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科长,累了一夜,我请你出去吃个早茶,如何?”庄玲笑着走到了张天浩的门口,笑着问道。

    “那不盛荣幸,庄姐,请!”

    “走,我知道一家早茶不错,便是天津狗不理包子,不过有点儿远,你要不怕死的,那便走吧!”庄玲也不由得掩嘴一笑,然后便向着外面走去。

    很快,两人坐上了张天浩的吉普车向着外面开去,很快离开了党务处。

    “张科长,你们这一次行动真够狠的?”

    “我也是*的,今天会有特派员过来,如果他们昨天不死,那近四百万大洋的损失便会落到我们头上,即使是我们有证据也没有用,在南京的徐主任即使是汇报给陈先生,也不有任何的效果。”

    “南京的徐主任也知道了,还惊动了陈先生。”

    “不错,毕竟北平党务处是北方派系的,而是南京的,更何况我们两人的身份又是四川派系的人物,要不是徐钥前与南京的徐主任是亲戚,根本不可能调到这里来。”

    “现在特派员过来,自然偏向沈知和,你知道后果的,只是现在人死了,再有任何的偏,也无济于事,只能认这样的事实。”张天浩笑了笑,同时更是嘴角微微上扬。

    “再说,我们都有不在扬的证明,我昨天晚上请总务科和译电科的美女吃饭,跳舞,想要找我也找不到我,不是吗?”

    他相信自信,毕竟这事做得相当隐蔽。

    “你不怕把人告了吗?”

    “你会吗?”张天浩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才认真的说道,“这一次大清洗也终于告一个段落,我们也可以放开手来抓日谍,让所有日谍和汉奸全去死好了。”

    “原来你也这么想,希望你以后不要出卖我!”

    “出卖你,你看我是喜欢出卖人的人吗?如果不是他想要对我出手,大哥也不会如此做!”

    庄玲直接盯着张天浩,眼神看着之中也闪过一丝的疑惑,毕竟这一次的事情有点儿太大的,即使她也没有想到,徐钥前和张天浩下手会如此狠,而且直接灭绝。

    “庄组,这一次事情差不多过去了。我们只当是日本人杀的,不是吗?”

    张天浩的左手还握着一个小小的音叉,轻轻的在他的坐骑上敲了起来,相对于别人来说,他还是有一定的防范。

    “是啊,过去了,真的过去了。”

    一个小时后,张天浩再一次回到了党务处,而外面却是大量的警卫正在打扫整个站里的地面,甚至还有大量的清水也洒在上面。

    甚至门内外都重新插上了彩旗,几乎所有人都已经都从末有过的认真。

    而地面上的鲜血早已经被打扫干净,一队队的人员还在各位整理,检查有没有什么东西被偷了。

    “张科长,我们站里失去了一些东西,你看看?”

    “失去了什么?”张天浩看着谷小峰,有些疑惑的问道。

    “科长,沈主任的办公室保险柜被人偷了。至于里面的文件之类到是失去一部分,徐主任发现里面好像失去了大量的钱财,还有便是译电科好像去了一部15w的电台。”

    对于钱财,他到是没有在意,只是他的眼神之中有些疑惑,毕竟电台和文件扫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失去了那些文件?”

    “不知道,主任还在清点。”

    “那我们后勤这边扫了什么吗?”

    “没有,我们离开的时候,所有的门都已经锁死,到是没有差上任何东西。”

    张天浩的脸色也微微一变,然后便向着徐钥前的办公室走去,毕竟他也要跟徐钥前好好的聊聊,差了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

    “主任,在吗?”

    “你小子,进来吧!”徐钥前的脸色也差过了一丝的笑意,然后对着张天浩招了招手,让他直接随意找一个地方坐坐。

    “大哥,听说差了一些文件,是不是真的?”

    “呵呵,这个你还不清楚吗?”徐钥前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的微笑,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这一次一定是差关于日谍的文件吧?该死的日本人,竟然连文件都偷了,真是气死了,他们应该全都去死!”

    “对了,听说还差了不少的金钱?”

    “嗯,我们总务处的金库也被人偷了,四百万大洋啊,那可是两大汽车的大洋就这么没有了,实在是太可恨了!”

    张天浩,瞬间乐了,毕竟这钱是怎么一回事,他还是清楚的,现在落到了小偷的头上,至于想要用钱的人,早已经全死了,到那里去要钱,再说上面的人也不愿意追查这件事情。

    和稀泥,真是一个好主意,真是一个好主意。

    “大哥真是高明,真是高明,还有昨天晚上,沈主任家被人偷袭了,整个家里好像被人抢劫了,连人都不见了。”

    “嗯,天浩啊,这些罪人太可恶了。”

    徐钥前更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张天浩,只是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的不解和探询。

    “大哥,昨天我让人地下黑市散布了一个小道消息,说是沈主任家里有着二百万的大洋现金,结果昨天晚上便有人找到了他家。”

    张天浩也不由得揉了揉头,尴尬的笑了笑。

    “听说昨天晚上动手的人全是精英啊,两个小队的守卫竟然没有什么还手之力,还动用了步枪?”

    “大哥,你看我有那么大的能力吗?这是真不是我做的,我整天都四处乱走,那里有什么人啊,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能是军队人员做的!”

    张天浩把徐钥前的话仔细想了一下,才无奈地说道。

    “军队,我一会儿过去查看一下,还有去电话局那边查一下,看看那边是怎么一回事情!”

    “不用了,刚才汪科长已经打电话过来,在昨天晚上八点五十九分,打进一个电话,是一个敲诈电话,其中一个小队行动队员直接去救人,结果扑了一个空,对方的动作太快了,整个过程加起来也没有一刻钟。”

    “这么快?”

    张天浩脸上也是一脑的震惊,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大哥,这动作也太快了一点吧!”

    “是太快了,对方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但绝对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人员。”徐钥前并没有从张天浩的脸上看出什么,也算松了一口气。

    毕竟如果真是张天浩干的,那他对于张天浩会产生怀疑和不信任的。

    “大哥,那沈主任的家属要不要救?”

    “救个屁啊,现在人都死了。”

    “那也是,想要我们死,我们不去救他家人,那也算是恩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