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涛,派人给我二十四小时盯着梨园前后门,任务时间一天。”

    张天浩直接打电话给宁涛,毕竟他现在手的力量还是太少了,只有宁涛这一行三十多个人,他也是没有办法。

    “大哥,我这里多派几个人吧!”

    “那行,别靠太近,我担心有其他事情发生,还有,元老二回来了吗?”

    “元老二回去了,不过他跟踪那个人跟丢了。”宁涛无奈的叹口气,“这个跟踪之类的实在是太难了。”

    “我知道了,这一段时间太忙,春节前后,我会对你们所有人进行培训,跟踪,暗杀之类的,让兄弟们都准备好。”

    “是!”

    他挂了电话,然后脸色有些古怪的思考想来,毕竟元老二跟踪之人是什么人,竟然跟丢了,显然对方是一个有着很强反跟踪能力的人。

    “对方是什么人,难道真是日谍吗?”

    他的心里也不愿意相信梅妙妙,毕竟有些事情还不好他早作判断。

    带着这样的心思,张天浩回到了聚贤居开始对到来的学员进行训练,随着大量的训练,他一时间也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解决梅妙妙的问题。

    “对了,老范啊,老范知道一些东西,我何不去问问他呢?”他的心里闪过一丝的犹豫,但马上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你们没吃晚饭吗,这么无力,你们当敌人会是跟你开玩笑吗,还是跟你们说笑,这是生死决斗,用力,拿出气势,力量出来,不是让你们来玩的,爱国不是口头上的将军,行动上的矮子。”

    “训练你们,不是让你们如此的玩耍,而是真刀真枪的杀敌,你们这种行为是什么,这是闹着玩吗,用力,再用力!”

    “敌人会给你们会机会吗,不会,只有你死我活,或者是我死你活,没有第二条路走,只要踏上这条路,那你们将永远不会明白,这条爱国之路是多么的残酷,这才是第三天,以后每一天的训练,将是你们终生难忘,甚至终生受益的。”

    “这是你们杀敌的本钱,没有本钱,你们能干什么,给敌人送菜吗,还是送人头!”

    张天浩的咆哮声不断的在地下室内响起,甚至连所有学员都听得不得不使出全身的力气对练。

    “你,过来跟我练习,要这样练习,不是软绵绵的!”

    说着,他直接抓一个学员的手,然后猛的从他的头顶飞过,重重的摔在地面上,要不是地面上有着厚厚的垫子,估计这一摔也至少会*了。

    “用力,你就当他是你的敌人。”

    “站起来,再来!”

    “是!”

    万乐艰难的站起来,然后摆开架势,准备跟张天浩对练。

    “都给我看好了,这样,一步迈出,然后身体一下,接着一顶,双手紧紧抓住对方的手,猛的一用力!”

    张天浩缓缓的讲解着动作要领,让学员看得更加清晰一些。

    结束之后,一个个又是精疲力竭,全身酸痛,几乎站不起来了,即使是拿着手枪,也是颤抖得不行。

    “哼,小小的训练都这样了,不行,明天继续,婷婷,你去把上面的红烧肉都提下来,其他人,全部洗手,然后吃肉。”

    张天浩看着一个个体力透支严重,便吩咐程婷婷开始做事情。

    红烧肉,这是他亲自做的,里面还加了一些药材,直接放在锅里熬出来的,前一天买好,晚上放在锅里,加上一些药材熬上几个小时,便差不多了。

    ……

    药店门内,张天浩看着对面的老范,一如既往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老范,上一次一个小组死在党务处的枪口之下,余八没有出现,有人说是余八是叛徒,能不能帮我调一下这个小组的档案给我?”张天浩用那被他改变过的声音,坐在老范的对面,淡淡地说道。

    “你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老范,老山,老汤,还要我多说吗?”张天浩那黑色的墨镜后面带着浓浓的笑意,但他的警惕性却始终没有降低。

    “别那么紧张,如果我是敌人,你们早死八百回了,还有,那枪也别拿了,没有意思,知道吗?”

    “你是什么人,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红党!”

    “什么,你是红党?走吧,只当我没有见过你!”范一剑还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确定,也不敢有任何的透露口风的意思。

    “该我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你们北平特委是如何决定的,那是你们的事情,我能冒险来通知你们,已经是够仁至义尽了,既然你不想说,那再见吧!”

    “对了,我发现其中一个跟一个日本人有往来,而这个日本人是一个反跟踪的高手。”

    张天浩说完,便对着外面的那个窗户便跳了过去,然后在楼下的大街上随意的一滚,抵消了下落的冲击力,很快便消失在外面的黑夜之中。

    随着张天浩的消失,范一剑整个人都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即使是一个单薄的衣衫也早已经湿透了。

    “这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情况,难道他是敌人,还是我们的同志?”

    他想了半天,也没有确定对方是谁,但很快他回想张天浩的话来,显然张天浩的话中意思,便是他不是他们内部的人,而是一个关注他们的人。

    “该死的,这事情必须让老山知道,然后再思考一下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想到了这里,他便直接下楼,向着一个方向跑去。

    只是他好像忘记了,这时已经是临晨两点了,即使是跑过去,估计早已经是临晨三四点了吧。

    就在范一剑从家里离开的时候,张天浩便从不远处的一个阴影之中走了出来,看着离去的范一剑,也不由得笑了笑。

    很快,张天浩便来到了一个有名的青楼:怡红楼,从后窗直接翻了进去,然后便躺下睡觉。

    至于怡红楼的姑娘,张天浩想都没有想过,不是不想,而是不屑为之,他只是找一个临时睡觉的地方而已。

    这一觉,他直接睡到了大天亮,而且太阳都升得老高了,他才在那老鸨哀怨的眼神之中,被送走,毕竟竟然有人到青楼只是来睡一觉,而且还不找姑娘,这也算是一个奇葩了。

    “张科长,下次再来!”

    “来,一定来!”

    张天浩笑哈哈的打了一个招呼便离开了怡红楼,向着站里走去。

    只是就在张天浩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在老山家里,老范却是愁眉苦脸的把情况向老山汇报了一遍,甚至到现在也没有明白对方为什么只是去找他,而没有找老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