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在办公室拿着那会计那边递过来的报表,看了看,直接签字。

    “老那,这是我们帐面的东西,另一套帐本做好了吗?”那会计点了点头,除了那会计,没有人会知道,整个总务科有三套帐本,第一套便是明面的帐本,那就是党务处上面拨款以及各种使用明细。

    甚至许多的工资都欠着呢,当然是行动科的工资。

    第二套帐本便是总务科的小金库,便是一些额外的收入,如抓红党没收的收入,这些收入在第二套帐本上,并没有什么出奇的,直接用于发工资之类的,也用到这个帐本里的钱。

    至于第三套帐本,便是暗中收入,如党务处提供的一些保护费,这是第二个小金库,永远不会出现在帐本上面。

    每一次,那会计那边处理好了,然后到张天浩这里拿帐本登记,然后当天要交给张天浩,由张天浩保管。而且是党务处一笔最大的来头。

    不过,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张天浩这里还有第四套帐本,那就是他走私的帐本,除了张天浩,没有人知道张天浩到底走私了多少钱。

    徐钥前的办公室里,张天浩从包里取出一小叠美金直接递了过去,笑着说道:“大哥,这是一个月来的收入,只有四千五,现在才开始走货,数量有点少,还请不要见怪。”

    “天浩,这是一个月的收入?”

    “对啊,现在才是补货时期,打通关节之类的,都需要钱,所以,第一个月算是少一点,以后会越来越多。”

    “你小子,有这么多,我已经很满意了,近万的大洋收入,那我便收入了。”徐钥前直接把钱放到了抽屉之中,又笑着问了起来,“你跟那位宋大小姐处得怎么样了?”

    “大哥,本来这事情我不大想说的,只是我感觉到这位宋大小姐的目的好像有点儿不大简单,这种与男人相处的技巧不是一天两天能培养出来的,我担心她的身份有问题!”张天浩小声地把他想的细细的说了一遍。

    “有问题?”徐钥前也从来没有想过张天浩会说出这样的事情来,“那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我试探过几次,特别是谈到日本人的事情,她的表情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一说到我们中国,眼神之中带着丝丝的厌恶,不过她掩饰得极好,变化极小。”

    “还有,她的动作明显有些僵硬,最后便是她的态度前后变化有点儿太大了,这不符合一个女孩子正常的转*度。”

    “没有想到,你泡在女人堆里,竟然有着这样的看法,也算是没有白泡女人堆里去,钱也没有白花。”徐钥前也不由得哈哈大笑。

    “那行,我会让人注意的,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与他相处,毕竟他的上面是宋市长,怎么说也要顾及到宋市长的面子。”

    “我知道,如果她不是宋市长的女儿,我早就拿下她了。”张天浩有些不屑地撇撇嘴,淡淡地说道。

    “行了,没有什么事情,你去忙吧。”

    “对了,大哥,我想找时间去一趟东北,准备收几支老山参,或者是你安排几个人,帮我收几支老山参,你看行吗?”

    “你要那东西干什么,那东西可不是随时都有的,要看运气。”徐钥前有些疑惑的看着张天浩,有些不明所以。

    “大哥,我们做这一行的,没一个本钱是不行的,药品我可以搞到,但谁知道有时间会不会遇到危险,如果不能找到这些老山参来吊命,可能会直接耽搁救命的时间,所以我认为有备多患。”

    “那行,我让人关注一下,有的时候,便买下来。”徐钥前想了想,便应了下来,至于派出张天浩去东北,想都没有想。

    ……

    北平市长办公室里,张天浩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宋市长,笑着说道:“恭喜宋市长高升,上一次没有来恭喜,实在是对不住了。”

    “张科长,有什么事情吗?”

    “市长,你好,这是这个月的利润分成,由于第一个月分成,主要是补路,打通关节,所以,这个月分成便少了一些,还请市长多多见凉。”

    同样,张天浩从包里取出了四千五百美金摆到了他的桌子上面。

    “咦,这里有四五千吧?”

    “是的,四千五,下个月有望突破五千,你有两成纯利,还请不要拒绝。”张天浩笑着把钱又推了过去。

    “如果利润好的话,可能一年十万都不成问题!”

    “什么,十万?”宋市长也是一愣,声音也有些大起来,毕竟十万美金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拿得出来,虽然他是一个市长,一两万能拿得出来,但三五万美金的现金还是很费力的。

    “天浩,不错,不错!”感觉到有点儿失态的宋市长也重新恢复了刚才的平静,笑着赞赏道,“对了,听说你跟你小女相处得不错?”

    “市长说笑了,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一个泥腿子出身,是宋小姐愿意跟我交朋友,这是我的荣幸,那里有什么非分之想,这不是对宋小姐的亵渎吗?”

    “原来是这样啊,你们青年人在一起有着共同的话题,以后多聊聊。”宋市长一听,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下来,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张天浩只感觉到他的脸色又是抽了抽,毕竟对方明显看不好他,担心跟宋涵之间发生点什么,但看到他如此识趣,也才放下心来。

    “宋市长,那我先告辞了!”

    看到事情已经做到,便提出了告辞。

    接下来,张天浩又在市政府里大撒金钱,虽然不多,有的几百,但这已经让下面的人很满意了。对于张天浩的态度也气了许多。

    转眼间,半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当张天浩带着一脸的疲惫走一圈之后,他都感觉到他的脸上肌肉都有些发僵,毕竟笑得太多得太假,肌肉都有些形成记忆了。

    “小钱,到前面的茶楼休息一下,喝上两杯茶再回去,累死了。”张天浩看着前面的钱军,淡淡的说道。

    “好的!”

    钱军并没有多说,而是按张天浩的意思,直接把车开到了前面的悦来茶楼。

    “头,你没有必要这么跑,这么跑也太累了吧?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这样下去会留下病根的。”

    “没事,乘现在年青,多辛苦一点,不然以后想要再辛苦都难了。唉!”他闭上眼睛,然后淡淡地吐出一句话,可声音之中还是带着无尽的疲惫。

    “那你先休息一下!”

    钱军开着车子缓缓向前前面的茶楼而去,平时五分钟的路程被他足足开了一刻钟。

    “头,到了,你可以下车了。”

    “那行,我们下去吧!”张天浩推开车门,提着包向着悦来茶楼望了望,三层小楼,也算是少有的一个大茶楼了。

    “你把车停好,然后自己进来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