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了办公室里,张天浩看着钱军正在办公室外面等着他。他便拿出了办公室的钥匙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小钱,进来吧!”

    跟着张天浩进入办公室,钱军便找了一个地方站在那里,而张天浩坐到了办公桌前面。然后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

    “头,昨天晚上,夏科长到那个平安货栈去抓捕,不过人都死了,还有,平安货栈的老婆和女儿也被抓来,好像被他们……”

    “他们简直不是人,这种事情也能做得出来,我从来没有想过,夏科长连这事都能做得出来,真的不是人,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

    钱军把一些事情小声地向他汇报了一遍,毕竟这事情几乎站里的人都知道,也不用怎么打听,他便得到了这个消息。

    “你吃惊,夏科长已经疯了,你就当他是疯子好了!”张天浩的心里几乎判了这个夏奕死刑,只是现在不好动手而已,一旦机会到来,他绝对不会手软。

    “对了,还有一件事,除了货栈的三人都死了,还有一个红党了被他们顺藤摸瓜找到了,不过可惜也死了,昨天晚上直接死了六个人,至于其中红党有几个,没有人知道,这都是他们说的。”

    “嗯,不错,继续关注一下行动科的行动,没事请他们下面的人吃吃喝喝,多说说是夏奕不想给他们发工资,多打听一下消息,不破坏他们,但扯扯后腿还是可以的。”张天浩冷笑几声,内斗便是要拿出一个内斗的样子出来。

    “先去吧,如果没钱跟我讲。”

    “好的!”钱军应了一声,便直接走了出去。

    ……

    “老柳,老季一条线的老马和小陈都死了,而且死在老马家里!是小陈不小心,被人跟踪,最后被特务包围住了,死了。”

    “唉,这一次又损失四位同志,可惜了!”老柳也是一阵的感叹,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痛苦。

    “对了,老季的家里怎么样了,有没有通知到位?”

    “我们去的时候,已经迟了,被抓走了,而且我们的人在城西乱葬岗发现了他们一家人的尸体,而且母女两还被凌侮了。”

    “*,他们没有姐妹吗,怎么可以这样,这群畜生,畜生啊!”老柳一听,马上便拍起了桌子,指着党务处的方向便是一阵的大骂。

    “唉,斗争越来越惨烈了,连这样的手段都用了,看来有家庭的同志要注意一下,不过这群狗特务真的不是人,完全是畜生,畜生。”

    “对了,他们安葬了吗?”

    “没有,外面有特务盯着,只要我们一动手,便会被发现,该死的狗特务,真是该死,应该千刀万剐。”

    “老柳,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我们的物资转运问题,如果不解决运输线路问题,那我们可能真的陷入了死胡同了。各个方面卡得越来越紧了。”

    ……

    南京某个官坻里,那位大小姐一个人半躺在床上,那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甚至看得边上的管家都有些羡慕不已。

    “芳姐,你下去吧,我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好的,小姐!”

    只是芳姐看了看这位小姐,便不再多言,走出了房间。

    “该死的*,该死的*,都是你这个*!”看到芳姐出去了,她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不住的骂了起来。

    只是她的声音并不大,好像很快外面的人听到一般。

    “让本小姐,不对,让本公子吃了那么大的亏,你等着,你等着,你下次来南京的时候,我非要扒了你的皮,敢欺负我。”

    “是拿刀咔嚓一下砍了脑袋,还是拿刀把那个地方给割了,或者是用皮鞭继续打,还是用绳子绑起来沉江……”

    “不行,我得要想要下更加恶毒的办法,我不相信治不了你了,敢跟我斗!”

    只是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再想想自己,马上便又是哭丧着脸,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真是*!”

    “我要让你拉个星期的肚子。不行,不够恶毒,我要在你身上扎上一千根银针。让你变成刺猬。也不行,好像这个对他没有什么用,要不我把他吊起来,挂到城门口,让他吹个三天三夜,对,就这么办,这个好。”

    “好像也不行,我要让他认输,我要让他投降,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要不把他的眼睛挖下来,或者是把他的脚给剁了。”

    ……

    就在这位大小姐心思不定的准备找张天浩麻烦的时候,张天浩正在办公室办公,也是感觉到一阵的恶寒,全身凭空打了一个冷颤。

    “该死的,又是谁在诅咒我,太可怕了吧!”

    张天浩直接打了一个哆嗦之后,也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窗外的树,发现秋风已经吹过,不少的树叶已经变黄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已经秋天了,我都离开西昌快一点了。”

    张天浩想了想,便叹了一口气,把目光投向远处。

    “咦!”

    突然,张天浩望着对面的楼上某个房间里,一道光芒闪过,然后便不由得让他一愣,马上身体便向着左侧一移,随手便拉上了窗帘。

    他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如果他不有看错的话,对面的人应该是用望远窗看着他这个方向,或者是看他这个楼的这一面墙方向。

    “特么的,又是法国人开的酒楼,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的!”

    张天浩的脸上多了几分的怒气,甚至眼神之中多了几分的疑惑,按理说不应该出现在他这样的地方的。

    “喂,大哥,在吗?”

    “天浩,有什么事情?”

    “大哥,在我们东边的那个法国人酒楼五楼有人用望远镜看我们这里,要不要派人过去查一查?”

    “有人观察我们,那我立刻让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什么人敢子竟然如此的大,敢来观察我们党务处!”徐钥前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这是关系到他,甚至几个重要人特的生命安全问题。

    很快,一支行动队的人直接出了大门,扑向一千五百米外的法国人旅馆,而且是五楼的位置。

    静静的坐在办公桌前,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想着什么人对他们这里进行观察,红党直接被他排除,剩下的可能是国民党,也可能是日本人。

    如果是国民党,或者是其他南京那边的人,那一切还说得过去,毕竟上面对于沈知和他们的死还是不放心,毕竟一个上校就这么死了,如果是日本人,那事情便有点儿有意思了。

    他的思维飞速转动,甚至思考着接下来将如何应对这些人,特别是日本人和其他方面的人员,他也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应对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