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平饭店的四零三房间里,张天浩被绑在床上,上半身早已经鲜血淋漓,一道道鞭痕虽然不是很深,可还是不少的鲜血渗透出来。

    本来洁白的床单早已经染上了不少的鲜血,而他整个人更是显得格外的凄惨。

    不光如此,张天浩的十根手指头上早已经插满银针,那么长的银针,在这小小的恶魔一般的大小姐手中,慢慢的捻了进去,那种痛几乎是非人的。

    连张天浩惨叫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弱,可张天浩还不能反抗,毕竟如果反抗,后果是什么,他很清楚,除非是他不想要这个身份。

    至于芳姐早已经离开了房间,她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张天浩被这位小姐折磨的样子,光是那惨叫声更是时起彼伏,听得她都有些全身发毛。

    至于外面的警卫,好像也是如此,好像张天浩的惨叫声更有节奏感。当然她也知道这里面绝对有张天浩演的成分在里面。

    “张天浩,以后看到我,还跑不跑了?”

    “不跑了,不跑了,一定不跑了!”张天浩有气无力的应道,甚至脸上带着苦涩,这种苦涩几乎让他有些无语。

    “以后先生你到什么地方,只要我看到的,我一定跑过去给先生请安!你看行不行?”

    “嗯,这样还差不多,我的手软吗?”

    突然她又来了这样一问,打得张天浩都有些措手不及。

    “您看呢,是软,还是香,还是硬,还是光滑,还是细腻呢?”

    “我是在问你呢,说!”

    “先生,你让我说什么好,是软,还是光滑,还是细腻,我怎么回答,你老人家才满意呢!”

    “看来你上一次摸过我的手,摸上瘾了,还在惦记着我的手,光滑,细腻,软,一定是这样的,我让你惦记,我让你惦记!”

    几乎是不讲理了,直接又是一轮皮鞭抽下来,张天浩的惨叫再一次时起彼伏的响了起来,好像魔音一样,让外面的人听得直接把门关了一个严实。

    “芳姐,小姐不会打死人吧,你听张天浩的惨叫声,怎么这么惨啊?”

    “放心,死不了人,只是吃苦头了,我记得小姐以前还没有对谁如此上心,这位可以说是头一遭。唉!”

    “我们离得远一点,把门关好!”芳姐还是苦笑,等回去的时候,便找老爷汇报一声,不能任由小姐这么胡闹下去了。

    接下来,警卫离这个房门远了一点,甚至远远的看着这个房门,至于张天浩,他们到是不担心张天浩会把大小姐如何,毕竟四脚绑住了,不要说武器,连一个铁片都找不到。

    现在他们唯一担心的是张天浩会不会被这位大小姐打死。

    一个小时,从一开始张天浩惨叫,一直惨叫了一个小时,房间内才算安静了一会儿。

    外面的人才算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房间方向。

    “没事,我们现在还是不要进去了,让大小姐自己出来便行,也许她打累了,需要休息一会儿。”

    此时,这位大小姐也许是打累了,也许是渴了,直接走到了茶几边上,拿起自己的杯子,一杯冷咖啡直接一口便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才感觉到身体舒畅。

    “张天浩,现在开始,我们两清了,记住,以后称我先生,我不喜欢小姐这个称呼,知道吗?”

    “知道,知道,我一定按先生的话做,只是,你看能不能把我放下来,我受伤了,还在流血!”

    “呵呵,想得美,竟然比我还招女人喜欢,比我有才华,琴比我弹得好,在南京的时候,比我还要吸收那些*,不就是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样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对,对,对,我就是一个小白脸,我只是……”

    “呸,小白脸,凭什么你如此吸收女人的关注,我那里比你差了,竟然把我的光芒都给吸引走了,我就是不服气。”

    张天浩听着这位的自言自语,心里也不由得苦笑起来。

    原来被她盯上,是上一次在百乐门舞厅的时候,抬了她的风头,让她心生不满,而之前所有猜测都是假的。

    张天浩只感觉到天雷滚滚,毕竟这叫什么事情,一个女人跟他争吸引女人的目光,有这样的事情吗,你可是大小姐。

    他直接张大了嘴巴,什么语言在此时都不知道怎么表达了,特别是这个时候,他甚至想到了对方是不是性取向不大正常。

    “我的天,怎么会是这样的,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难道听错了吗?”

    “啪!”

    就在这时,她好像也发现了张天浩的怪异表情,便是一鞭又抽了下来,抽得张天浩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哼!”

    喘着粗气,甚至连白晰的脸上都开始红扑扑的,但眼中却带都会一抹难以言明的煞气。

    “你刚才听到了什么?”

    “没有,我什么也没有听到,我在感受着我什么时候会流干血死亡,先生,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你看看,我有多惨!”

    “你有多惨,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知道你现在还有精力跟我说话,声音还是很正常,看来我打得还不够到位。再来!”

    说着,她直接脱了外套,又准备打张天浩,只是还是感觉到有点儿热,又脱了一件,两件,然后又拿起鞭子跳到了张天浩的身上,又是一顿暴打。

    ……

    “芳姐,小姐这一次打得时间好像有点儿长了吧?”

    “我也不知道小姐是什么意思,随她吧,别管她,只要她高兴就好!”

    听着房间里又是阵阵的惨叫声,外面的芳姐也是一脸的担忧,可马上又笑了起来,她应该为张天浩担心,而不是这位大小姐。

    只是此时她并不知道,张天浩是在惨叫,可这位大小姐却是脸色越来越红,双眼也是越来越迷离,表情也是越来越古怪,本来抽打着张天浩的,可现在却不住的摸着张天浩的伤口,不时还做一些其他动作。

    张天浩的心都有一种提到嗓子眼的冲动了,他都后悔给这位大小姐下药了,当时只考虑下药,甚至没有考虑到下什么药,现在才发现,他好像下错药了。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怎么会下错药了。我是不是灾星啊,被南京那几位知道我给她下了这样的药,会不会把我给分尸了。”

    张天浩的心里正不住的为自己默哀,这种下错药的事情也能发生在他的身上,他都有一种现在想要去死的感觉。

    看着这位大小姐那夸张的动作,张天浩的惨叫声更响了。

    只是他心里却在苦笑,这一次又是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了。这一次真的要死定了,而且死得很惨很惨的那种。

    现在他很想晕过去,可怎么也晕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