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不起,老马,是我不小心,拖累了人!”

    “小陈,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既然暴露了,也只能拼了,最多十八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老马一边说,一边拉上枪栓。子弹上膛。

    “好!”

    “该死的,老马,快开门,驴毛塞住耳朵了吗,没有听到吗?”那个警察在外面大声地叫了起来,声音之大,几乎听出好远。

    可两边的邻层却没有任何的动静,老马的心敢不住的往下掉,这说明四周已经没有他们容身之处了。

    他也没有想到小陈身后还有一条尾巴,直接尾随到了他这里。

    他也只能苦笑,而小陈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老马这里是他带来的,是他直接害死了老马。

    “啪啪啪!”

    就在两人心里还在无奈,或者是内疚的时候,便看到了围墙上面出现了几个身影向里面翻了过来。

    两人二话不说,手中枪直接对着黑影射了过去,便听到了几声惨叫,然后便又沉寂下来,只是大门也在同时被撞了开来。

    数个黑影与围墙上面的黑影一起对着两人的方向开枪,一时间,枪声大作,而黑衣人更是向里面冲锋。

    两分钟,老马和小陈手中的枪突然一声响,然后再也没有子弹打出来。

    两人也不由得一愣,马上便明白过来,也是不由得一阵苦笑。

    “看来是我们牺牲的时候到了!”

    两人直接对视一眼,然后一人一边大门打开来,高举着手枪,直接对着外面冲了出去,只是他们的枪并没有响。

    而对面的特务枪声却是大作,两人身上也不知道中了多少枪,然后缓缓的向前倒去。

    当夏奕走进房间,便看到了两个正趴在台阶上的尸体,脸色也格外的难看,特别是看两人手枪已经没有子弹。

    “*,不知道他们没有子弹了吗?他们这是出来送死,你们全是猪吗,全是特么的猪吗?脑子呢,脑子呢。”

    “对不起,我以为他们要拼命,兄弟们为了安全作想,直接打死了他们!”

    “*,真是*,给我搜,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夏奕一看又死了两个,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甚至指着手下,便是一阵的大骂。

    可以说,一个来月,他们所有的收获几乎为零,除了打死几个红党外,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人力物力,甚至精力……

    ……

    第二天,张天浩又精神抖擞的回到了党务处,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所有人都开心的领着工资,而且比起过去还上浮了三成,算是这个月的补助。

    而后勤这里的人几乎是翻了一翻,相比较其他人,他们更开心,毕竟跟着张天浩混,至少说他们钱方面,张天浩没有亏待他们。

    这是张天浩担任总务科长以来,第一次给所有人发工资。

    “张天浩,你是什么意思,你给所有的科室发工资,凭什么不给我们行动科发工资?”夏奕直接站在张天浩桌子前面,直接拍着桌子大声地叫了起来。

    “夏科长啊,请坐请坐,有什么大事吗,不就是没有发工资,你们行动科那么有油水,还在乎我们站里的这点儿工资吗,那你也太不行了吧?”

    张天浩一边剔着指甲,一边随意的笑着说道。

    “凭什么,我们行动科出生入死,你不给我们发工资,这个理,我讲到主任那里,我们也讲得通。甚至官司打到上面去,我也一样有理,给钱。”

    “对不起,夏科长,你们行动科是大科,而我们站里的经费有限,所以你们行动科只能最后发,可是钱不够啊,自从十月份以来,我们站里一直只有主任从上面要下来的二十万资金,早花光了,你让我总不至于变出钱来吧!”

    “那凭什么他们有钱,而我们没有,给钱!”夏奕直接拍着桌子大声地跟张天浩吵了起来。

    “钱,那是我个人掏钱给站里的许多兄弟发工资,我不愿意拿钱给你们行动科发,如何,那是我个人的钱,我爱发给谁便发给谁,怎么,你还想吃了我吗?”

    张天浩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不屑地说道:“有本事你也自己掏钱给兄弟们发钱,反正他们跟你混的,又不是跟我混的,再说,我一切的行踪都在你们的掌握之中,你不就是想要抓我的小辫子吗,有本事抓啊!”

    “千万别怂,怂就不是男人!”

    “*,你*,你就是党国的败类,党国的败类,党国的蛀虫。”

    “党国的蛀虫,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党国的一个小虾虫都算不上,你以为我是什么,我是一个土豹子,一个下里巴人,一个乡下人,随你怎么叫,如何!”

    “你,你,你……”夏奕指着张天浩,便有一种想要拨枪的冲动,可他知道这个是不可能的,甚至看向张天浩,眼睛都瞪直了,可又没有办法。

    “你*,你*!”

    “我*,我承认,还不行吗,你抓你的红党,你愿意查谁,你可以查啊,我现在都查了,要不要田科长,汪科长,蒋处长,徐主任都要查一查啊。特么的,给你脸了吧!”

    张天浩也站了起来,一巴掌直接拍到了桌子上面,大声地喝道:“你特么的,你算什么东西,在我这里喝三吆四的,你盯着我们什么意思,盯着自己人是什么意思,沈主任,张处长他们的死跟我们有关吗,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说你是猪脑子了,真是抬举你了。”

    “正当自己当上行动科长便天老大,你便是老二了,我呸,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张天浩可不会惯着他,直接对骂了过去。

    “整天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我平时不怎么想理你,给你脸,你真以为你的脸很大吗?滚!”他直接指着大门,大声地喝道。

    张天浩直接把事情给挑明了,甚至当着外面那么多的人,把话挑明了,这位夏科长竟然看不清形势,直接拖累了他们行动科的所有人。

    “你,张天浩,跟我去找主任凭凭理,我到是要看看你有可说的!”

    “谁怕谁,老那,把帐本拿过来,我到是要看看这位夏科长怎么说,我们总务科有没有贪下一分钱,二十万,特么的,支持一个月的吗,还是两个月的。还有,我总务科欠着近四百万大洋的费用,你有本事去要,只要要回来,给你们全科发五倍工资。”

    “你,你,你……”

    原来几个领导已经死了,而且死得莫名其妙,让他去找死人要吗,还有汪书香二十万,他能去要吗,张天浩已经给这帐抹了,如果真要去要,那整个站里完全是孤家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