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去并没有多大的困难,相反,有着荣环的汽车相送,只用了大半个小时便回到了北平城,即使是如此,他们一个个也是坐在汽车上已经睡着了。

    至于张天浩对于他们的回来,根本连一丝的关心都没有,甚至连想要知道的兴趣都没有。相反,他早已经潜到了聚贤居这里,开始对着这些学员进行训练。

    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至少说,他必须把自己的班底训练出来。

    “全体给我打起精神来,你看看你们这个样子,还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吗,不愿意做亡国奴,这就是你们平时喊的口号。”

    “你们的信念呢,你们的理想呢,你们的热血呢,你们的狂热呢,动起来,动起来!”

    随着地下室里不住传来张天浩的咆哮声,以及队员那怒喊声,更多的是喊杀声。

    ……

    北平东交民巷的日本领事馆内,一个中年人坐在领事馆的一个房间里,脸色极为阴沉地看着几个手下。

    “说说吧,木一他们人呢,他们不是去监视张天浩的习惯的吗,怎么才监视两天,人便不见了。”

    “宫本君,对不起,我们找遍了整个北平城,敢没有找到任务关于木一君他们的线索,随了警察局那边传来了一个消息,便是前天晚上,一个小巷子里发生了一连串的枪声,最多一两分钟便没有任何的消息了。”

    “其他便是党务处抓红党,而且是白天,结果还追丢了。另外还有几个帮派发生了械斗,其他没有任何的线索,至于那个张天浩,到是经常在城内乱跑,现在他好像到处做生意,我们关注他,好像没有必要!”

    “笨蛋,这样的人才能为我所用,要知道只有这样的人,喜欢钱的人,才能成为我们的狗,整个党务处,我也调查了一遍,也只有他可能为我们所用,而且是最大可能为我们所用。”

    “也只有他被我们利用了,没有多大的野心,只是我们现在没有拿住他的软肋,我们现在要做的便是抓住他的软肋,威胁他为我们所用!”中年人直接骂了几句经典的骂句子,然后才怒其不争的看着所有人。

    “那我再派人去跟踪他,宫本君,您看如何?”

    “不用了,这个人在我们的记录之中,喜欢女色,而且这个女色跟其他喜好不动,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打入到他的身边,引诱他……”

    “好的,我就安排,我把我帝国精英安排过去,我不相信他能忍受住我们的*,不能为我们所用。”

    张天浩在训练学员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些日本人已经看中他,甚至想要把他转化为汉奸,如果被他知道,他可能会放声大笑,毕竟他愁着少了一件教学工具,如果有人送到他面前,他绝对不会气。

    ……

    张天浩回到了房间里,搬出电台,又开始联系远在延安那边的秦玉香,可惜还是没有任何的收获。

    他也叹了一口气,然后便看着电台,便把被他叫过来的一个女学员开始教学,主要的是教导她一些电码的知识,甚至发报的手法,这是每天晚上,他叫上一个女学员过来,进行教导电台。

    收起了天线,关闭了电源,才让这个女学员开始学习发报的手法,甚至告诉她一些基本常识。

    不过,他看了看时间,也是无奈,毕竟现在都已经是临晨两点多钟了,她也不可能没有睡觉的。

    “头,这电台怎么只对我一个人教学,其他人不学吗?”

    “学,只是先让你接触一下,其他的事情,你便不用多想了,还有其他事情,一会儿,你还要多学习,毕竟有些东西不适合在那么多人面前学习。”张天浩淡淡地说道。

    “特别是电台这类的东西,就好像是一个人的密码一样,被其他人知道了,很可能被别人知道是谁了,所以,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教学,只能私下里教学。”

    “原来如此!”

    ……

    “宋大小姐,怎么想起我来了,不知我有何能为您效劳的?”正在处理着公文的张天浩突然之间接到了宋涵的电话。

    “我要上街逛逛,缺一个提包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来呢?”

    “提包的,还真是我的荣幸!”张天浩一听,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显然这位大小姐不缺少提包的,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位大小姐有什么其他想法呢,戏耍他,还是有其他目的呢!

    他不由得在大脑中回想起这位大小姐的简历来。

    可马上他又想不出其中有什么地方不对,毕竟这位大小姐对他可不是那么友好的。

    “小钱,叫上三个人,跟我出去!”拿起电话,直接拔了过去,刚刚放下,便准备出去等着。

    “叮铃铃!”

    刚刚放下电话,便听到了电话*又响了起来,他立刻拿起电话接了进来。

    “喂,张大科长,我在和平饭店四零三,过来!”一个女生直接以命令的形式向着张天浩发布了命令。

    “你……”

    刚刚想要说出来:你是谁啊,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可是他声音却又立刻变了,更是大声地说道:“我这就到!”

    他说完,马上在他的额头上直接抹了一把冷汗,甚至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一去,又是他倒霉的日子。

    “我这是惹了那路神仙,让这位大小姐跑到北平来了,这不是给我惹大麻烦吗?”张天浩在心里不由得嘀咕起来,甚至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起来。

    拿起电话,直接给徐钥前拨了过去,甚至声音之中还带着一些颤声:“大哥,那位大小姐来了!”

    “哪位?”

    “南京那位!正在和平饭店,让我现在便过去,现在最好集中全站的所有行动人员,情报人员,后勤人员做好准备,如果这一位掉一根头发,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了。”张天浩有些心虚的说道。

    “什么!”

    电话那头的徐钥前几乎吓得站了起来,声音更是高了八度,甚至连桌子都被惊得发出阵阵的移动的声音。

    “你确定?”

    “这个事情,我敢吗?”

    “你小子,我这就招开会议,所有人发放枪支,汽车加满油,你小子也别行动队行动的那点儿汽油了,知道吗,还有子弹,也别给我扣扣索索的,这一次必须保护好这一位,否则你我头上的脑袋也将保不住的。”徐钥前立刻大声地说道。

    “大哥,我知道了,这就去安排!特么的,这位怎么跑来了,这不是要我的命吗?”一想到这位,他便感觉到全身都痛。

    “通知下去,行动队所有的汽车,子弹全部给供应上,其他的,等我决定!”张天浩立刻对着外面秘书大声地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