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不是三青团,我们是国民党的党员,也不是红党的党员,我们有着我们伟大的目标,那便是希望我们的祖国更加繁荣,我们的祖国更加强大,而不是像你们这样弱鸡一样,给我挺起胸膛来。”

    “拿出你们的气势出来,拿出你们心中的那种渴望出来,我们读书,是为了中华民族掘起,我们训练,我们是为了中化民族的强大而努力,如果你连这一点苦都受不了,那你们还能干什么。”

    “告诉你,你们想干什么?”

    “为了中华……”

    六个小时后,已经进入深夜,甚至临晨的一点左右,张天浩才结束了对他们的训练,甚至开始让他们休息。

    当第二天早上天色还没有亮,大约五点的时候,已经睡了四个小时的学生再一次被他叫了起来。

    “同学们,现在你们有五分钟洗脸,然后跑向学校,这是对你们的体能进行训练,然后跑到学校吃早饭,你们有一刻钟跑到学校!”

    “浩哥,一刻钟,这可是十一里路,一刻钟,是不是有点儿太难了?”一个学生提出了一个问题,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天浩。

    “不难,一点也不难,只要你能跑起来,那便不难,看如果你思想上放松,那将什么也做不到。全部起来,第一次跑步,我便不让你们背东西了,明天开始,所在人把书包带来,里面会放上四块砖头,差不多有十三四斤吧。”

    同时,走到门外的人所有人才发现张天浩的背后背着一个大包,足足有一米来高,而张天浩每跑一步,地面上都会发出阵阵的震动声。

    “跑起来,别给我丢人。”

    半小时后,当所有学生跑到北大的门口的时候,已经五点三十七半了,天空也露出了一丝的鱼肚白。

    “浩哥,我跑不动了,真的跑不动了。”

    “闭嘴,你们是学生,以后别多说话,知道吗,如果你们认为跑不动的,把我背后的包拿去看看,便知道我的背有多重了。这是训练出来的,而不是才开始便垂头丧气的。”张天浩直接把他的包放到了地面上。

    便有学生跑过来,想要提一下,可是当他提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提起来,而且整个人都因为用力过猛,直接一*坐到了地上。

    “浩哥,你这有多重?”

    “是啊,有多重?”

    “八十公斤,只多不少!”

    “你们再看看程婷婷的包有多重,四十公斤,这是最少的,以后还要不断增加,你们现在明白了吧,一个士兵要训练出来,至少要背上一个五十公斤以上的重量,否则有兄弟受伤了,你们怎么背回来,还要加上装备。”

    张天浩小声地训斥起来,同时让他们直接回学校了,而他则是背着背包,又向着来的方向跑去。

    君悦酒楼内,张天浩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面前的君悦老板。

    “张科长,你看,能不能帮我们进一批货,价格好说,价格好说!”

    “好说好说,你想要什么?”张天浩一边吃,一边随意地说道,毕竟这一家也是跟他合作的一个老板之一。

    “我想运一批货物出去,可是城门那里查得比较严,你看……”

    “我说你一个酒楼那里有什么货啊,不会又是一批违禁品吧?”张天浩笑着打量了一眼对方,嘴角也不由得抽了抽。

    “是的,一批布,我想要运到城外去君集去,可是你知道这城门收税的那叫一个狠,如果是少量的到是没有什么,可问题是我这里有四百匹,有点儿太多了,所以,还想麻烦张科长!”

    “这么多?”

    张天浩也是一愣,四百匹,那可是不少的钱,他也不由得看了看这个酒楼老板,思量起来。

    “太多了,而且这一段时间不适合运输这些布匹之类的,我想,这个不用多读了吧,太多了,太多了,难,真的难,光是汽车便要两三汽车。”张天浩直接拒绝。

    “对了,老板,你这生意做的,可不小啊,你一个酒楼老板也跟我谈这样的布匹生意,这对于大家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现在查得严,我可能帮不了你多少!”

    “怎么会呢,这一次的价格,张科长,你来定,如何?”

    “不,这一次我不想做这一次的生意,一旦被查到,那我便吃不了兜着走的,这事情我还是无能为力的,如果少一点,大家睁一眼闭一眼便过去了,可现在是这么多,我便想要出力,也是没有办法。真的。”

    同时,张天浩也不由得暗暗警惕起来,对于这君悦酒楼也提高了一定的警惕性。

    “张科长,一千,如何?”

    “不是钱问题,我的脑袋至少不止一千吧!你这是想要我的脑袋,少量的,我就是睁一个辛苦钱,这个没有问题,量大那便是不是我能吃得下的。”

    吃过饭,张天浩便离开了酒楼,向着站里的方向走去。

    ……

    “主任,我想请个假,请几天假!”

    “你也要请假,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沈知和看着张天浩,也有些疑惑起来,毕竟昨天徐钥前才请假,今天张天浩也要请假,这是不是太巧合了。

    “主任,你看我这手,到现在还在抖呢,这是以前在西昌的时候,被人冤枉时候,被站里的人动刑的,到现在手还没有完全好,每过一段时间便会发作,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双手做不了事,我还不如请假回家休息休息,等好一点再来站里上班。”

    张天浩把手伸出来,便看到了双手不住的抖动,好像他的双手得到多动症一样。

    “你的指甲?”

    “被两个该死的家伙动刑拔掉了,不过两个人也被我杀了,敢私下对我动刑,甚至想要对付我的人,也全部死了。”张天浩淡淡一笑,嘴一咧,一股看似和气的笑容出现在沈知和的面前。

    只是沈知和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笑意,却只感觉到一股凶煞的冷意,几乎让他打了一个哆嗦。

    “对了,主任,总务科那边没钱了,所有的汽车都差不多趴窝了,除了保证主任的车正常行驶外,全部停用了。”

    “还有,食堂从今天中午,也是最后一顿饭了,其他没有钱买粮食和木柴和煤炭,最主要的还有一点,便是我们这个月的电费,水费应该交了,如果再不交,这些洋人可能会把我们的水和电都给停了,我也没有办法。”

    张天浩好心的提醒了一句,然后行了一礼,便离开了沈知和的办公室,并关好了门、

    还没有等到他走多久,便听到了办公室传来了阵阵的摔东西的声音以及大骂声。