚离开了会议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