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对于宁涛的回答还是相当满意的,只是对于宁涛的几个手下还是有一些看法的。毕竟有些苗头还是不能冒的。

    他收留了他们这些人,给他们吃喝穿,如果有人再想打其他主意,特别是看到了金钱却有着如此大的怨念,显然不是一个好兆头。

    “宁涛,你认为你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大哥,这个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毕竟他们也只是发发牢骚而已!”宁涛心里也是苦笑,看着近四五十万大洋的财富,不起贪婪之心,那几乎不可能的。

    即使是他也想从中咬下一口,可他知道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不然张天浩凭什么收留他们。

    “唉,宁涛,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给你们钱吗,钱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可以说我从来不为钱担心,同样这钱也是最考验人心的,至于为什么让你们两个小队去他家杀人抢劫吗,你们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张天浩摇摇头,看着一丝难以言明的苦笑的宁涛,他也是摇摇头,并没有再多说。

    “把这一部分人全部调为外部人员,以后建立核心人员,核心人员的待遇,每年二百美金,外部人员只有一百,而且核心必须是忠诚度最高的。”

    “不过,核心人员一定要审核,一定要最忠心的一部分人,我还要在这过年期间对他们进行全部的培训,至于杀敌本领之类的东西,我便不多说了,其他的,我会给你们好好上一课,让你们明白什么叫本领,去吧!”

    张天浩直接已经搬上他吉普车的大洋和黄金,直接开车离开了,只留下了宁涛站在原地呆呆的望着吉普车的背景,也不由得摇摇头。

    这些人明显惹得张天浩生气了,而且生气的原因,却是那么的可笑。

    至少这些人被他,甚至张天浩归为不可信任一类的人。

    ……

    “老范,我感觉到这两天,北平党务处在结束了封锁之后,整个党务处好像开始严格排查我们了,这才两天时间,我们便已经发现有三个据点被特务关注了,如果不是我们的人机灵,很可能被抓了。”

    “是啊,我也不大清楚,北平站现在由徐钥前主持,他可是抓红党的一把好手,现在他好像盯上我们了!”

    “对了,那个张天浩怎么样了?”老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为难地说道。

    “他现在正在北大准备培训三青团,听说这个还是张天浩想起来的,也就是三*义青年团来图存救亡。现在好像已经开始组织人手,在全校物色人员。”

    “这个宗旨是救亡图存,至于真实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要不要派北大的一些我们的人员进去试探一下?”

    “可以派一部分人,不过要小心一点!”

    ……

    “天浩吧,二十万大洋的费用,这一来,转眼便已经下去了一半多,如果这样下去,我们根本支撑不到下个月了,我们必须有一个来钱的门路,不然……”

    “我知道,只是大哥,你也知道,以后他们控制着部分赌场,青楼,可是我们呢,人家根本不顶我们,我建议我们还是要一些行动,例如我们去抓一些红党,不然这些人真当我们党务处是一个只吃干饭,不干事的呢!”张天浩阴阴的吐了几句话,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多少的变化。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们要走私,特别是大批违禁物品,我们要向内地走私,以我们党务处的身份,别人还不大敢直接跟我们作对,每个月没有十万以上的大洋收入,根本支付不住站里的消耗。”

    “可以,只是我们走私什么?门路是什么,这都要考虑一下。”

    “不错,这一次我们是要好好的老虑一下,昨天赵团长也跟我打了电话,希望我继续跟他们合作,他们出枪,我们出药品,毕竟我跟安格斯洋行的人认识,可以拿一些低价的药品。”

    “你有把握?”

    “大哥,生意上那里有什么把握,我准备把枪卖到内地去。”张天浩想了想,然后才认真的说道,“还有药品,布匹,机器,我们都可以卖,只要有人买,我们都卖,我们便可以挣钱,到时候也不会受这该死的鸟气。”

    “同时,这些原来是我们的生意赌场之类的,同样也必须拿下来,敢反抗者,我相信多一个红党,少一个红党,都那么一回事情,同时也可以给下面的兄弟们发一些福利,不然老是扣扣索索的,下面的人也不怎么卖力。”

    “那就按你的意思去办,那你打算以那一个赌场为开头?”

    “兴隆赌场,原来便是何洪涛的,现在胡老四死了,被另一个帮家伙接手,竟然对我们不听调,不上供,想要下船,岂是那么容易的。”

    ……

    “夏科长,紧急任务,兴隆赌场内有一名红党分子混了进去,好像要接头,你立刻带人给我封锁了,然后所有人全部带回来,所有的物品全部封存,也全部带回站里来。”徐钥前看着面前的夏奕,脸色严厉的命令道。

    “是!”

    夏奕立刻应了一声,可是马上便明白这是怎么回来了,刚想开口,可马上便看到了徐钥前瞪了他一些。

    “全部立刻行动,张科长,领着一小队情报科的人跟着,任何想要走漏消息的人,按同党罪论处,可以当场格杀!”

    徐钥前嘴角微微一动,眼中闪过一丝的寒光。

    “是!”

    夏奕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这是对他的监视,如果他真有任何的动作,那后果是什么,他也是清楚得很。

    虽然关了近二十天,但他的心里也渐渐琢磨出味道来,这一次沈知和他们的死,只是一场*斗争的牺牲品而已,而且很可能是张天浩和徐钥前下的手。

    可这话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毕竟这种事情,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如果说能直接查到,那张天浩和徐钥前早进入了大牢了。

    再想到以前董其虎,马文斌,他又何尝不知道,那是失败的牺牲品,至于下手的是谁,他连脚趾头都能想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沈知和他们会下手,可结果已经改变不了。

    最主要的是沈知和的苦肉计直及时,太精彩了。

    可是他永远不会想到,这一切只是一场戏,一场演给所有人看的戏而已。

    夏奕看了看正一脸笑哈哈的张天浩,没来由的心底一寒,一个做过行动队的队长,几乎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做了总务科科长,这事情本身便是一个怪异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