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晚上见!”

    “行,晚上见,不过,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庄玲笑了笑,然后直接点了一下张天浩的脑袋,咯咯的笑了起来。

    “庄姐,你欺负我,我冤啊!说好帮我找媳妇的,现在又反悔了,怎么可以这样?”张天浩一边大声地叫冤起来,同时直接递过去了一本证件。

    证件上面还带着一丝的鲜血,只是鲜血很新,显然沾上去时间并不长。

    “木一树生,特高课!”

    庄玲也是一愣,然后便翻开来一看,也是一愣:“不由得一阵你……”

    张天浩一把抢了过来,同时更是大声地说道:“庄姐,如果你再不给我找媳妇,我可不答应。”

    “行,晚上我跟人家姑娘约好了,八点,红坊咖啡馆,不见不散。”

    “这还差不多!”

    两人的声音明显高了起来,甚至外面的秘书也能听到张天浩和庄玲两人的说话声音。

    至少说,正式科级别的科长都会配上一个助手用来处理一些文件,虽然不是秘书,但这是秘书处下配的人员,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香烟,香烟,大前门!”

    随着一声接着一声的卖烟声间传入了张天浩的耳朵里,他也不由得一愣,毕竟他对于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咦,外面是宁涛他们,他们回来了?”

    张天浩便伸头朝着下面正在卖烟的宁涛望去,便直接走出了办公室,到了外面去买烟。很快,张天浩便走到了楼下宁涛的身边。

    “老板,来几包烟,哈德门的。”

    “好嘞!”宁涛立刻跑过来,笑着把三包烟递了过来,同时小声在张天浩耳边说道,“头,东西已经转交出去了,至于钱,一分也没有收到,他们没有给我们钱。”

    “没事,没给便没给吧,他们写了欠条,相信他们不会贪婪了我的钱,以后这钱慢慢要吧。”张天浩应了一声。

    “对了,见到了那个女人了吗?”

    “见到了,只是人有点儿瘦,但精神还不错,我已经把照片,枪,钱,防弹衣,药水交给她了。”

    “那行,她是我们自己人,不然怎么可能不要钱,唉,最主要的是我亏欠她的。”

    “头,她好像是红党,这一次我们交易的好像红党,这会不会不大好,要知道,他们可是乱党?”宁涛有些担心地说道。

    “宁涛,你看这天下,你知道谁能胜?”

    “不知道,我那里懂这些,我就是一个小小的连长,又没有上过军校!”宁涛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同时一边说,一边从里面拿出了三包烟。

    “是啊,我们也不知道那边赢,有时候投机也是需要勇气的,我们两边下注,不管那边胜了,我们总有一个退身之地,不是很好吧。”

    “头,还是你高明,我知道了!不过,另一伙人也没有给钱,他们不会也是红党吧?”

    “你的眼神真是尖,他们都是红党,只可惜,这样的机会,他们只有一次,以后想要再有这样的机会,那是不大可能的了。”

    “晚上,带上几个人在烟柳胡同三十五号外面那里接应一下,如果没有必要,你们不要动,如果出现意外,你们是我的退身之地。记住!”

    张天浩说完,便转身向着站里走去,甚至手里拿着三包烟,随意的拆开来一包,自己抽了起来。

    “你们两个,给你们!”

    张天浩扔出一把烟给门卫,然后又拿着两包烟往里走。

    “拿着!”正好看着钱军从里面走出来,张天浩又扔了一包过去,然后便笑着上楼去休息了。

    ……

    晚上,张天浩穿上了他的那件平时都不怎么想穿的防弹背心,带着一顶黑色的大帽子,走向红坊咖啡馆。那里是张天浩跟庄玲约好的地方。

    “来了!”

    此时的庄玲打扮得像一个*,甚至看起来都有点儿不像是她本人了。

    “美女相邀,我怎么也要赶过来,不是吗?”张天浩直接坐到了她的对面,点了一杯咖啡。

    不一会儿,咖啡直接送了上来。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怎么可能,我一向被人称外诚实小郎君!”张天浩吹了吹咖啡,然后看似喝了一口,但马上又放了下来。

    “半小时后,我们出发!”

    “行!”

    张天浩两人随意的坐在这里聊着天,只是两人都不是以真实的面目出现,而是作了一个简单的打扮了。

    如果不是相熟的人,还真不一定能认出他们来。

    半小时后,两人很快便找了一个汽车,而且这辆汽车更是临时偷来的。很快便来到了烟柳巷子这里。

    烟柳巷,名字叫烟柳,其实并不是什么花巷,而一个每到春天的时候,柳絮乱飞,如同烟一般,所以被称之为烟柳巷。

    “就是那里,我已经监视好长时间了。”

    “这里是什么人?”

    “一对青年夫妻,当然这是日本人的秘密特工,男的人一家洋行工作,女的在家里呆着,没事买买茶,做做饭之类的,不怎么乱走。”

    “看来你观察不短时间了,走!”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三十五号外面,然后左右打量了一下,这是一个连着的房子,每一家几乎都是紧挨着,根本没有什么小院之类的。

    庄玲看着面前的这三十五号,然后指了指,才小声的说道:“就是这一家。”

    “好,我们进去吗?”

    很快,庄玲直接以一个邻居的身份开始叫起门,而家里也很快走出了一个青年人,看似青年,也差不多三十岁左右。

    “你好,我家里出了一点意外,锁打不开,进不去,能不能请先生帮我把胡先生把我家的门打开。”

    “小姐,你家在那里,可能我无能为力。”

    “先生,就在第五家,我才租的房子,可以吗,我求你了!”庄玲小声地肯求道。

    只是张天浩却走到了他的身后,然后一声闷响,他手刀重重的砍在他的后脑后面。

    “感谢先生,请!”

    庄玲一边说,而张天浩直接把扶着这个人,然后把他扶正,并托在抓住他的身体,不让他的身体倒下去。

    而庄玲也跟着一滚,整个人便已经滚进了房间里面。

    同时房间里的灯光中,张天浩便看到了一个青年的女人正看着张天浩滚进来的庄玲,双眼都睁得圆圆的。

    “啊”

    一声尖叫直接从房间里传来,而庄玲直接扑过去,双拳对着她便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