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弟弟,现在我们好像命运差不多吧?”

    过了好一会儿,田中雅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看向张天浩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为难起来,不过还是吐出了一句话。

    “怎么会呢,我总务上没有钱,一切都是那么麻烦,你们情报科可是一个大科,比起我们好上太多了。”

    “弟弟又何别这么说呢,自从我们董书记和马科长死了,我们的日子便不再好过了,许多的事情,我这个副科长只当是一个摆设。”

    “田姐说笑了,谁看当你是摆设,没有科长的情况,谁不听,直接给他穿小鞋不就行了吗?”张天浩笑了笑。

    至于田中雅说的是真是假,他并不关心,至于能联手那更好,如果不能,那只能算了,反正对方目的是什么,他也没有必要知道。

    “弟弟,你不会以为我们这董书记一脉的会好过吧,另外,我可能要调到训导处做副处长了。”

    “训导处,不是一样吗?至少没有危险了!”

    “唉,看来弟弟还是不明白啊!”

    接下来两人便没有多说,一路把车子开进了党务处,而两人也各自分开,去了各自的办公室。

    回到了办公室里的张天浩再一次回想今天田中雅的对话,仔细分析,他也没有办法把握她的意图是什么,是联手还是想要得到什么。

    ……

    “恭喜张科长,现在已经是整个北平的名人!”庄玲看着张天浩走进来,便不由得笑了笑,直接恭喜道。

    “庄姐,这个事情是值得喝一杯,要不中午我请你喝一杯,庆祝一下我成为北平的名人,日谍的克星,红党的眼中钉,如何?”

    “你要不是怕死,那就来吧!”

    “还是庄姐看得明白,我去办公室里处理一下今天的事情,11点在楼下集合,如何?”张天浩想了想,便打了一个招呼。

    “小常,今天主任和何科长没有出去吗?”

    “没有,今天都在站里!”

    “可惜,张处长的葬礼上面,虽然去的人不少,可却少了一个重量级的压场,唉,这就是张处长,平时的人缘还不错的,可惜了。”张天浩摇摇头,然后便重新走出大门。

    他要处理一些其他事情。

    ……

    “万山,今天晚上,你和宁涛他们带几个人,把沈知和家人给绑了,这么多年来,拿钱来赎人,否则便撕票!”

    张天浩想了想,便坐在黄包车上,对着已经扮着黄包车车夫的万山说道。

    “真去绑了他吗?”

    “绑了,特么的,想要置于我死定的家伙,我还跟气什么,只要交钱,便放了,如果不交钱,送走,送到南京去,或者是西安,或者是其他地方去!”

    “什么,他要杀大哥!”万山也是一愣,刚刚跑出没有多远的万山也突然停了下来,声音也有些撕哑的说道。

    “不错,还有那何洪涛,不然我也没有必要把整个党务处捣得鸡飞狗跳的,他们自己找死,那也别怪我了,但我还是仁慈一些的,把他们送走,至于能不能回来,那便是他们的事情了。”张天浩脸上也是闪过一丝的怒意。

    好好的日谍不去抓,非要搞什么妖蛾子。

    “我知道了!大哥,要不要把他们两人的家属全部抓起来?”万山又重新小跑起来,一边问道。

    “不用,只抓沈知和,如果两人一起抓,沈知和肯定不会出来,会被他看出其中的道道来,即使是这样,还是有点儿不大保险,至于他家的守卫,杀了吧,枪全部带走,家人绑走。”

    “还有,做事要干净一些,能不用枪便不要用!”

    “知道了。”

    张天浩很快到了一个中药铺面前,点了一些药材,然后便接着六七包药材,便又往站里走去。

    这些药除了一部分是为那些学员准备的,其中还有一部分是为他自己准备的,毕竟这些大补之药,他吃了之后,可能会使得他的身体素质再上一个台阶。

    这一个星期下来,他发现他的无名心法陷入了瓶颈,而身体的素质增长好像也陷入了停止状态。

    “老王,帮我这个药煎一下,一会儿拿给我,这是我的手老是抖,要叫一些药疗治一下。”张天浩回到了站里,便把药递给了老王。

    “好嘞,科长,你等等一会儿。”

    “没事,慢慢来,我不急。”

    ……

    “天浩,是我,你到我家里来一趟!”就在张天浩回到了办公室不久,便收到了电话那里徐钥前的声音。

    “大哥,身体如何了?”

    “好得差不多了,这两天我便上班!”徐钥前先是一愣,马上便明白了什么意思,“对了,带一些玩具过来,小宝这几天可不高兴了,有点儿想你了。”

    “好的,一会儿我便过去!”

    吃过大补之药后,张天浩便直接开了站里,从外面买了几个玩具向着徐钥前家开去。

    ……

    “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张天浩坐在那沙发上面,抱着小宝,笑着说道,一边逗着小宝玩。

    “昨晚回来的,把站里的事情跟我说一说吧!”

    张天浩便把发生的大事都说了一遍。

    “张其融死了?”

    “是的,今天是她死的第三天,我还去为她送行的!”张天浩淡淡地说道,“大哥,怎么了?”

    “张其融的身后有人,这一次整个站里都可能要大换血了,我把照片全部给了主任,主任直接向陈先生汇报了。”

    “那就好,这个沈知和该死,一开始与何洪涛商量来对付我,给我设了几个陷阱,跟踪我,被我解决两次,还想追捕红党的机会,假扮红党想要杀我,也被我突突了,现在又用这种低劣的手段来转移视线,只是他想要转移视线,我给他机会,帮他再炒作一把,我到是要看看他能有什么办法。”

    他也是咬牙切齿,恨恨地说道,甚至脸上的杀意也是一闪而过。

    “现在他都不敢出门了,昨天站有门口,结果被人一枪差点儿把下身给打了,结果没有追上,直接追到了使馆区,进不去了。”

    “杀到了北平站的门口了?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

    “大哥,这种人活该,别同情,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完全是一个*!”

    徐钥前也明白张天浩为什么恨这个沈知和,毕竟想要杀张天浩,想要嫁祸,可他却找错对象了。

    “天浩,那报纸上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大哥,我怎么会搞他们俩,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情报科或者是训导处的人干的,毕竟他们的处境也不是很好。就好像今天上午,田中雅找我!”

    他把田中雅找他的事情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