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柳看了看这几条欠条,然后也不由得一愣,毕竟范一剑的字,她还是熟悉的,一眼便看出这是范一剑的字。

    欠条,今欠张天浩大洋150大洋,作为运输两箱茶叶的费用,欠款人:范一剑,*二十六年十月二十七日。

    欠条,今欠张天浩大洋6530个大洋,作为购买两箱茶叶的费用,茶叶饼三百块,25000欠大洋,欠款人:范一剑,*二十六年九月八日。

    ……

    看着上面的欠条,如果不是认识上面的字体,老柳早已经跳出起来了,什么时候茶叶饼三百块要25000大洋了。

    可她知道有些名词永远不会出现在欠条里,如果真的把它写在欠条里,张天浩也会被人查到的。

    “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还请张科长收起来吧!”老柳总算知道张天浩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甚至不想帮她了。

    “张科长,要不要我再给你写一张欠条,你看如何?”

    “别,别,我这里的东西都是用钱买来的,结果你们到好,现在一分钱没有收上来,我的钱全部投到里面去了,却没有一点收入。”

    老柳也有些尴尬,毕竟老范留下的一个烂滩子,让她也有些为难。

    “那个,张科长,你看,这一支人参算是给你定金,你看如何?”

    “行,你写欠条吧,还有,东西送到什么地方,我也没有想到,你们会要这么多的东西,没有五六万大洋,估计拿不下来,这支人参最多也就是四五百大洋,还有那么多大洋,你们什么时候给我?”

    老柳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毕竟刚才还说得好好的,马上张天浩便要要钱了,真当这么多钱是好来的吗?要不是她没有办法,她那里会来找张天浩,结果还欠了一*债。

    可是从老汤那里也知道,整个北平特委也拿出多少钱来,即使是有钱,也一直支持组织活动,也早已经没有钱了。

    “不急,等我们收到货,我们一定会把钱还给您的。相信我,我们……”

    “别说这些没用的,什么给钱?”张天浩直接笑着看着老柳,他到是想要看看这个老柳能不能拿到钱。

    “这个,钱正在筹集当中,相信过几天一定会拿到的,请放心。”

    “是吗,老范这话,我早已经听烂了!”

    “啊……”老柳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马上还是认真的说道,“放心,我一定还你茶叶钱的,一分也不会少的。”

    “好吧,你们要送到什么地方,而且现在还没有货,至少一周后才能拿到货,我这一次又不知道要亏多少钱,唉,我怎么认识你们,早知道把你们交上去,我还可以领点儿赏钱,现在到好,越来越亏!”

    “一个星期后?”老柳也是一皱眉头,不由得愣了愣。

    “你不会以为货一下子便能拿出来吧,你当我是神仙啊,从天津拿货,然后再运过来,还要提前预定,你们到是好,认为我能变出来,特别是电子元件,你们以为好拿吗?这个还要美国本土进货,或者是从其他其他电子元件厂拿货,你认为那种会给我留下一个可以追查的可能性。”

    “当然是进口的,质量好,而且如果有关系,自然不容易被追查到。”

    “知道便行了,电子元件还有一些,全是美国货,只是价格更高一些,一千个电子元件,五箱药,按老范的要求,三百匹棉布,大约要六万大洋,加上运输费用,大约要六万五千费用,如果运到内地,价格会更高,毕竟一路上的关卡还是很多的。”

    “这么多?”

    “多,这已经是给你最低价了,你当这些东西价格便宜吗,如果你到外面的黑市上面,没有十万,你想都别想了。”张天浩不屑的撇撇嘴,要不是看到她是红党的份上,想让他让出一分钱,或者是说拿不出一分钱来,不可能拿到货的。

    “好吧,我想帮我送到山西,你看可以吗?”

    “对不起,山西那边,我还没有打通,过不去,最多送到山西和河北的交界处,接下来便是你们自己运输!”张天浩直接摇摇头,拒绝道。

    “那行!”

    “不知道我们怎么交货?”

    “十天后,井经火车站那里接货,这是凭证,如果没有,那对不起,我们的货会就地散卖出去,甚至通过其他中间商卖给其他人。”

    说着,张天浩取出了一张十元的法币,直接一撕两半,把其中一半递了过去。

    老柳看着手中的这张信物,也不由得一愣,这也太随意了吧。

    当然,如果有人想要模仿,那根本不可能的。这是张天浩独特的印记,想要模仿都不可能的。

    说完,张天浩又交待了一声补充的领货通知,他便直接转身离开了,至于接下来,便是老柳的事情,毕竟张天浩不保证进入山西的安全。

    “对了,你们那破电台秘密很容易被人破译的,剩下的,你们自己想办法。”

    老柳的脸上立刻闪过一丝的疑惑,可马上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这时她感觉到这句话比说了半天的话都要重要。

    不要说一支山参,便是再来几支,也不可能换到张天浩这句话,要知道电台的密码本来就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可现在却直接被张天浩说是破电台。

    其实更是告诉她,他们的电台密码简单,简单到了被党务处破译出来了。

    ……

    张天浩走出了包厢,甚至连茶都没有喝一口,还是感觉到口干舌燥,而且足足有十分钟过去了。

    “头,你下来了!”

    “下来了,回去吧,喝一口茶,感觉到精神好多了,回去休息一下,晚上还要有事情!”张天浩严肃的说道,同时张天浩也开始向着外面走去。

    “行,走吧!”

    回到了党务处,张天浩直接找了一个地方休息、

    行动科内,夏奕在收到了张天浩回来的消息,便站了起来,想要跑过去找张天浩,可刚刚站起来,马上又坐了下来。

    “唉,我这是自找麻烦,去又能怎么办,吵吗,吵能吵出钱来吗?该死的店小二。”

    “头,那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现在监视他,被主任发现了,让我领回来,我的面子都已经丢光了,还要说其他吗?”

    “那下面的兄弟们怎么办,他们早就不满了,都是说科长一些坏话,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

    “说我的坏话,让他们说吧,谁让我没有办法挣到钱,让那该死的店小二挣了钱,而且所有人都叫他财神爷呢!”夏奕也是气得一阵的苦恼。

    “对了,我们保护下的各个赌场有没有上供?”

    “有上供,都上供到了总务科,都是按时上供的。”

    “该死的*,上供了有钱也不给我们发工资,他是什么意思?”

    “那个,帐上早没有钱了,即使是这一部分上供的,可能也没有了!”他们都是知道总务科有着许多的猫腻,一般情况下,不会去为难他们,可夏奕查张天浩,结果便变成了这样子了。

    “通知下去,以后那些被我们保护的赌场不用再交到总务科,直接交到我们行动科,我到是要看看他们总务科怎么办?”

    “科长,主任是不允许把这钱交到那个科室的,否则后果不是我们能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